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招行持卡人,是真过不下去了

原标题:很多招行持卡人,是真过不下去了

作者破产女中年,此文作为《很多香港年轻人,是真过不下去了》姊妹篇呈现给大家,前者因为房地产,后者因为招行钱端。

///

他们是招商银行的持卡人,招商银行对公业务单位的普通员工,甚至对公业务单位的财务人员。

是众生皆苦,还是有人磨刀霍霍?

等不起的人

赵阿姨(化名),上海人,63岁,退休幼儿园教师

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接到钱端逾期公告那一刻的心情。头皮都是麻的,连几年前我确诊癌症时,都好像没有那么慌。

那55万多元,是我用来治病和养老的,说没就没了?我是真的想不通呀。

我是个普普通通的上海人。退休前,在一家幼儿园工作了三十五年。老公已经不在了。他生前在企业工作,2002年下岗失去了工作。之后全家一直依靠我的收入来维持生活开支和女儿的学费,虽然有点紧巴巴的,但是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丈夫照顾家,女儿成绩也不错,现在想想,那反倒是一段比较幸福的时光了。

2009年6月,老公确诊为原发性多发性肝癌。那个时候,就晓得这个病难治了。但是,我老公呢,还是比较积极开朗的。因为女儿在华东师范大学毕业以后,获得了去新加坡读书的机会。我们都觉得好日子才开始,也不想放弃。我也和他讲了,我们再熬一熬,只要挺过去,以后都是好日子呀。

但人一生了病,就会发现钱都不是钱了。可能你平时买菜呀,都要省个一毛两毛的,但是从和医院打上交道开始的,钱就跟流水一样,哗哗地流出去了——有时候你还怕花不掉呢。

我老公生病期间2次大手术,11次住院,家里被掏得空空的。也是因为爸爸的病,原本计划毕业就回国工作的女儿决意留在新加坡工作,毕竟在新加坡公立学校当老师的薪资,和国内相比还是相当可观的。

按照医生的方案,如果切除肿瘤后能够维持两年,就可以通过定期手术的方式遏制老公的病情。但是,术后仅仅过了一年,那个肿瘤又长了,一长就是三个。那么这个定期手术的方法是行不通了呀,我们只好接受三个月一次的介入治疗。2012年之后,由于介入治疗造成血管硬化,不得不改变治疗方案,改用靶向治疗。当时,我们每个月的治疗费用达到了5万元之多,这个钱也是压得我们没有办法喘气,女儿赚的钱,基本上都补贴家里了。

2013年年初,我退休了,全身心在家照顾他,那是老公生病的第五年。结果呢,那一年,我在体检中发现肺部有囊肿。当时,医生其实已经建议我,不管是良性还是恶性的,都要切除。可我还是有侥幸心理,总觉得不会这么倒霉吧——讲老实话,也不仅仅是侥幸,那个时候能怎么样呢,如果真的是癌,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再说了,如果去切除,家里怎么办呢,谁来照顾他,谁又来照顾我呢。我也是自己骗自己吧,反正就是拖着。但心里总是沉重的,回想起来,那段时间过得真的是太难了。

这件事情,我是一直瞒着丈夫的,直到后来,感觉越来越不好,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我才又到医院去的。确诊是肺癌后我才告诉了老公,没办法了呀,医生也让我尽快进行肿瘤切除手术了,那是瞒不住的。

他得知这个事情后,突然变得寡言少语的。手术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他。我住院的过程中,他一次也没有来看过我。但我能理解他的,他压力已经很大了,原来我是他的天,是他的精神支柱,是整个家的顶梁柱,现在,我也要倒下了。

而且,现在想起来,他当时也是在内心做了一个很难的选择吧。

等我从手术后回到家里,他就对我说,我决定放弃了,你的希望比我大,你要留下来,好好陪着女儿。

今年我看到一个新闻,就是说,南昌有一对夫妻,都得了癌症了,他们的女儿是红斑狼疮,两个人就抓阄,决定谁活下来,照顾女儿,给女儿治病。有人会说呀,这一家人怎么这么倒霉呀。但是,我是明白的,真的有人就是这么倒霉,而且,他们连说倒霉的资格和心情都没有,因为你就是要立刻做出选择,谁活下来,谁结束生命。

