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乾隆朝当一名三等侍卫,能挣多少钱?

原标题:在乾隆朝当一名三等侍卫,能挣多少钱?

乾隆以前,侍卫的常例收入包括旗地收入,俸银禄米。乾隆朝俸银和禄米的实际数量没有变化,只是在具体执行上有所细化。如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侍卫告病,至半年后未愈者,停其给俸”,说明在侍卫上之人短病不影响职任亦可给俸。

乾隆以后侍卫常例收入的构成有所变化,侍卫的基本职能是扈从轮值。乾隆朝侍卫扈从轮值获得赏赐基本固定,成为常例的一部分。乾隆十四年“又定,三旗内班侍卫,每旗日给饭银二两,外班侍卫,人各给饭银五钱,贴班侍卫每人给饭银亦如之”。

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奏准,随围之御前侍卫乾清门侍卫等各赏银四十两常川随驻避暑山庄之大门侍卫等,各赏银二十五两”。随围随扈是侍卫执行扈从轮值职能时所获得的固定收入,虽名为赏赐,实际上是一种常例收入。

乾隆以后侍卫的常例收入还包括栓养官马所获得的马乾银和拴马银。乾隆十四年,“凡侍卫月给马乾制钱三千,咨各该旗转行户部支领”、“五十年(1780年)奉旨,三旗侍卫差使繁多,且常随联行围,惟赖伊等力量拴马,当差不无拮据,著加恩于直隶之喂养马匹内,三旗侍卫并仪仗章京每人赏给马两匹拴养,应如何分给拴养之处,著军机大臣定议具奏,钦此。”拴马为官马的两种饲养方式之一,是八旗生计问题出现之后清政府对于旗人生计的一种扶植政策,原适用于八旗官兵,此时扩大到侍卫之中。

此外,在侍卫上行走的世职常例也有所变化。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议准,骑都尉又一云骑尉,年未及岁,补授三等侍卫,准支世职全俸”。世职侍卫若在侍卫上行走,虽未成年,亦可得全傣。世职官是凭借战功获得的勋官,对“年未及岁”的世职侍卫给予优待是对有战功者子弟的厚待政策。

乾隆以前,侍卫的非常例收入包括出征前给的马驼和整装银,还包括行饷月饷和跟役口粮。乾隆以后出征前的武器也由广储司办理“侍卫章京官员人等各赏银一百两……均令整理行装分队驰驿速往,所有需用银两即由广储司照数领给,应领绵甲战箭等项照例迅速办给”。侍卫出征之前兵器甲胄成为出征赏赐的一部分。

乾隆时期战争形势与之前有所不同,侍卫除了要征战前线,还要镇守西域驻防满城,防守卡伦。由于驻防侍卫和卡伦侍卫轮换时间较长,因此侍卫以按年记给的薪水银和口粮取代行饷,成为驻防侍卫和卡伦侍卫的主要收入。在喀什噶尔,蓝翎侍卫十有二人,薪水银九百三十二两四钱,口粮二百三十三石五升有奇;英吉沙尔,卡伦侍卫一人薪水银八十四两,口粮二十石九斗一升有奇;叶尔羌,“侍卫三人,薪水银四百九十二两,口粮百二十二石五斗有奇”,“凡发往勃力人员,除自备资斧者毋庸给与薪水口粮外,其余勃力之原任官弃,量给薪水银口粮以资行走”。薪水银数量较行饷为多,且按年记给,体现了清政府对于往边疆效力侍卫的重视。但总体而言,侍卫非常例收入变化不大。

乾隆以前,侍卫的特例收入主要包括庆典赏赐和校射赏赐,乾隆以后侍卫特例赏赐有所增加。乾隆朝对于在侍卫上行走的闲散宗室,给予赏赐条件有所放宽。“乾隆元年议准,觉罗婚礼给银二十两,丧事给银三十两,自七品官以下至闲散觉罗,皆准给与,其由闲散用为侍卫告退者……亦准给与……六年(1741年)定,故革爵贝子公之子及现任侍卫五品以下官,遇婚丧事皆准给”。乾隆时期宗室婚丧抚恤规范化,数量有所增加,惠及侍卫。

乾隆朝战功赏赐成为侍卫特例收入的重要部分,其中获得巴图鲁名号可以得到丰厚赏银“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奏准,嗣后赏给巴图鲁名号之侍卫赏银一百两,在京者由广储司支领,在军营者该处将军奉旨后,由军营存贮银两内支领赏给”。

侍卫获得巴图鲁名号,在军中便可得到赏银。而世职赏赐和绘像赏赐均需回京方可兑现,这种军功赏赐起到安定军心激励士气的作用。乾隆朝侍卫收入变化中,可见巴图鲁赏银、随围给赏、薪水银和世职全傣。保障了立有战功侍卫的利益,激励侍卫从军立功。

乾隆朝侍卫收入在常例上有较大变动,而在特例和非常例上变动较小。而具体执行情况是否与会典一致尚需考核。奕赓曾在道光十一年五月至道光十六年四月当差三等侍卫六十一月,其《佳梦轩丛著》中所收录《侍卫琐言》是其在侍卫上行走所记录的情况总结,是难得一见的侍卫收入情况的详细记录。其文中可见乾隆以来侍卫常例收入的具体执行情况。

奕赓共当值六十一月中的全部收入。其中罚俸半年,共得俸银三百六十两。“俸米一百八十八石五斗。马口分银二百六十七两九钱七分六厘,马口分钱三百二十七吊零五十文,马价钱二十一吊六百……马豆九十八石。南苑随围盘费钱一吊八百文,西陵随扈盘费银九钱一分。头等参银四次共六十七两一钱,褂银一次十四两一钱。值班饭钱共五十三吊二百五十文。”除了参银和褂银外,此时奕赓的各部分收入均在乾隆朝就己产生。

经简单统计,奕赓在三等侍卫上的六十一个月共得银约七百一十两,得钱四百零三吊又七百文,得粮一百八十八石五斗,马豆九十八石。折算每年应得实际收入约为银一百八十四两五厘,钱七十九吊又四百一十六文,米三十七石,马豆十九石。考虑到道光朝银钱比价、银粮比价,奕赓全部年收入折银约三百两。按乾隆朝钱价,粮价计算则略少于这一数值。

从奕赓的统计中可以看得,年俸依然是侍卫常例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罚俸是惩戒侍卫的重要手段。为避免罚俸侍卫无法当差履职,因此乾隆以后侍卫随围随扈值班当差多有银钱补贴,俸禄之外其他项目较多。

奕赓仅当值五年,期间并未参与战争、经历大型庆典。其所记录的收入主要为常例收入。其中乾隆以后形成的俸从轮值收入、栓养官马所得收入占侍卫总收入的较大比重。说明乾隆朝侍卫收入确实存在较大变化,对后世侍卫收入情况有较大影响。

撰稿/沛昊【读史品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