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吃肉太多加速地球毁灭!14亿同胞都得背锅?

原标题:中国人吃肉太多加速地球毁灭!14亿同胞都得背锅?

雪山正在融化,马尔代夫、塞舌尔即将消泯,威尼斯古城日渐下沉……

对很多热爱旅行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面临道德困惑的抉择时刻。旅程中的污染对其他人造成的威胁,如今也成为社会责任之一。原以为旅行是一次单纯的逃离与冒险,如今却变成了一把有害的双刃剑,沦为自私消费的缩影。

也难怪,一次从北京飞往首尔的航班,可为大气增加数月的人为碳排放。万米高空中,你不可能看到生活在未来的某个不知名村民,他居住的沿海村庄将被淹没,而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正为这场灾难推波助澜。

📍 北极圈:消逝的冰层与传统

当地时间8月18日,冰岛为已经消逝的奥克冰川举办了一场纪念活动,科学家与环保人士聚集在奥克冰川原先所在地为一块铜质纪念碑揭幕。

这块铜质纪念碑上刻着一封《寄给未来的信》,上面写道:“今后200年间,所有冰川都有可能面临与奥克冰川同样的结局。设立这块纪念碑就是要表明,我们知道现在正在发生什么,我们也知道我们需要做什么。但是,只有你自己知道我们是否真正做到了。”此外,纪念碑上还刻有当前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以警示示人。

上图为1986年9月7日美国宇航局拍摄的奥克冰川图片

下图为2019年8月1日美国宇航局拍摄的奥克冰川图片

全球变暖带来不断变化的地貌向冰岛发出了警报,而丹麦海峡对岸的格陵兰岛也正在为生活在一个没有冰的世界做准备。

格陵兰岛五分之四的陆地处于北极圈内,众所周知,每年冬天,北极圈会出现罕见的“极夜”现象。在格陵兰岛,极夜通常持续40天。40天后,格陵兰岛将再次迎来太阳升起。当地的因纽特部落每年举行仪式,庆祝“太阳的回归”。

对因纽特人而言,太阳不是每天照常升起。它以一年为一个周期,去而复返,在12月左右,太阳落下,极夜来临。大约在每年1月13日前后,新年的第一缕阳光自冰盖上升起,宣告极夜结束,太阳回归。然而,近年来,这一节日变得不那么让因纽特人高兴。

导演Glen Milner和Ben Hilton曾一起合作过多个项目,如卢旺达屠杀罪犯项目和为实验摇滚乐队Rolo Tomass拍摄短片。这一次,他们把镜头对准格陵兰北部小镇伊卢利萨特的一对因纽特渔夫父子。

Glen Milner和Gille Klabin共同制作的纪录片

渔夫说,去年的太阳来得比以往更早了两天,这只是一系列令人不安的气候变化的一个小标志。十年前,就有专家预言,一股洋流将进入伊卢利萨特冰湾,带来许多不可逆转的转变。当时人们以为专家危言耸听,颇不以为意;今天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些预言一一成真。

伊卢利萨特冰湾在2004年列为世界遗产,因纽特人在冰湾附近生存了至少3000年。它长约40公里,是少数几条通过格陵兰冰冠入海的冰河出海口,也是世界上最活跃的冰川之一。

冰湾天气反复无常,晴空万里后几分钟便风雪交加,每年有200亿吨冰川在此崩解,排出峡湾。壮阔的冰山在洋流推动下移动、崩塌、瓦解,令人不由感叹自然造化神奇,吸引世界无数游客前来观光。

太阳回归的日期提前不算什么,更令人不安的是冰层日益变薄。极夜的寒冬,因纽特人的捕猎是依靠乘坐狗拉雪橇出行,由于冰层变薄,覆盖在峡湾的浮冰不够稳固,狗拉雪橇出行的日子越来越少。“去年还有一个多月靠狗拉雪橇通行,今年就只有一个月了。”渔夫说。过去冬季捕鱼是很多因纽特人提供食物的重要手段,如今变得更加危险了。