我老公也把想法跟医生说了。医生当时就说,你们如果放弃治疗,三个月见分晓,一定要想清楚的。果然,也就是三个月,他明显是每况愈下了。

他还清醒的时候,就看着我说,不要买墓地,什么也不要买,就把我的骨灰撒到海里好了。钱要省下来的,给你治病,替我活着,好好陪着女儿。

当时情况确实是,买墓地是不可能的,即使不给我治病,也买不起墓地了。所以,我送他最后一程的时候,真的是能省就省了。现在想起来更觉得对不起他了。

其实,随着时间过去,这五六年来,我的心情已经慢慢在平复了。毕竟,医生也是劝我,癌症病人多注意自我调节。这两年,我是一直在进行中西医结合治疗,坚持吃中药的同时,西医也要每个月定期复诊,每个月在医院要丢掉5000多块。但是我也挺知足的了,毕竟现在我的病情是比较稳定的,而且我的退休金可以承担自己的药费和生活费。女儿也很懂事,把辛苦赚来的钱交给我。比起当时孩子爸生病的时候,经济上的负担已经很轻了许多。

2016年,有一次我到学校办事,正好碰上招商银行的业务员给我们单位的几个老师推广小企业E家。因为他是搞对公业务的,和会计什么的都很熟。他手把手教校长和几个老师下载钱端,还说要凑够五个人才能完成任务还是什么的。同事就随口说,你也下一个吧。我觉得无所谓,就让业务员也给我下载了一个。当时,他说是招商银行自己的理财平台,他自己都存了60多万在里面的。

那天,我没有在里面存钱,因为当时还是觉得自己是个病人,万一有用钱的时候不能立刻取出来就很麻烦。一个月后,我试了一下活期的项目,隔天到账,还挺快的,我觉得还不错,就隔三差五把女儿给的钱存进去了。

后来,我的病情稳定了,感觉急用钱的时候应该也不多了,我就开始买一些几个月的理财,因为利息比活期的高。

其实我女儿给我钱都是让我改善生活的,但是我总觉得当妈的这个时候还要拖累她,真的是已经过意不去了。而且癌症这个病,就是这样,你看着今天还好好的,稳定的,说不准,明天又会怎么样了。我也想存一些钱,用来应急,用来养老,以后减轻她的负担。所以,我除了看病吃药之外,真的是能省则省。

今年4月的时候,我有一笔钱逾期了,说是要到6月才能到账。当时我还是一头雾水的,随后5月就收到了全部不能兑付的通知。我头皮都是麻的,你们不知道钱对我来说是什么,就是命啊,不仅是我的命,也是孩子爸用他的命换来的我的命!

我看新闻是知道有些人买高利息的P2P爆雷什么的,但是我不相信招商银行的理财也会爆雷啊。我就去招行找那个业务员了。

他还在的!结果,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淡淡地说:你们还在买啊,不是去年就爆雷了吗?我们都取出来了。

我说,你知道爆雷了,怎么不告诉我们。

他说,这个怎么能说呢,说了的话,全都乱了的呀!

他的话对我来说是五雷轰顶呀,我耳朵都嗡嗡作响,这哪是人说的话呀。我说你怕乱的啊,那你还推销这个啊,我治病的钱都没有了,你还跟我说怕乱啊?难道这就是招商银行这个大企业培养出来的员工,这就是你们的企业文化?你们都没有一点信誉啊!

他居然又说他们已经不卖那个了,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

我赶紧去了属地派出所去报案,但也是石沉大海毫无音信。

后来,我忽然想到联系一下当时一起下载APP的几个老师。校长还有不到5万多在里面,有一个同事有四十几万吧,还有我,傻乎乎地把身家性命——那真的是身家性命,全放在里面了,55万。

女儿知道了劝我说,就当这些钱都没有了吧,人还在,怎么都好的。医生也说,凡事要想开点,为这个影响了治疗得不偿失啊。但是我怎么能想开呢,我一想到孩子爸爸临走时对我说的话,想到女儿远离家乡为我撑起这个家,我就忍不住要怪自己,怎么能把他爸用命省下来的钱给弄丢了呢?

