父亲车祸拖垮全家,杭州姑娘却不信命考上大学!她一笔笔记账:我要全部还给好心人

原标题:父亲车祸拖垮全家,杭州姑娘却不信命考上大学!她一笔笔记账:我要全部还给好心人

一头乌黑的头发用橡皮绳绑住披在脑后,黄色连衣裙里瘦削的少女身材,不擅长眼神交流,说上几句话总是会害羞地低头微笑。今年刚刚考上大学的淳安高中毕业生郑玲艳,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一个安静的女学霸,一个别人家小孩活生生的范例。

作为一个女学霸,郑玲艳的家里条件却很一般,从小没有上过补习班,没有很多的参考书,生活在一个出行都成问题的深山里,很多人可能终其一生都不会走出大山。但她却一步步走出大山,成功翻转了自己的贫寒人生。

“我的人生理念是没有人给你兜底很正常,自己为自己负责。”郑玲艳说,我的性格特别像最近很火的电影《哪吒》里的一句台词,我信自己,不信命。

1

小学初中高中一直住校

就算思念父母她也会忍着

郑玲艳的家位于淳安枫树岭镇官川村,一个淳安县最南边的小村庄,与开化县只有一山之隔。家地处偏远,大山环绕,没有公交,郑玲艳从小就吃了不少交通不便的苦头。

7岁时,郑玲艳要读小学了。唯一的白马小学距离官川村15里路,没有公共交通工具往来小学和官川村,包车去小学一趟要几十元。无奈之下,父母让郑玲艳住校,一周往返学校村子一次。

7岁的孩子若是在城市里,正是在家中独享父母宠爱的时候。而7岁的郑玲艳,她已经睡在学校里的上下铺,和其他乡村的小伙伴聊天作伴入眠。

“不是没有哭过闹过,思念父母想回家,但是没有办法,要上学就要住校。”郑玲艳小小年纪学会了拿着铝合金饭盒去食堂蒸饭,蒸的时间不够,只能吃最上面一层熟饭。配菜是父亲每周送来的炒菜,梅干菜或者梅干菜炒肉,不容易腐烂可以撑个两三天。

米饭和菜色不新鲜,小学住校时郑玲艳养成了每餐吃很少的习惯。

住校时的热水洗澡问题也困扰着郑玲艳,学校没有热水,郑玲艳只有每周回家时才能洗澡,小学六年如此,枫树岭镇初中三年亦如此。

这些生活不便问题,郑玲艳没有怎么和父母提过,“爸爸在家炒茶,妈妈在外面打工,都是为了给我赚学费。我不想给他们再徒添担心。”郑玲艳展现了超乎常人的忍耐力,妈妈说,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一直住校的缘故,她很坚强,从来不会在父母面前表露负面情绪,也没有哭过抱怨过。 

2

父亲一场车祸拖垮了家

她立志要为了父亲上大学

虽然郑玲艳的父母文化程度不高,但她的学习却一直没怎么需要父母操心,小学初中一直排名前列。中考时,因为郑玲艳成绩优异,她提前半个学期被淳安中学录取,是官川村唯一一个被提前录取的孩子,努力学习让郑玲艳从交通不便的深山乡村走出,迈向了县城高中。

郑玲艳的父母

“我没上过补习班,没买过很多参考书,学习就上课听讲下课完成作业而已。”淳安中学的提前招生给郑玲艳打开了一个新的大门,高中宿舍条件比镇上好太多,让郑玲艳感叹终于可以在学校里洗热水澡了。

2016年,郑玲艳紧张的高一开始了,本该越来越好的生活却来了个急转弯:父亲出了事故,从行驶的工程车中弹了出来,人倒水泥地上,头腿肩骨折昏迷不醒。

本来还能凑合的农村普通人家,被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迅速致贫。

“爸爸需要做手术,工程负责人拿不出多少赔偿款,所以靠着村里的邻居出了些钱,向亲戚借了钱才凑齐手术费用。”看着送进ICU的父亲,郑玲艳第一次在妈妈面前哭了,她以前从来不愿意在父母面前流泪。

郑玲艳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郑玲艳妈妈说,以前在我们面前她是个孩子,突然变成了大人一样,会安排交钱,会让妈妈早点休息。

本来家里一年能有几万元收入,车祸后郑玲艳父亲丧失了劳动能力,母亲要照顾病人只能呆在家里,没有了经济收入,只能靠着捐款和借钱维持生活。郑玲艳自己准备了一本厚本子开始一笔笔记账,哪些好心人捐了钱,欠了哪些人钱,无论数目大小。“想着有一天自己工作了,要全部还给这些好心人。”

那段时间,郑玲艳坦言特别想好好学习,“心里有一个声音督促我要努力,争取有一天给爸爸看自己的录取通知单,让爸爸开心。”

高中学习紧张,每天休息时间郑玲艳会打个电话给爸爸,担心他的身体状况。放假回家会带上学校里买的饼干给爸爸吃,妈妈在饭桌上夹了一块肉给她,郑玲艳会说给爸爸补身体,回夹到爸爸碗里。

“看着她从以前几百块一个月生活费到后来基本不怎么花钱,我心里特别心疼闺女。”郑玲艳的母亲说。

自己为自己负责,她要自己赚学费不让妈妈那么辛苦

从小学到高中,郑玲艳10多年的住校生活让她与父母聚少离多,无形中培养了她独立向上的性格。

“什么事情我都是自己拿主意,像是高考七选三,同班同学要和父母商议好久才能选定,我是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了历史化学生物,然后告诉了父母。”郑玲艳总是避免让父母为了自己的学习操心。

虽不上补习班,但郑玲艳周末会呆在学校学习,每周只给自己半天假。没有钱买各种复习资料,她会把一本资料反复做,直到题目烂熟于心。“小时候那样艰苦的条件我没有逃避,若是后面遇到任何困难,我要自己为自己负责,不会轻言放弃。”

高考考了618分。郑玲艳说,高考时因为心理压力过大没有入眠,考得不如平常好。最后她选择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药学专业,“以后再考研,准备去考中国药科大学。”浙江中医药大学的新校区在富阳,郑玲艳考虑到可以经常回家照顾父亲,为妈妈减轻点负担。

郑玲艳知道妈妈一个人承受了整个家庭的重担,“她每天都很忙,早出晚归去给老年食堂做饭,上山砍毛竹照料茶叶园,为了能多挣一点给我交大学生活费。”

目前近1000元的大学每月生活费让郑玲艳妈妈无比苦恼,郑玲艳已经和学姐们商量着大学兼职家教。“从大山里面走向城市,我更相信我能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贫穷只是开始,不会是结局。我能创造自己的璀璨人生。”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章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