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世界的真理始终是处在快要说出来的边缘

原标题:周国平:世界的真理始终是处在快要说出来的边缘

每一个伟大的精神创造者,不论从事的是哲学、文学还是艺术,都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具有内在的一贯性,其所有作品是一个整体。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每一个伟大的哲学家一辈子只在思考一个问题,每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一辈子只在创作一部作品。另一是具有挑战性,不但向外界挑战,而且向自己挑战,不断地突破和超越自己,不断地在自己的问题方向上寻找新的解决。

人类思维每每开出相似的花朵,相隔数千年的哲人往往独立地发现同一真理。这与其说是因为人类心理结构的一致,不如说是因为人类境遇的一致。不管社会如何变化,人类的总体境遇是基本不变的。

置身于传统之外,没有人能够成为思想者。做一个思想者,意味着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到人类精神传统中去,成为其中积极的一员。对于每一个个体来说,这个传统一开始是外在于他的,他必须去把它“占为己有”,而阅读经典便是“占为己有”的最基本的途径。

世界的真理一直在我的心中寻找能够把它说出来的语言,我常常觉得快要说出来了,但是一旦说了出来,却发现仍然不是。

读许多前人的书的时候,我发现在他们身上曾经发生过同样的情况。

那么,世界的真理始终是处在快要说出来却永远没有说出来的边缘上了,而这就证明它确实是存在的。

第一种人有常识,没有思想,但也没有思想的反面——教条。他们是健康的,像动物一样健康。

第二种人有常识,也有教条,各有各的用处。工作用教条,生活靠常识。他们是半健康的。

第三种人完全缺乏常识,全然受思想的支配,或者全然受教条的支配。从常人的眼光看来,他们是病人,前者是疯子,后者是呆子。

新的思想凭借误解前人的思想而形成,凭借同时代人对它的误解而传播。

诠释——也就是误解——是每个人精神上自我生长的方式。

思想是一份一经出版就被毁掉的原稿,学问便是各种充满不同印刷错误的版本,每一种都力图证明自己最符合原稿。

感情的极端是痴,思想的极端是疯。

有时思想孕育于沉默,而靠谈话催产。有时思想孕育于谈话,而靠沉默催产。

感觉与感觉之间没有路,只能跳跃。思想与思想之间有漫长的路,必须跋涉。前者靠灵巧,后者靠耐力。

真理在天外盘旋了无数个世纪,而这些渴求者摊开的手掌始终空着。

谎言重复十遍就成了真理,——当然是对那些粗糙的耳朵来说。

还有另一种情形:真理重复十遍就成了谎言,——对于那些精致的耳朵来说。一个真理在人云亦云的过程中被抹去了个性,从而丧失了原初的真实性。精致的耳朵是宁愿听到有个性的谎言,而不愿听到无个性的真理的。不妨说,有个性的谎言比无个性的真理更为真实。

来源:周国平《思想》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由复旦人文课fudan_renwen(咨询电话:李老师13917693629也是微信号 )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