我前前后后跟着其他投资人一起去了招行五次。那些年轻人都说,阿姨啊,你身体不好,不要总是来了,有什么消息,我们一定会告诉你的。我晓得他们是好意啊,去一次真的是伤心一次,回来就想哭。

招商银行也说让我耐心等,可是,癌症是这样的啊,你不能说现在病情稳定,你就是健康的了,你还是不知道明天是怎么样的,没有钱,没有药,没有意志力,你还能不能撑下去。

我是个等不起的人。孩子爸爸得了病之后,我就晓得钱都不是钱了,但没了钱,我才晓得,命都不是命了。

老公说我要害死他

林美(化名),现居武汉,37岁,全职主妇

嫁给比自己大十岁的丈夫之后,林美就不再工作了。

“他的收入还不错,但是有时候项目在哪里,人就要在哪里。家里需要人照顾。我思来想去,反倒是在家里比出去工作要合适,就没有工作了。合肥高新区建设的时候,我们在那里住了十年。2015年回到武汉,觉得安定下来,其实挺高兴的。”林美说话淡淡的,听不出来悲喜。“他是挺朴实的一个人,很会过日子。我是农村出身,也比较节省。简简单单,其实是我们共同的生活方式,那时候,我们感情还挺好的。”

大儿子11岁的时候,林美意外怀孕了。她那时候感觉,丈夫可能有点过于焦虑。“我们的日子还是不错的,有房有车,他的收入稳定。再要一个小孩,我觉得对我们来说完全是可以承受的。但是他好像很慌乱,有点不想要,说可能会负担不起。但是我劝他了,这个孩子已经选择了我们,我们不能放弃他。”

林美只是做了大多数母亲都会做的选择,但是她可能没想到,自己因此成了丈夫口中的“罪人”。

2018年1月,林美迎来了一个女孩儿,一男一女,凑成一个好字。“老公也挺高兴的。我觉得上天真是厚待我,想要个女孩子,就如愿以偿了。”

然而,温情的面纱还没有摘下,生活就露出了獠牙。

2018年5月15日,林美对这一天印象太深了。她发现四个月大的宝宝忽然间抽搐,不时点头,眼神呆滞。“我知道孩子可能生病了,但根本没想到那么严重。”林美和家人一起把孩子送进医院,确诊是婴儿抽搐症。

“你没听过这个病?是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病不是要命的那种,很多人觉得就是和癫痫差不多,吃点药,没什么的。实际上,它是一种绝症啊,你根本治愈不了,可能一辈子这个病都要伴着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严重。”林美停了停说,“真像一个不定时的炸弹。”

听说北京301医院治疗婴儿抽搐症是全国最好的,林美带着孩子去了北京。2018年的六一,孩子是在医院度过的。

接受了一段时间的激素治疗后,林美回到了武汉。她发现,丈夫变了。他话更少了,经常失眠,有时候会看着孩子发呆,有时候会突然暴怒着骂人。“他说的最多的是,都是我坚持要这个孩子的,不然这个家到不了这一步。甚至,他还会说我是故意要害他。有时候,他还想放弃孩子……”

一开始,林美也很生气,有时候还会和丈夫顶上几句。但是很快,林美发现,丈夫可能也是病了。“他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抽烟抽得很凶,有时候说不要孩子了,有时候又说自己没有办法工作,还整天念叨着他也不想活了。”林美看着丈夫呆滞的眼神,心里有点发毛,好说歹说,劝他去了医院。

“虽说是轻度抑郁,但我心里是怕的,看电视里都说这个病要是陷进去了,人就很难走出来。况且,现在一家是两个病人。”为了减轻丈夫的心理压力,林美再也不和丈夫吵嘴了,凡事都是顺着他。本来,林美怕婆婆担心没有把孩子的病情告诉婆婆,丈夫生病后,她主动告诉了婆婆,并让丈夫到婆婆家住一段时间。

丈夫的病情缓解一些之后,林美盘算着把他接回家,这时候,小宝的病情也稳定了一些,林美远在兰州的娘家姐姐,愿意帮她照顾孩子。林美狠狠心,把孩子送走了。“有时候觉得挺对不起小孩子的,但是没有办法,她爸爸要是倒下了,我们这个家就完了。”

