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展·新书|冯唐《成事》:读曾国藩最多最勤、最有收获

原标题:上海书展·新书|冯唐《成事》:读曾国藩最多最勤、最有收获

“成功不可学,成事可学。”

8月19日,冯唐携其首部管理著作《成事:冯唐品读曾国藩嘉言钞》来到2019上海书展。

他笑言:“这是我第一本非文艺书,我觉得它有存在的价值。我文艺了小二十年,虽然我很少和人提我工作的一面,但我其实还真是中国顶尖的战略管理专家,也是挺好的管理顾问。我就特别想把我的相关经验分享给大家。这个有可能是自作多情,反正我就写了。”

8月19日,冯唐携其首部管理著作《成事:冯唐品读曾国藩嘉言钞》来到2019上海书展。本文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集合曾国藩、麦肯锡及冯唐自身实践的管理书

此前冯唐一直试图找几本适合中国管理者读的管理类书,不是那些百度一下就可知的知识类书,不是那些MBA教的基本管理学框架,而是那些真的能指导中国管理者克服心魔、带领团队、穿越两难迷雾的管理类书。

“我也带过大团队、小团队,所以我就特别想有这样一本书。有什么问题的时候,我就不跟团队说那么多话,直接给书。想批评人的时候,直接说翻到第多少页,你看一下。但是我仔细想了一下,真没这么一本书可以指导,所以我才想起来要写一本这样的书。”

而在冯唐的管理生涯里,中国古书和先贤给了他很多心得。他的古书单子包括:《道德经》《论语》《史记》《汉书》《资治通鉴》《曾文正公嘉言钞》等等。“我不得不承认,我读曾国藩的书最多、最勤、最有收获。”

在冯唐看来,在成事一项上,曾国藩千古一人,“在非常难做事的晚清,他做实事,做很大的实事,持续做很多很大的实事,为师为将为相、立功立德立言,留下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方法论和修炼法门。”

于是,冯唐想到写一本既有中国历史的管理智慧,又有西方现代的管理经验,还能切合中国这几十年的实践的管理书。他花了两个春节憋在屋里,就有了这本《成事》。

“成事”和“成功”怎么区别?

“成事”和“成功”仅一字之差,但在冯唐看来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冯唐说:“首先我认为成功多数情况下要靠运气,但成事是可以修炼的,它并不是说一定要功成名就,获得所谓世俗的成功。其次我从骨子里认为成功是不可复制的,也是不应该过分追求的。如果每个人都追求成大名、挣大钱,那么这个社会将变得越来越不舒服,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感觉到很多不舒服。”

在他看来,“成事”有一套总体原则,比如早起,比如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又比如屡败屡战等等。

“它告诉你事无大小,应该怎么将它完成,怎么管理管事、管人、管自己,我觉得这是这本成事学和成功学之间最大的区别。至于‘成事’到底是什么?其实每个人定义都不一样,你可以把它定义成理财投资,你也可以定义为培养一个很认真的爱好,甚至定义为处理好婆媳关系,总之可以是一些很具体的事情。”

冯唐说:“哪怕你在做工商管理的工作,你也不可能一开始就做CEO。所以无论在哪个层面,都需要把一些具体的事、小而美的事做实、做美,换句话讲就是认真负责。听上去这很简单,其实是很难的。 ”

他举例,比如安排一顿饭,听上去特别简单,但生活中总有些人一个饭局都难以周到。“什么时候时间来?手机尾号是多少?在哪个包厢?上什么菜?这还是最粗浅的,有时还涉及来几个人,坐哪里。”

“哪怕从这么一件小事,我也想说,大家作为一个团队在一起,不能光看那些在镁光灯下抛头露脸的好事大事,还有一些无数具体的细碎小事。如果说一个组织机构能够让每个层面的人都够按一套三观来做事,就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企业了。 ”

冯唐

在这个世界留下自己喜欢的痕迹

“第一名往往就一个,如果大家都去争第一名,其实是很累的,对吧?但我觉得成事其实是需要我们去全身心地追求地、更高效率地、更愉悦地做成一件事,也是在这个世界留下我们自己喜欢的痕迹。”

冯唐感慨:“如果每个人一星期、一个月甚至一年,能做出一两件让自己觉得骄傲的,哪怕是很小的美好的事,这个世界就会自然而然变得美好一点。比如旁边那个阿姨能把丸子炸好,那个叔叔能把花养好,我觉得这都是很好的事情。”

他透露,之后自己还是以文艺创作为主。“现在我还有两个长篇三部曲要写。一部就类似于‘佛法三部曲’,第一本《女神一号》,香港叫《素女经》,实际上还有两本没写。还有一部是我自己最想写的‘故乡三部曲’,一篇写我爸,一篇写我妈,一篇写我哥哥姐姐这拨人。”

相比小说创作,冯唐直言写管理类书籍的感觉是有差异的。“写文艺书,核心词是沉浸感。如果是半自传的体验,我像是再活一次,如果是写别人的经历,我努力要魂魄附体。而写《成事》这类书,更是一种梳理感,把自己原来无意识想的东西系统整理出来,说明白了。这种清澈感也挺快乐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