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不写信给家属?志愿军团长:说残酷怕吓死,说胜利怕乐死

原标题:为啥不写信给家属?志愿军团长:说残酷怕吓死,说胜利怕乐死

作者:喵哆哩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林语堂说:“女人的感性能抵达心灵,男人的理性却接近幻觉,当战争让女人走开,男人却在战场上死个精光。

(朝战中,一名联军士兵在绝望地哭泣)

我不知道这些话是否真的是林老先生说的,但我知道战争实践告诉我们这些话确实有些道理。

战争抹掉了人的性别属性,但作为女军人在血与火交织的战场上,她们所付出的并不亚于她们的异性战友。

“怎么能说瞧不起女同志,我们男人也都是女人生的嘛!”

38军出国作战前,成立了留守处,统一管理保障官兵家属和子女,负责留守工作的大多都是军里女同志。部队赴朝作战没半年,这些女同志就不干了,都觉得首长瞧不起女同志,有严重的性别歧视。

(志愿军女兵为战友包扎)

338团副团长谢春林给留守处的女同志及军属写信,信里有这样一句话得到了女同志们的高度赞赏。话是这样说的:“一出国就给你们写信,每天写,现在也没写出来,说战争残酷,怕吓死你们,汇报胜利,怕乐死你们。你们嫁给志愿军就等于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要随时准备做出牺牲……”

就因为这,38军留守处的女同志给谢副团长起了个雅号——“妇女队长”。

部队休整期间,38军军长梁兴初来到铁岭看望留守处的女同志。梁军长的到来在留守处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女同志们把梁军长包围起来,你一言我一语,表达着对军里的不满,埋怨军里瞧不起女同志,她们要求上前线。

这位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将军,面对军里留守处的女同志,全无招架之力。她们一个个伶牙俐齿,左一个“不要瞧不起女同志”,右一个“我们未必不如花木兰”,让梁军长不知如何是好,他知道一堆大道理,真的未必能压得住将他围起来的这些“机关枪”。

(志愿军女兵帮助朝方群众)

梁军长听了大家的埋怨和不满后,示意大家静一静,说:“怎么能说瞧不起女同志呢?我们男人也都是女人生的嘛!”此话一出,留守处的女同志捧腹大笑,想想还真是这么个理,再厉害的男人都是女人生的,不是大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当然,女同志们大笑也不完全是因为梁军长说了句至理名言,还因为她们斗争的第一步胜利了。没多久,这些女同志获准入朝。她们来到各自单位的驻地后,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她们有的当医护、有的当理发员、有的当有电员、有的当电讯记录员,还有的下连队体验生活,创作文艺节目慰问一线官兵。连续打了几个大仗,疲惫不堪的部队一下子生动活泼起来。莫非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战地女神,“十姐妹”为救战友生死看淡

随着战争样式的变化,更多女性走向战场。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无论是在老山,还是者阴山、扣林山,都能看见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兵。

(对越自卫反击战场上的女兵)

战场上,男兵看到女兵都要争着与她们合影照相。 有位战士说,女兵在这里就是天使,同她们照相寄给俺娘,俺娘准放心。她会告诉跟亲戚朋友念叨,有女人的地方,不会太危险,我娃准保没事儿。

这是战士们善意谎言的一部分,他们想让家里人安心,不要太过牵挂,想了这么个办法。其实,在战场上,女兵们与男兵们只是分工不同,没有绝对的安全。敌人的子弹炮弹不会因为你是女人就拐弯打偏。

(战斗间隙,在河边休息的话务女兵)

1987年4月底,部队接防。接防部队决定从所属师医院抽调10名女医护人员,组建一支前线救护队,这支救护队取名“老山十姐妹救护队”。

师医院20多名女兵的内心一下子沸腾起来,她们又是写请战书,又是找领导软磨硬泡,更有甚者,竟然当众挽起袖子要比体力,形象完全不要了,平时的文静、娇羞一股脑丢到转爪脑国去了,大有佛挡杀佛、神挡杀神的派头。

“老山十姐妹救护队”的主要任务是火线救护伤员,如果没有伤员时就开展战地服务,比如,理发、巡诊、与战友们促膝拉家常……说实话,她们在这方面的优势,是男性军人不能比的。

1987 年国庆,“老山十姐妹救护队”的女兵们正在阵地上与战友们联欢,同庆国庆,突然接到救人的命令。她们一边提防越军的冷枪冷炮,一边快速向伤员所在阵地奔进。

当她们来到伤员所在的一个很小的猫耳洞时,彻底傻眼了。伤员头胸腿三处被炸伤,上衣被烧焦,裤子炮弹撕成了碎片,周围血水和泥水混成一团。

女兵不比男兵,她们5个人抬担架,前后各2人,有一人在担架下弓腰用背驮着伤员。另外,5人左右护驾,随时准备替换体力不支的队友。

从这个小洞到救护所的路不足 1 米宽,泥泞不堪,崎岖难行,且多是 60 多度的连续陡坡。

回撤的路上,天公不作美,偏偏下起了雨,为了保持担架平衡,减轻伤员痛苦,上坡时,前面的女队员跪在地上,手几乎要挨着地,后面则把手高高举起,一点一点往上挪。

下坡时,后面的女队员则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扶着担架,前面的女队员要高高举起担架,一点一点往下蹬溜,最难受的是担架下面的女队员,无论上坡下坡都得四肢并用,爬行前进。

没过多久,战士们眼中的 “十仙女”就变成“十泥猴”。“十姐妹”中浦秀娟个子最小、身体也最单薄,在抬担架的路上,为了保持担架平衡,她承受了比别人更大的重量,她是一步一跪把伤员抬回来的,回到救护所,大家看到她的裤腿上有两个巴掌大的血印,原来她的两个膝盖给磨破了。

回来的路上,越军似乎发现了她们,接连向她们发射了五六发炮弹,她们放下担架,不约而同地扑上去,用身体护住伤员。伤员眼角泛潮,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姑娘照片,奇怪的是,这姑娘半边脸被撕掉了,此时大家都明白,他的对象和他说“拜拜”了,因为大家都是过来人,无需多问。

傣族“十姐妹”为救伤员打破千年禁忌

说到战场上的女性,被原昆明军区授予“十姐妹支前民兵模范班”荣誉称号的 10 名傣族姑娘不得不说。

她们为了支援前线作战搬运弹药比男人还厉害,她们曾经3个小时为前线炮阵地运送弹药300多箱,为部队夺取855高地做出了贡献。

有一次,她们主动请缨前出接应从 658 高地运送伤员的男民兵。这时,男民兵从高地上运送了一个重伤员下来,背不能背,抬又没有担架。大家就趁着夜黑四处找树藤和杆子来做担架,可是摸来摸去也没找到。

男民兵试探着说,要不把你们女民兵的裤腰带解下来做担架?女民兵班长童红英说,腰带不牢靠,还不如用筒裙。童班长的一句话让大家愣住了,要知道上千年来,傣族姑娘的筒裙都被视作纯洁、崇高、幸福的象征,男人是不能随便触动的,这是禁忌。

女民兵们迟疑了少许,李建珍和韦红芬便主动将筒裙脱下来,套在一起,然后,又找了两根竹竿,做成了一副十分牢靠的担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