今年四月的时候,看到丈夫可以不用吃药,林美挺高兴的,盘算着再等一段时间,就把孩子接过来。

6月1日是个周六,丈夫没有上班。林美窝在床上摆弄手机。

2015年,林美一家还在合肥生活的时候,她听儿子同学的妈妈说起过钱端。“那是2015年初,我们家庭妇女在一起,聊的无非就是怎么省钱,怎么存钱,怎么投资。她说她姐姐是招商银行,这个钱端是他们内部的产品,只能员工购买,我随便一听,没在意,因为我是比较谨慎的,再一个当时也说了只是内部员工能买。因为我老公的工资卡就是招商银行的,我也有招商银行的卡,所以经常去高新区支行办业务。后来,有个柜员就跟我说,这个钱端是他们招行的手机理财APP,和定期差不多,时间更灵活,利息也更高一点。我才开始买了,陆陆续续的,投了一百多万。差不多是所有的钱。毕竟是在银行又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推荐的,还说得清楚得很,就是银行的产品。”

6月1日,林美隐约地记得有一笔要到期了,所以随手打开了钱端:“看到逾期那两个字,就吓醒了。一身冷汗。我肯定不敢和老公说啊,我就给我哥哥打电话了。”

林美也跟哥哥姐姐推荐过钱端,哥哥有十来万也在里面。哥哥劝林美别太担心,毕竟招商银行的产品还能说爆雷就爆雷了。

但是林美太怕了,那是全家的钱。全是丈夫挣下来的。吃、住、行、孩子看病、老人养老,全在里面了。整整一个上午,她如坐针毡。“一分一秒过得都很慢,心就像在油里煎一样。”到中午的时候,林美扛不住了,她选择了告诉丈夫。

“他一下子就暴怒了,我不记得手里拿的是什么,一下子就摔得老远。他说,你这是要害死我啊!然后就跑到阳台上,一支接一支抽烟。不管我说什么,都不理我。”林美还是淡淡的,像在讲别人的故事。“我呢,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无非是怪我坚持要生下孩子,给家庭造成了负担,现在呢,又把所有的积蓄都搞光了。他是个病人,很多话不该和他计较的。但是我现在反倒觉得他说的也对啊,我真的是把家里人都拖到火坑里去了……”

现在,林美是武汉投资人群的群主。6月27日,招商银行股东大会当天,她安顿好大儿子,一个人去了招商银行深圳总部。三个月来,武汉投资人每一次去招商银行,她都亲自参加。

让林美担心的是,丈夫又开始吃药了,这不个好兆头。短时间内,她也没有办法和精力接回孩子。她必须找回这些钱,不然一辈子心都不安。“只要一口气在,我就得要回属于我的钱。我就是要饭要到招商银行的总行去,我也要问问田行长,你们银行是骗人的吗?我觉得你要说老公会背叛,好多女的都信,但我觉得银行骗人,那全世界都乱套了。”

我有点抱歉地问林美,让你回忆这些事情,对你会不会是二次伤害?

她叹口气:“怎么说呢,很多痛苦,回忆起来,就像又经历一次,所以,都不太愿意去细想。但是我现在说我都没眼泪了,你信不信。你就想一想吧,去年的六一,孩子在北京治疗,今年的六一,钱端爆雷了。孩子生病,接着丈夫又抑郁了。不过我现在反倒是没那么怕了,可能是麻木了,也可能是想象不到日子还能怎么样更坏了。现在,我就想告诉老公,我不会害你的,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把钱找回来。”

一家财务都被坑了

章大姐(化名),现居北京,51岁,财务经理

章大姐出生在黑龙江,父母在四五十岁的时候才生下这个女儿,家境不好、姊妹众多的章大姐,幼时已经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

她从小喜欢听书,也喜欢《三国演义》等历史书籍,是男孩子的性格,也是兄弟姊妹里学上得最多的。“不过也只是中专,我是90年从黑龙江某财校毕业的。但是当时还是分配的,被分到了国企,算是有个铁饭碗吧。”

毫无背景,就凭着这一份吃苦耐劳,章大姐28岁就提了科干。与此同时,她的感情也遭受了一些波折。“那几年了,感情真的是挺磨难的。虽然家庭一般,我自己靠着自己努力在工作上还是可以的,但是他比较自卑,可能觉得悬殊大吧。感情上的很多事情,不太好处理,折腾了很多年。”

“后来,国企开始不行了。2002年,我考上了会计师,当年的11月,我就到上海去投奔一个亲戚了。在上海住了一个月,天天投简历、找工作,后来应聘上了希望集团北京分公司财务经理的工作。我带着孩子就去了北京。”

一个人初到异地,已是各种艰辛,何况还拖着一个孩子。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章大姐跳槽换了新的工作,用了10多年,在北京渐渐站稳了脚根。“在北京最初的五年,哪有什么生活,就是工作赚钱,工作赚钱,养孩子。”章大姐说,可能和幼时生活还有后来的经历有关,她是个一根筋,先生说她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还要再撞一撞的人。

