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李斌与蔚来失控?

原标题:好人李斌与蔚来失控?

文 | 姚佳印

没有意外,《那些离开蔚来的年轻人》一文又成了爆款,几乎标题的每一个词组都能触发点开的欲望“蔚来”、“离开”、“年轻人”。有趣的是,这篇文章是一个名叫“未来汽车Daily”的公众号撰写,“蔚来到底有没有未来”,成了一个冥冥之中的梗。

回到文章本身,里面通过五位不到30岁的年轻蔚来员工的口述记录,展示一个可能更加主观、更加内在的蔚来景象。尽管这些年轻人口中的蔚来仅仅是一个形象板块中的一小块,并不足以用这些言论和观点来判断蔚来的发展,可是他们不约而同提到一个观点是“李斌是一个好人”,这就很有意思了。

李斌被发了“好人卡”,这是最值得外界思考蔚来困局的题眼,也或许是最能解释蔚来为什么会遇到当前的困境。

文章提到了李斌对员工的好:“蔚来给员工的空间、待遇比很多传统主机厂高一个档次,每名员工都有每年三四千元的旅游基金,专款专用,几乎是像傻子一样对员工好的”、“ 我去上海出差也是公司打点全部行程,机票由公司订,住五星级酒店,每天饭补250元,还有交通补助等,待遇可以跟互联网大厂媲美”、“蔚来顾问每月每个群能拿到100元服务奖金,如果已经卖了300辆车,那每个月固定收入就有3万元,加上底薪、提成近5万元”……

文章提到了李斌亲力亲为的细节:“因为他太负责,管理面面俱到。从公司未来前景到产品细节,就连活动海报的字体、字号都得他亲自拍板”、“但线下活动他都会亲自过来,线上也积极解决问题”……

文章提到了李斌傻傻的对用户好:“他正在展厅外处理用户排队领盒饭的事。因为他觉得这个体验不好,不能解决用户吃饭的问题,所以就一直在外面维护秩序,一定要解决了才走”、“蔚来ES8续航在冬季会相对衰减得更厉害,他就在今年春节去了北方的4个省,一个挨一个站点地去了解用户的真实反馈,希望寻求他们的谅解”……

这些好人卡发出来以后,反而展示的是一个更加混乱的局面——

“面试我的是一个互联网人,他在我面前强撑着装作很懂车的样子,但是很苍白。我开玩笑说,第一次见到这么不懂车还说得这么一本正经的人”、“ 100个人里有10个人在创业,80个人在围观,还有10个人捣乱,睁眼说瞎话,还搞办公室政治”、“因为人员冗杂、业务重叠,大家都想抢活抢功劳,而PPT做得漂亮的人往往比干活认真的人更受欢迎”、“我们不需要再去卖车,陪车主聊天就好了”、“假设每天都要跟20个甚至50个人聊心事说晚安,能忙得过来吗?”……

这些在文章中出现的细节描述无疑映出蔚来最核心的问题——“好人”李斌让蔚来在行业中缺乏狼性,为这些人花了足够多的钱却没有建立起核心竞争力;“好人”李斌关注每一个细节的调整,却也让每个人都不愿意做决策;“好人”李斌傻傻地对用户好,可也让运维成本大幅提升,也给拉新造成了障碍。

说起来,蔚来现在出现问题是必然的,而且根源也并不复杂,这个企业没有遵循现代企业的一些发展准则,也没有遵循造车企业的基本规律,同时整个企业的管理架构也有问题——我们要始终记住,蔚来归根到底是一家汽车制造企业。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这家汽车企业似乎并没有一个汽车研发出身的CTO、或者研究院院长的职务:技术高管们大多来自是IT行业,而几个联合创始人和副总裁级别的高管最多也就是管理过供应链、生产制造又或者营销。那么可以设想一下,所有蔚来的技术路线决策依靠的是谁?很可能就是从没有造过车的李斌,但他的决策基础更大可能是模仿特斯拉,比如对于NIO PILOT的自研决策。

还有,在蔚来ES8、蔚来ES6的项目中,并没有信息表明这两款车有“总开发负责人”。这一现象在传统车企中非常少见,总开发负责人制度在不同车企中有不同称谓,本田叫LPL(大型项目领导),在欧美车企中叫车型项目总监,但总体来说都是某个车型的决策拍板人,也是包括设计、总布置、产品定义、工程研发的统筹者。在蔚来里面,这个角色似乎最终还是由李斌和他的高管团队扮演,最终导致了两款车型中有不少让人很费解的规划——这被其他车企的工程师理解为拍脑袋的需求。

以ES6这款车为例,在价格上没有下去,大部分原因在于过高的BOM成本。可是高成本的背后并不是需求推动,只不过是在这款车型不知道哪些地方的成本可以减下去,只能复制一次ES8,完全不像是两个独立的项目。

由于蔚来成立之初李斌的求贤若渴,造成了整个企业早期招募的人才中缺乏足够的汽车技术专家、设想的技术无法落地,体系内互联网行业和传统车企的两批人到现在已经成了互不相容的群体。

“要不是因为车烂,蔚来真是有机会的。”文中的第一位受访者说,他来自于传统车企。

第三个采访者则说:“产品的设想和跟技术能实现的东西是有隔阂的。蔚来很多负责产品的人来自传统车企,不懂互联网,也不懂机器学习。他们比较理想化,很多事情都只是基于他们的想象,要跟他们解释清楚为什么做不了也挺困难的。”

这家互联网思维主导的新势力,应该是以互联网思维为主,还是以车企思维为主,这个问题的答案在蔚来交付之前好像是前者占了上风。就好像一开始宣传蔚来的总是关注互联网行业的媒体,传统车媒总是靠边的。

然而等到蔚来ES8交付一年之后,又有了一个结果——北美和北京团队都基本上离开了,它们都是以软件工程为主的部分。而从所接触到的蔚来内部人士的反馈中,目前蔚来也更加倾向于像一家汽车制造商那样运转,项目管理和周期管理也在回到传统企业的方式。

结语:

文章中写道:“(李斌)他知道问题在哪,但他是互联网公司出身,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或许聪明如李斌并不是不知道怎么解决,手起刀落的裁员、降薪、降低用户维系成本、降价卖车都是方法,但是作为一个“好人”,李斌不太好不手、也舍不得下手。这也才有秦力洪站出来说“优化调整一直是蔚来在做的”。实际上,裁员30%的数据或许不准确,但是砍掉了不少高薪酬的中层管理人员据说已经蔚来内部执行,尽管会赔一大笔钱。

蔚来有没有未来?就最近那些离职的员工来说,显然蔚来的未来和他们已经无关了,但对于还坚守在蔚来里面的造车人来说,走了这一批也许就意味着蔚来的现金至少可以用的更久一些,那还有一线生机。

还有就是,在高端电动车市场上,蔚来依旧是消费者目前唯二的电动车选择,既然“节流”这件事情已经做了,那么“开源”还远吗?“傻傻地对用户好”的李斌现在要做的是一个决策是:敢不敢抛弃掉对老用户的价格稳定承诺,直接把ES6卖到30万元以下?

好人李斌,马斯克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