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风情 | 冰河下的乌托邦

原标题:彼岸风情 | 冰河下的乌托邦

选自《远方的家》2019/06期 彼岸风情

梦的开始发生在夏秋交替之际,我登上了停泊在露易丝湖边的红色皮划艇,皮划艇带我驶向落基山深处,慢镜头把我推进那团墨绿的山坳间。不知过了多久,从飘雪到暴雪,湖面也被冰封住了,红色皮划艇就这样斜斜的定格在了冰河中。我跳上冰面,在风眼中蹒跚前行,去找寻两种金色液体作为补给。

我在加东“淘金”

加拿大幅员广阔,盛产着两种液体黄金,一种是枫叶糖浆,世界上近80%的枫叶糖浆都产自加拿大的魁北克省;还有一种则是冰酒

枫叶糖浆

细腻浓稠、清香沁脾

我在夏入秋的季节进入魁北克省,在去魁北克古城感受法式浪漫之前,一头扎进了一湖之隔(圣劳伦斯河)的枫叶林。密林间藏着一座座“炼糖屋”,这是魁北克人冬天提炼液体黄金——枫叶糖浆的地方,而到了夏天这边基本就作为乡村餐厅或客栈。

这座乡村风格的旧式木屋,大厅能容纳上百人,餐位都是长桌家庭聚会式排列,在手风琴的伴奏声中,“炼糖屋”的主人送上一道道枫糖农家餐。桌上有响板,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一时间几张桌上的老年客人直接聚拢在大厅里跳起了牛仔舞。

餐后,主人送上了枫叶茶,并科普起了割树取糖的过程。在加拿大每年冬季末梢,天气回暖时,白天的温度刚突破零度,而夜晚温度仍在零下,树液刚刚上涨、却还没开始发新芽的时候,便是割树取糖的好时机。这个时候的树液依然充满糖分,是树积存过冬的,树一旦开始发新芽,树液的化学成分便会改变,糖浆的质量也会下降。

取糖时在每棵树上钻两三个小洞,把金属管子塞进去,树液会沿着管道滴进挂在树上的又长又窄的铁桶里(有点像取树胶的过程)。刚滴出来的糖液透明无色,稠度不高,味道也几乎不甜,完全不像平时浇在煎饼和华夫饼上的金黄糖浆。糖桶装满后被拿进炼糖屋,倒进大锅里,在旧式炉灶上煮很长的时间,直到水分蒸发,稀薄的树液变得浓稠、深色,枫叶糖浆才算做好。

如果树液取得早,糖分较高,就不用煮很久,做出来的糖浆颜色比较清淡、明亮,一般归类为“淡色”、“清味”或“特淡”糖浆。取得晚的树液要炼煮更久才能取得相同的含糖量,所以颜色更深,味道更浓,可以划分为“中等”、“琥珀”、“深色”等类别。在加拿大,无论规格等级,枫叶糖浆必须有66%的糖分,里面不得添加任何其他甜味剂、着色剂、添加物。

科普过后主人把我们带到后院,院里已经摆放上了堆着冰沙的容器。一滩滩枫叶糖浆刚被浇上冰沙,蜂蜜就开始扑腾过来在附近蹲点。我们人手一根长木签,等糖浆在冰上静置十秒就可以用木签挑起一角卷起来吃了,有种麦芽糖的口感,但更多一份清甜绵密。

别过炼糖屋主人到魁北克古城闲逛,老城分为上、下两城,曾经的上城是政治文化中心,而下城是海运贸易中心,站在高处,还能看到下城的湖畔停靠着一艘大邮轮。除了步行,连接上下两城的交通工具是缆车(3.5加币)。

漫步在古城街头,耳边充斥着法语,让人感觉置身小巴黎。四个世纪前的城墙、百年前的古堡酒店、比邻的街角咖啡馆、弹拨着竖琴的老人、卖力表演的小丑艺人让我感觉像回到南法的阿维尼翁。

冰酒

口感滑润、齿颊留香

又一次回到尼亚加拉瀑布边,比美国段更奔腾的瀑布并没有吸引我的注意力。我此行的目的地是尼亚加拉半岛地区的葡萄园湖滨小镇,这里有我寻觅的另一种液体黄金——冰酒

在这片聚集着50家以上葡萄园的产区,我去到一家传统家族式酿造酒庄——翡丽酒庄(Pillitteri Estates Winery),目前经营酒庄的已经是皮利泰里家族第五代传人。每到一个产酒的国度,去酒庄喝一杯,了解下这种酒的酿造过程,已成为我的固定项目。

当冬季气温下降到零下八度以下,酒庄工人才开始人工采摘葡萄,将葡萄树上自然冰冻的葡萄酿造成葡萄酒。葡萄在被冻成固体状时才压榨, 并流出少量浓缩的葡萄汁, 这种葡萄汁被慢慢发酵并在几个月之后装瓶。冰酒有着宛如24K黄金般的色泽,口感滑润,并伴有成熟水果的迷人香气。

齿颊还留有刚刚喝过冰酒的滋味,脚下已移步被誉为“加拿大最美小镇”湖滨小镇。钟楼作为地标矗立在小镇的主街上(皇后大街),经过的马车带过一阵英伦风,马车停靠在维多利亚风格的威尔士亲王酒店(prince of wales hotel)旁。酒店的走廊极尽奢华,铺满金色立体浮雕墙面,挂着年代久远的油画。曾经维多利亚女王、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都下榻于此。