章大姐是在2007年遇到了现在的先生的。他比她大一岁,从事技术工作。“他的真诚打动了我吧。”虽然双方都有孩子,丈夫的父母在农村,家庭负担不轻,她还是很坚定地和他走到了一起。从2007年结婚至今,在两个人的共同努力下,他们买了房子,章大姐和孩子的户口也迁到了北京。这两年,孩子也毕业了,找到了工作,章大姐的心里踏实了。

2016年,章大姐给儿子买了房子,总价300多万,贷款120多万。“还是很有压力的。正好2016年,我也在换工作。因为年纪的原因,已经48岁了,换工作不容易,我就更加努力地工作了。”

“换工作的原因呢,主要是之前的公司上市失败了,资金流断裂无法持续经营。”章大姐回忆起在老东家工作的经历,除了上市那段时间的忙碌,还有一幕是很难忘的:“当时,我们单位在北京招行一家支行开对公账户,并做代发工资业务。招行的两个客户经理来到我们公司办理代发工资卡,就和我们财务人员推销了钱端理财产品。那时候我是经理,不用亲自做这个事情,但会计和我说了之后,我们财务人员还是一起详细咨询了一下。招行客户经理和我们说是钱端理财是银行承兑汇票业务,很安全!我们都是财务人员,很懂银行承兑汇票业务,那是100%兑付的啊。同时我们财务人员也看了协议进行分析,真的看过的,真是银行承兑汇票业务。招行的人还教我们怎么从官网下载,怎么由一个下载人员发展到另一个人员。因为业务关系,也为了帮招行业务人员完成业绩,我们财务就在单位帮着推销,记得我们当时是在公司QQ群和单位人员说的,这样,我们公司有43人加入。”现在,章大姐手机上,钱端APP上还可以看到“什么是员企同心?是招商银行小企业e家平台推出的轻型互联网对公产品……”的内容,还有加入时的8位识别码,那是直接关联招商银行业务经理绩效考核的提成码。

今年5月,钱端爆雷之后,章大姐立刻联系了当时的会计。对方回答说,因为利率太低,早就不买了。她才松下一口气。但是,她自己还有30多万在里面。

“其实最多的时候有90多万。今年四月份的时候,我为了还房贷,提出来55万。我还跟先生说了,等到五月底都到期的时候,把钱都提出来,留下点生活费,剩下的都还贷款。结果,就这样了。”

更让章大姐觉得不安的是,在她的推荐下,自己的姐姐和外甥女都在招行钱端上购买了理财,而且数额不小。“虽然我姐、外甥女和她女婿,从来都没说过什么,反倒还宽慰我,但我心里还是过意不去。尤其是我姐,对我来说就像母亲一样,大我19岁,70多岁的人,养老钱都在里边,也被折腾掉了,我真的是觉得难受。我是搞财务的,我儿子是搞财务的,我两个外甥女也是搞财务的。招商银行这个事情做得太让人寒心了。”

章大姐在北京的投资者中很有声望。因为有财务的专业背景,她比一般投资者懂的要多一些。“有时候吧,看着大家一头雾水,挺着急的,也是性格的原因吧,情不自禁就要多做一点事。”章大姐说自从事情发生之后,她没有在12点前睡过觉。发稿前的一天,将近凌晨两点的深夜,她还哑着嗓子回我的微信。“有时候也想过放弃,太累了!但是真的不甘心。”

章大姐的家庭也给了她很大的支持。“我先生从来没有给我什么压力。这个事情出来后,我瘦了20多斤,他还开玩笑说,咱就当是花钱买苗条,买漂亮了。”

我看了一下章大姐的朋友圈,事件爆发前,她热衷于拍一些花花草草,事件之后,全是关于招商银行和钱端的新闻。她说,即便这30多万拿不出来,日子也不会过不下去。但是看着别的投资者,有的等钱上学,有的等钱救命,她觉得挺不忍心的。“而且这些钱吧,攒下来真的也不容易。房贷虽说可以慢慢还。但儿子处对象了,如果要结婚,我现在真的是连装修的钱、办喜事儿的钱,都拿不出来。”

事件回顾:

中年人的风平浪静,只能靠命

公众号: brokewoma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