数据显示,北极变暖的速度比地球上其他任何地方都快。过去15年中,格陵兰岛东北部的年均气温上升了4.5度。那些覆盖在伊卢利萨特冰湾上的巨大冰山,正在缓慢消逝。

格陵兰岛大约有5万6千人口,相当一部分是过着传统捕猎生活的因纽特人。全球气候变暖,冰层不断消逝,让他们延续千年的传统生活方式变得岌岌可危。

渔夫把孩子送进了学校,让孩子可以像世界上其它地方的儿童一样,学习外语、数学、计算机等知识。“我不知道他们将来会做什么,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如果不上学,他们就会成为渔夫。”像千百年来因纽特的祖先那样。

全球研究气候变暖的科学家比渔夫更加忧心忡忡,他们把目光对准覆盖格陵兰全岛的冰盖——它是世界上最大且融化速度最快的冰块之一,如果全部融化,会将海平面抬高20英尺。那意味着绝大多数滨海城市,例如纽约、上海还有孟加拉国,将化为汪洋泽国。

冰盖融化也并非没有带来好消息,格陵兰岛地下蕴藏着巨大的矿藏,包括石油、天然气和世界上最大的稀土金属矿床。原来厚厚的冰盖让开采极其困难,成本高昂,但气候变暖让这一切变得切实可行。格陵兰从事矿采的人说,就我而言,我不介意整个冰盖消失。

矿藏开采将重塑格陵兰岛的经济格局。在学校就读的因纽特小孩,也许不会像父辈那样驾驶狗拉雪橇,做一个渔夫,而是成为富有的采矿业员工。那时,延续三千年的因纽特部落传统,或许会像极夜来临前的最后一缕阳光一样消逝,而且再也不会重现于地球的这个角落。格陵兰,圣诞老人的故乡,伴随着全球变暖带来破坏和重生,正处于巨变的前夜。

📍 澳大利亚:大堡礁变珊瑚坟场

大堡礁位于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珊瑚海海域,约有2900个独立礁石以及900个大小岛屿,分布在约34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它由数十亿只微小的珊瑚虫建构而成,是生物所建造的最大物体,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生态系统。

因其造就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大堡礁于1981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也曾被美国CNN选为世界七大自然奇观之一,更被澳大利亚人誉为国家的瑰宝。

虽然澳大利亚人对大堡礁的态度称得上是“精心呵护”,但最新的调查结果却显示,无法阻挡的全球性气候变暖,早已突破人类海洋保护的最后一道“防线”,成为“谋杀”大堡礁的罪魁祸首。

2012年,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一篇报告中,澳大利亚海洋科学研究所的科学家报告称,在1985~2012年间,珊瑚礁的珊瑚覆盖率减少了一半,而“肇事”原因则与海水变暖导致的珊瑚白化密不可分。“如果不予以干预”研究小组警告称,“大堡礁将会丧失其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完整性。”

一片位于大堡礁的死亡珊瑚礁

当珊瑚礁处于这种状态时,基本不可能恢复

如今7年过去,虽然人们对于大堡礁恶化早有准备,但却没想到会如此“惨烈”——研究人员已经证实,大规模白化现象已经导致这一延绵2300公里的自然构造北部及中部35%的珊瑚死亡。

珊瑚死亡是伴随着白化而出现的,而这背后隐藏着的“凶手”,正是气候变暖。由于全球变暖和变化无常的天气,海水的温度正在逐渐升高。作为对热水的反应,珊瑚礁会排出一些共生的、被称为虫黄藻的藻类,这些藻类能够通过光合作用形成自身及其宿主所需的营养物。一旦没有了这些五颜六色的藻类,珊瑚礁便会显露出白色,即所谓的“白化”。但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杀,因为共生海藻消失后,珊瑚丧失了养分来源,最终还是会死亡。