如果说魁北克是加拿大的小巴黎,那湖滨小镇则更像是英伦街心花园。走在其间,都是风格迥异的别墅花园,藤类植物毫不吝啬的爬出花架,延伸到邻家。沿着皇后大街走到尽头,便是安大略湖与尼亚加拉河的汇合处,而美国的纽约州就在对岸。

卡尔加里的白色盛宴

从加东飞到卡尔加里的小飞机刚落地滑行,机窗上糊着一层冰凌的雪花,室外已骤降至0度。我迫不及待的想投入零度的怀抱,毕竟我在自己的城市已过完整个酷夏。

车子上了通往班夫的一号公路,雪势愈下愈大,把目光所及的一切都用雪掩埋,像极了权力的游戏里绝境长城外的永冬之地。手掌贴着车窗就能感觉窗外的温度,缝隙里都能嗅到雪的清冽味道。进入班夫穿过小镇,让我提前在弓河边看到了圣诞版的费尔蒙班夫温泉城堡酒店。缆车带我缓缓上升,飞跃树冠时让我感觉自己小的像是圣诞树尖上的装饰物。

登上硫磺山可以俯瞰整个班夫,雪中雾气升腾,有时伸手不见五指,但一阵风后又会把雾气推走,远处时不时闪现山峰的尖尖角和耀眼的枫叶旗。峰顶建筑物的四层露天观景台适时的燃起了烤火炉,还有一头憨态可掬的小熊雕塑用镜面上的折射光跟我打着招呼。

沿着冰原大道开往贾斯珀国家公园,渐在冰川里失联。一路的弓湖、佩托湖让人惊艳。翻山时前方道路突发拥堵,以为是雪后路滑引起的小事故,谁知道是被一群不遵守交通规则的野山羊群堵住了去路。羊群聚集在道路中间停滞不前,还有不少羊正试图翻阅盘山公路上的铁栏杆,好奇不怕生的小羊脸都快贴到我这边的窗户上了,好奇的往车里张望。听了解野山羊习性的人说,它们是为了舔岩面上的矿物盐和矿物质,我们只得等着这群羊悠闲用完下午茶才离去。

在贾斯珀坐了一段雪国列车把我们拉去半山腰的车辆聚集地,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有着一长排巨大轮胎的庞然大物。他们称之为冰原雪车,这些轮胎直径有1.5米,我站在轮胎边上也仅高出半个头而已。

每辆雪国列车在车门上都印有不同的动物肖像便于识别几号车,我坐的那辆是头孤狼,它将带我驶上哥伦比亚冰原。这片几万年前形成的冰原是北极圈以外世界上最大的冰原遗址,我站在冰河上,冰下渗出的淡绿是它的底色。

回程时,道路右侧出现一列“雪国列车”,这是横穿加拿大的太平洋铁路线,在漫天飞雪中周而复始的开了百余年。遇到旋转爬升的山洞,最长的列车能有170节,有时车尾还在崖底,而车头才刚出山上的洞口。

在落基山的国家公园里穿梭,每天都能体会四季的轮换....秋季的优鹤、冬季的班夫。但无论怎样变换,散落在山脉间,湖泊的碧色不变。雨后的翡翠湖上雾气萦绕,绿宝石色泽的湖水接近于九寨沟的海子。

初晴的梦莲湖前,时间就如水面那样静止在那刻。雪中的露易丝,介于碧色和蓝灰色之间。岸边一条在雪地里撒欢的纯黑拉布拉多,被松树上抖落的积雪,砸中了鼻子,发出哼哼声,露出了无辜的小眼神。雪中有人解开红色的皮划艇,缓缓离岸,驶入湖中山峦间。雪势越发大了,不知道会不会冰封起这片湖面。

旅行

TIPS

Q:

洛追:关于签证方面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A:

薛露:加拿大签证有效期最长十年,但最终是根据申请人的护照有效期为准。比如你护照有效期还有五年,那么你只能最多获得5年多次往返签证。

Q:

洛追:加拿大有什么特产值得游客购买?

A:

薛露:1.在加拿大比较值得买的有以枫叶为原料制作的枫叶糖浆和枫叶茶;冰酒;户外品牌(始祖鸟、加拿大鹅)。

2.在加拿大可以尝一下烟熏鲑鱼艾伯塔牛肉(全球四大顶级牛肉之一)。

3.加拿大全国统一消费税是5%,各个省份还要在5%的基础上再增加单独的省税6%~10%不等。而艾伯塔省和西北地区则是免省税,只要5%。所以要在加拿大选购东西,那在艾伯塔省购买最实惠。

文·图 /薛露 编辑 /洛追

排版·整理 / 远方的家

横贯东西、纵横南北,每个热爱旅行的人心中,都有一个自驾梦

这个过于没有存在感的省份,藏着数不胜数的美景和美食~

横贯东西、纵横南北,每个热爱旅行的人心中,都有一个自驾梦

横贯东西、纵横南北,每个热爱旅行的人心中,都有一个自驾梦

这个过于没有存在感的省份,藏着数不胜数的美景和美食~

这个过于没有存在感的省份,藏着数不胜数的美景和美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