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狼”来了!美国多年来憋的大招终释放,对中国威胁再次升级

原标题:“恶狼”来了!美国多年来憋的大招终释放,对中国威胁再次升级

在上一篇关于美国撕毁《中导条约》的文章中,我们得出的其中一个结论是:在东亚与西太平洋地区面对中国的中程弹道导弹,《中导条约》让美军在一定程度上陷入了“光挨打不知道怎么还手”的尴尬境地。

那么,在《中导条约》现在已处于被废止的状态下时,美国会祭出多少弹道导弹的研发计划,可能会将这些中导部署到哪些阵地上,又会对东亚地区的战略态势造成何种影响呢?今天我们接着来谈这一问题。

陆军:“战斧”导弹重新“上陆”

首先必须强调一点的是,即使是在《中导条约》的规定里,也给美军的中程弹道导弹/巡航导弹留下了许多空子可钻——最典型的武器就是被苏军“重点照顾”的BGM-109G陆基巡航导弹,其彼时的射程已经达到了2000千米以上,尽管陆基BGM-109按照《中导条约》的规定被予以销毁,海基的BGM-109却被美国人以“这是反舰导弹”为由给保留了下来。

陆基的BGM-109

尽管这种“反舰导弹”在随后的美军对外干涉战争中全部充当了对陆攻击急先锋,还发展出了多个改进型号,乃至最新型的Block IV“战术战斧”。

最新型的Block IV“战术战斧”

伴随着《中导条约》协定被撕毁,美军再把已经下海的“战斧”给弄回到陆地上没有任何技术上的难度,也花不了几个钱,倒是弄上陆地的“战斧”到时候应该归谁指挥归谁使用,对美军来讲怕是比技术研发让人更加头疼的问题。

但是,如果相信美军的中程导弹研发计划仅仅是把一型本世纪初就已经研发和批产装备的飞航式巡航导弹弄上陆地,那就绝对是把美军想简单了。甚至从一定的意义上讲,“战斧上陆”的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毕竟以美军目前主要的预设战场来看,需要实施防区外攻击的场合还是以“由海向陆”进攻为主。

美国伯克级驱逐舰发射战斧导弹

比如东亚地区和中东地区,在海上使用驱逐舰和核潜艇实施“战术战斧”齐射都相当方便,倒是在陆上发射时不太容易找到非常合适的发射阵位。

海军:以“标准3”为基础研发弹道导弹

如果不算上美国高超音速飞行器研发计划,单单是新一代弹道导弹,进度相对较慢、威胁也较难评估的是由美国国防部于2018年《国防授权法案》里交由雷神公司预研的、以现有的海基RIM-161A “标准3” Block IIA型拦截弹为基础预研的舰载/陆基中程弹道导弹。

美国“标准3”导弹

因“标-3”Block IIA弹道最高点关机速度可达4.5-5Km/s左右,理论上在拆掉其LEAP动能弹头、头锥、伺服机构并换装反舰战斗部(战斗部质量应不大于200千克)的前提下改为中程弹道导弹可以达到1800千米左右的射程。

中国的DF-21

尽管攻击能力尚且无法与我军装备的DF-21型中程弹道导弹相比,但适装性极佳,可用驱逐舰的MK-41垂直发射单元携带,承担任务与作战对象不详,小编认为可能作为美国版的高超反舰导弹打舰队决战。

空军:研发的AGM-183A弹道导弹

相对而言,美国空军目前正在主导的、由2014年的TBG(战术助推滑翔)预研项目成果复用而来的ARRW(空射快速响应武器)项目进展非常快,已经进入了正样研制阶段:2019年6月首枚挂飞的模型弹已经挂在了位于爱德华兹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第419飞行测试中队的B-52H型战略轰炸机的机翼下方测试了,连武器的型号编号都被美国人迫不及待地放出来了——AGM-183A。

美空军爱德华兹空军基地公布的AGM-183A

从目前披露的情况来研判,AGM-183A可能并未如美国方面预先声明的那样使用了经过TBG项目验证的高超音速滑翔体设计方案,而是可能采用了相对成熟的、技术路线与俄军的“匕首”式空射反舰弹道导弹类似的常规弹道导弹旋成体布局,其弹体尺寸经测量,大概比“匕首”式反舰弹道导弹要小一号,其射程虽然达不到美军预想的“4000千米以上”,但是达到与“匕首”所宣称的2000千米左右相当是没什么问题的。

俄军“匕首”式空射反舰弹道导弹

从其射程研判,未来该型空射巡航导弹可能会作为美军在研的B-21型远程战略轰炸机的标准防区外攻击武器,承担美国空军执行空中战役的第一阶段攻击敌方纵深节点的战术任务。