珊瑚白化的不同阶段

拥有大量共生海藻的健康珊瑚

图中蓝色珊瑚正处于排毒过程中,这片珊瑚位于大堡礁的阿尔库金礁

完全白化后的珊瑚

全球性的气温升高仍在继续,近年来,虽然每年来自化石燃料燃烧和森林砍伐所释放的热污染量已经趋向平稳,大气中的污染却在持续堆积。在过去的20年里,大堡礁经历了3次大面积的珊瑚白化:1998年,白化主要发生在海岸线附近,大堡礁的中部和南部地区;2002年,白化更加严重,直接扩散到了中部的离岸海域;2016 年,白化的重灾区在大堡礁背部,并轻微扩散至中部地区。

且2016年的白化最为严重,经历了极端白化的珊瑚是1998年或2002年的四倍,在被调查研究的珊瑚中,只有8.9%的珊瑚逃过了白化。目前来说,全球变暖是威胁珊瑚生存的主要因素,而预计伴随着全球变暖,漂白频率的增加将使得珊瑚礁的恢复变得越来越难。

2016年珊瑚白化的分布图,由北向南递减

总体来说,在大堡礁中部和北部区域被调查覆盖的珊瑚中,35%的珊瑚已经死亡或正在死亡。科学家们调查拍摄了84个礁体,并通过6大类别来记录和标识20万个珊瑚的生存状况。研究人员发现,死亡的珊瑚通常被那些生长速度远远超过它们的藻类所覆盖。

调查结果同时显示,大堡礁南部最负盛名的旅游城市凯恩斯的状况令人绝望——大约5%的珊瑚被发现已经死亡或正在死亡。但相对于遥远的北部,这个状况还是好的。而此次关于珊瑚死亡的调查之所以格外引人关注,其中一个原因是它发生在被誉为全世界自然资源得到最好保护的区域之一。

大堡礁内大片白化的珊瑚

▲拍摄于2017年2月20日的大堡礁珊瑚白化现状

珊瑚对珊瑚礁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物种——就如同森林中的树木,没有介入此项调查的美国斯克利普斯研究所生态学家David Kline说,“当珊瑚死亡,你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三维结构,很多的鱼类在幼年阶段都依赖于珊瑚礁来躲避它们的天敌。”

Kline表示,大堡礁被认为是全世界“管理得最好和最成功”的海洋公园之一。在过去的十年中,大型海洋公园正以飞快的速度在全世界范围内大量增加,并使4%的海洋得到了保护,而联合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使10%的海洋得到保护。

这也意味着未来珊瑚礁环境的保护,除了依靠当地的保护措施外,更需要全球携手遏制温室气体污染。Kline也补充说:“很显然,仅仅依靠海洋保护是不够的。”

▲大堡礁夏季海面异常温度波动图,1990-2017年间

▲2016年2月-4月平均气温变化图

最后,再来观摩一组数据:以上两张图标均由澳大利亚气象局发布,可以看出,从1990-2017年,大堡礁地区夏季海面温度持续升高,到2016年末已经接近1摄氏度,而澳洲周围海域中,海面温度最高的就是大堡礁所在的东北部,温度升高1摄氏度,人类没有什么体感变化,但对于珊瑚来说却很可怕,海面温度每升高1-1.5度,珊瑚就会大面积白化。

而温度升高4摄氏度,珊瑚在白化后的死亡率将达到90%-95%;据环境学家估计,到21世纪末,全球平均气温将升高4摄氏度,这对于珊瑚来说,无异于是灭顶之灾,大堡礁届时,可能真的要和人类说拜拜了。

📍 亚洲南部:旱涝两重天

自杀,往往是生物在困苦绝望、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无可奈何的被迫选择;大堡礁珊瑚集群因热浪集体自戕,印度农民亦然。

今年的夏天到底有多热?恐怕又是“史上最热”。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一项全球气候报告显示,2019年的6月,是140年来历史上最热的6月,再次刷新了记录。炎热的天气给全球都带来了困扰,在印度,北部比哈尔邦地区气温一度到达50.8℃的史上最高温,导致至少95人死亡。

一项有关印度的调查研究显示,全球1/5的自杀事件发生在印度,特别是1980年以来,印度的自杀率更是翻了一番。而更令人震惊的是,研究表明,气候特别是气温,已经对自杀事件的不断增加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早前,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的这项研究发现,过去30年,近6万印度农民和农场工人自杀,而这可能是由全球变暖造成的。

▲印度北方邦阿拉哈巴德,一名农民坐在龟裂的河床上

来自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人员在对47年的自杀记录(基于全国范围的数据)和气候数据研究的基础上,发现印度农业对温度有着极端的敏感性:平均而言,在生长季节,对于20摄氏度以上的气温,平均每天增加1摄氏度,就会导致67起自杀事件的发生。

研究同时指出,这种影响只发生在印度的农业生长季节,因为此时温度的升高直接导致作物产量的下降。而在生长季节之外,气温上升对自杀率并没有产生显著的影响。基于此,该研究估计,在过去30年里,印度大约有59300起自杀可能是由全球变暖造成的。

▲印度北方邦干旱:地表龟裂触目惊心

实际上,农民频繁自杀已成为困扰印度的社会问题。位于印度德干半岛西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是印度经济的支柱地区之一,其首府孟买为印度的商业中心。然而受旱灾影响,该地区的自杀率一路飙升。

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农业危机已经持续7年之久,其中2012、2014和2015年均为旱灾。全球变暖导致的接连不断的干旱,为本就缺乏水利设施的农田“火上浇油”,致使农作物歉收,农民走投无路,自杀人数持续上涨。

2015年第一季度,马哈拉施特拉邦就有多达601名农民自杀身亡。而作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年,2015年大约12602名农民在印度各地自杀身亡。在2019年过去的1~4月,该地区又有七百余名农民自杀。

▲2019年6月23日印度各地区干旱程度对比图

▲卫星图对比,2018年5月和2019年6月的Puzhal Lake水库

就在最近几个月,印度德里中部的一个地方处处散布着令印度农业部门感到绝望的证据:在离印度议会仅几步之遥的简塔·曼塔天文台,自杀农民的头骨和骨头被堆放在这里。

这些骨头是被泰米尔纳德邦的农民带到了德里的。目前,泰米尔纳德邦正遭受着14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据瑞士保险公司评估,仅2018年,泰米尔纳德邦受旱灾影响而遭受的损失已达近2000亿印度卢比,约合30亿美元。

▲印度大旱,灾民摆亡者头骨抗议

无独有偶,另外一组数据也给“全球变暖致印度农民自杀成风”这一结论投上了赞成票。 研究人员Tamma Carleton指出,印度每年降雨量增加1厘米,自杀率平均会下降7%。

真正的自杀率可能更高,她还补充道。因为在印度,死亡通常被低估。“今天,悲剧正在上演”,Carleton说,“这对后代来说不是问题,现在,这是我们的问题。”

而同处亚洲南部的泰国正面临着截然相反的问题。据泰媒报道,泰国首都曼谷的平均海拔仅高出海平面1.5米。近年来,曼谷水灾也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由于受全球变暖、地面下沉的影响,海平面逐渐上升,曼谷被淹的风险增加。

据世界银行预测,到2030年,曼谷将会有40%的地区被淹没;东盟邮报网站认为,如果气温再上升4℃,曼谷市民还不采取行动改变现状,曼谷将面临严重的洪灾问题。到2030年,海平面可能会上升15厘米,而曼谷将有70%的地区会被淹没。

▲2011年的水灾把全曼谷20%的地方淹没

由于气候变化引起海平面上升,如果格陵兰岛上的冰全部融化,海平面将会上升5-7米,那除了曼谷之外,曼谷周边的府也将面临被淹的风险。

目前,曼谷的地面沉降速度非常快,平均每年下沉1-2厘米,而海平面平均每年上升4毫米左右。此前,荷兰某研究所透露了世界各地的地面沉降情况,发现曼谷、威尼斯和新奥尔良的沉降速度是海平面上升速度的10倍。