三军共同研发:AHW高超音速飞行器

如果说美国海军拿着RIM-161A Block IIA实施改进、美国空军搞美版的空射“匕首”、美国陆军装备搞“战斧上陆”这装备的都是承担战术任务的中程导弹,那么对于我国本土的重要战略战役目标而言,真正的“狼”毫无疑问应该是美国三军基于先前的AHW高超音速飞行器预研计划而同步推进的3个通用研发方案,目前已经初见眉目的有陆军的LRHW海军的CPS

作为一个2011年就已经开始试验的项目(当时用的还是老旧的“北极星A-1”导弹的弹体),目前的LRHW和CPS项目遵循的研发与装备原则是“同一个构型、同一个弹体、不同的平台”:

“同一个构型”,指的是这两种中程弹道导弹均使用了“弹道导弹助推起飞,弹道最高点释放高超音速飞行器起滑”的设计构型,即“中程弹道导弹+1个高超音速飞行器”。

实验时使用老旧的“北极星A-1”导弹的弹体

“同一个弹体”,指的是这两种中程弹道导弹的弹体设计相同,且技术水平非常高,根据部分披露的消息,LRHW和CPS的弹体长度甚至可能只有10米左右,与“潘兴-2”相当,只比我军装备的DF-16A型中近程弹道导弹长1米多。尽管弹体不长,射程和突防速度一点也不含糊,美军预想中的这两种导弹射程可以达到6000千米,远远压倒我军装备的DF-26,在可能调低设计指标的情况下,其射程也可能与DF-26A导弹相当,末端突防速度也可以达到8到9马赫,可谓是非常亮眼的数字了。

美国陆军的LRHW方案

“不同的平台”,指该型号中程弹道导弹遵循“一个陆地平台、一个海上平台”的搭载原则,陆上平台可以使用HEMTT底盘车辆携带,而且是一车两发,火力密度比一车一发的DF-26高一倍。海上平台则预计使用美国海军的774“弗吉尼亚”Block V建造批次的VPM垂直发射模块,一个模块可以带2枚,一艘“弗吉尼亚”级可以带4枚。如果说前面的两种战术性的中程导弹对我军来讲只是舰队决战或大规模空中战役中我军舰队或陆基重要战役节点的巨大威胁,那么LRHW和CPS对中国来说才是真正的致命战略威胁。

LRHW发射车

优点1:装备数量多

按照美海军目前已经确定了的774“弗吉尼亚”级的建造方案,Block V批次连同后续的VI、VII截止2030财年要建造并入役20艘,还不含同样具备携带CPS能力的726“俄亥俄”级与更新型的“哥伦比亚”级SSBN(“俄亥俄”与“哥伦比亚”在极限携带量的情况下可以分别携带48枚/32枚),这意味着只要美军有类似的打算,完全可以装备200枚甚至更多的CPS导弹。这还不算陆基可能会装备的数百枚LRHW——这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也许在10年左右,我们的家门口就会瞬间多出300枚甚至400枚具备强大的战略核攻击与常规攻击能力的中程弹道导弹。

“弗吉尼亚”级核潜艇可搭载多枚CPS导弹

优点2:部署阵位分布广泛

按照美军预想的LRHW和CPS可以达到4000千米甚至6000千米的巨大射程,其部署方式无疑对发射阵位的位置要求极为宽松,不仅是可以部署在韩国乃至日本这样的“前沿战略地带”,还有可能会部署到澳大利亚这样的“后方地带”,甚至在部署到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这样的美国本土地带时都会对我国的战略中心产生巨大威胁,在部署到阿拉伯海甚至是在地中海这样的地区时都会给我国的西南地区造成巨大威胁。

美军众多的海外基地都能成为部署阵地

优点3:发射后敌方难以研判

同时,中程弹道导弹在核威慑问题上的模糊性(打出去以后难以研判是属于常规攻击还是战术核打击,是战术核打击还是战略层面上的核突击),可能会在极端情况下让中国陷入相对被动的局面——要么就抱着研判失误的危险首先开启核交换,要么就等到落地之后再决定反击策略。但如果美国真的实施了大规模的中导战略核攻击,中国选择落地反击的策略等于干挨一轮揍,这一轮揍完还有没有反击力量就真的不好说了——因此,说美国的中程弹道导弹是一只张牙舞爪的恶狼,在这一意义上并无问题。

“解开镣铐跳舞”的美军无疑会给中国带来不少麻烦,但我们并不是没有方法应对。在接下来可能的文章中,我们将着重分析美军装备中程弹道导弹之后可能会选择的几种打击策略,并一一分析我军可能会采取的应对措施,并尽量给大家一个非常明确的结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