另外,海水也在不断的侵蚀海岸线,从海洋知识数据库中发现,处于泰国湾上游地段的曼谷、北柳府、北榄府、尖竹汶府等12个府,平均每年被海水侵蚀5米。

近年来,曼谷的雨季时间越来越长,降水量不断增加,去年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海水倒灌现象,即海水从泰国湾通过湄南河倒灌入曼谷,市中心的公路被淹没在齐颈深的水中长达月余之久,甚至逆流而上,向北淹至100多公里外的大城府。

泰国国家灾害预警中心主任也曾透露,受全球变暖的影响,如果不加以控制和治理,“曼谷沉没”可能将在20年内发生。这一说法让人忧心忡忡,但随着时间推移,预警的灾难慢慢被遗忘,好在有不少有识之士开始探索预防机制,如建立蓄水防洪公园等,来留住曼谷。

📍 中国:舌尖上的全球变暖

其实除了上述国家和地区,全球变暖同样也威胁着我们的家园。据国内外各方专家预测,如果不采取积极防御措施,到2050年,上海存在被海水侵入的可能。

由于全球气候变暖逐年严重,科学家们其实是预测过冰盖融化对全球海平面的影响的,具体结果是:格陵兰的冰盖将为海平面贡献5-7米增量,南极冰盖则为60米,合计66米左右。这下对世界的影响就没有那么大了,海水不至于长驱直入到各国腹地,仅仅是在沿海地区造成较大影响。而在这个格局中,中国很有可能成为最大输家。

华北到长三角,以及鄱阳湖、洞庭湖流域全部海侵,珠三角和雷州半岛也全部沦陷,东北失去了沈大两个发动机,出海口转移到铁岭、本溪、鞍山,我国可能是失去精华国土比例最大的大国,和失去了东京大阪的日本差不多。

▲计算机模拟出的全球冰川融化之后的亚洲

此外,全球变暖也让台风范围越来越“北”。8月10日,第9号台风“利奇马”登陆浙江温岭,这是今年登陆我国的最强台风。台风“踏足”之处不仅意味着大风天气,更带来多种灾害,浙江临海全市被淹,永嘉发生山体滑坡......

与以往台风不同,此次台风生成的纬度较高,登陆地点不再“偏爱”华南地区,而是选择华东地区,而后一路向北。接下来,我国的北方沿海地区或将成为台风的“首选”登陆地……

▲2019年第9号台风“利奇马”雷达基本反射率拼图

中国遭了很多全球变暖的罪,也背着更多全球变暖的锅。2019年2月4日,总部设在美国的环保组织“野生救援WildAid”对中国人发出呼吁:少吃猪肉,保护地球。该组织的中国气候项目主管Jen Leung说,只要中国人减少一半的猪肉消耗量,未来十年,中国的温室气体排量可减少将近10%。

这并非首次把全球变暖的锅扣在中国人和猪身上了,早在2014年12月24日,英国《经济学人》发表题为《猪的帝国》的文章称,当今地球上严重的全球变暖大概是中国的猪造成的。

动物养殖和肉类生产、消费与温室气体排放有关,进而影响到全球变暖,这个说法是成立。但人们生产和消费的肉类太多了,猪肉虽占其中首位,但总量不及其他肉类总和的一半。

畜牧业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中,养牛业占了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65%,是养殖业最大的温室气体来源。而且,根据FAO数据,世界人均年消费肉类最高的前10个国家并没有中国。

16年11月22日,德国《新德意志报》报道却称,尽管中国人吃肉在世界上还排不上号,但随着富裕程度的提高,中国人的肉类需求在不断增加。让美丽的地球升温的一个原因,不是你们吃了很多肉,而是我们比从前多吃了一点肉?对于这种结论,小编不是很能理解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美国一头奶牛背着排放气体背包

其实,中国已经提出了一项计划——减少公民的肉类消费量,此举旨在避免全球变暖的努力中产生重大影响。中国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也指出,不仅是中国,全世界都必须减少畜牧业产生的温室气体。

所以,全球变暖一定要怪吃肉太多的话,这个锅还是大家一起背吧!

撰文丨腿毛幽幽

参考丨NYTtravel、科学杂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