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借壳”:这次华图教育能第一个吃螃蟹么?

原标题:“创业板借壳”:这次华图教育能第一个吃螃蟹么?

修正药业借壳创业板折戟后,华图教育又来了。8月19日,山鼎设计公告称,华图教育旗下华图投资有意收购上市公司30%股权。若交易成功,华图教育将入主山鼎设计。此前,华图教育曾多次冲击借壳以及上市,不过均未成行。此次有意入主,或意在创业板“借壳”。

8月19日晚间,创业板上市公司山鼎设计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有意转让不超过30%股权,且与华图宏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图投资)进行了沟通。而华图投资,正是公考品牌华图教育全资子公司。

此前,华图教育曾多次试图借壳上市或赴港上市,但均未成功。考虑到华图教育本身与山鼎设计在业务上关联不大,单纯财务投资可能性比较小。因此,投资者普遍认为华图教育将借壳山鼎设计。

今年6月,创业板借壳出现“松绑”的信号。不过,第一个冲击借壳的修正药业,最终上市搁浅。若华图教育成功借壳,将成为创业板第一个吃螃蟹的。

//创业板借壳第一例?//

10年前创业板在深交所诞生,10年后的2019年8月18日,深圳创业板再次迎接“研究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制度,创造条件推动注册制改革”的利好政策。

而在此之前的2019年6月20日,中国证监会发布的“关于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决定(征求意见稿)”。

创业板借壳“解绑”的信号使资本市场掀起一阵巨浪。不久之后,吉药控股公告欲收购修正药业。遗憾的是,这场创业板首例借壳的收购,最终以上市公司披露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结束。

山鼎设计当前市值仅为23亿元,而华图教育估值则在百亿元以上,两者在业务上并无关联,而且根据山鼎设计及华图教育近些年来前者急切的重组意愿及后者迫切的上市热情来看,华图教育或通过山鼎设计实现“分步”借壳。

就在山鼎设计停牌期间,其就与华图宏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图投资”)进行了沟通,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华图投资就是华图教育的全资子公司,其有13起对外投资,同时对其母公司华图教育股权穿透,子公司华图投资就是其进行运作的平台,其经营范围主要就是“以自有资金对教育文化产业投资”,而其他子公司普遍是以教育培训为主。

无独有偶的是在此之前山鼎设计也曾多次抛出转型并购计划,似乎并没,这次华图教育计划入主山鼎设计不是来做财务投资的,或就是将旗下资产装入上市公司,以达到最终借壳的目的,而拿下其控制权也可能就是登陆资本市场的“第一步”而已。

在资本市场公司先变更控制权后再计划资产注入的“分步式”并购可谓是“非常常见”,易主后进行资本运作,注入新晋大股东资产也变得“顺理成章”,与此同时监管层面审核不会太过苛刻,例如之前我大A股的中电广通、天华院等等向各自新实控人收购资产。

与此同时对比前者修正药业借壳失败,吉药控股出现披露违规,而华图教育与之不同的是,采用“分布式”借壳的方式以达到上市的目的,其中最重要的是,这样成功的概率明显要高于单纯借壳。

如果成功,那么华图将第一个创业板借壳上市的公司。

//七年五度折戟//

谈及华图教育,公考的考生不会陌生,而且资本市场似乎更不会不陌生。早在2012年10月,华图教育就启动了IPO辅导,但因当时证监会暂停IPO申报受理,华图教育首次IPO就此不得已被搁置,然而这也开始了华图教育五度冲刺资本市场的历程。

两年以后的2014年7月,华图教育宣布挂牌新三板。2015年4月,华图教育拟作价26.5亿元借壳*ST新都完成“上市梦”,不过可惜的是两个月后却终止借壳了。

面对两次失败,冷静一段时间的华图教育在2017年年初上市的念头再度复燃,筹备之后就拟与扬子新材进行重组,无奈的是再次被终止。

然而没过多久,就在当年5月,华图教育发布公告,宣布重启A股IPO。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4个月之后,新颁布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开始实施,这又一次给华图教育的上市带来变数。这也直接导致让华图教育不得不打消其A股IPO的念头。

不过,越挫越勇的华图教育对资本市场的欲望依旧不减。就在2018年3月,港交所官网披露了华图教育的上市申请文件。不过直到现在,华图教育的港股上市计划仍无进展。

此前的2018年2月,华图教育从新三板摘牌。而根据其在摘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股价(31.33元/股)计算,其市值约为134.5亿元。

现在看来,从华图教育最早的IPO申报算起,两次借壳上市失败,之后再到重启A股IPO及港股上市计划,华图教育在长达7年中五度冲刺上市。

//“公考双雄”间的战争//

“学而优则仕”可以说是被当成的我国就业背景下的劝学之语,也因此公务员培训一直是个不差钱的行业。而华图教育成立于2001年,亦是较早开展公务员招录考试培训业务的机构之一,在中国教育培训行业是有一定分量的公司之一。不过在这个庞大的教育培训市场并非成立较早的华图教育一家占有,2010年2月份,中公教育成立,与华图教育业务相差无几,其营收主要也是来自于公务员招录培训等。

有意思的是,根据相关数据,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华图教育在国内公务员培训领域占领份额为12.7%,排名第二,排在首位就是中公教育,其市场份额约为20.9%,妥妥的演绎这“后来者居上”。

2018年1月,亚夏汽车开始停牌,后续公告中中公教育的借壳上市的资本运作也逐渐浮出水面。在完成借壳后,一年多的资本市场之行也造就了如今中公教育超过936亿的市值。

而且中公教育的业绩要好于华图教育,2016年-2018年,中公教育营收分别为25.84亿元、40.31亿元、62.4亿,与此同时2016年—2018年上半年(全年业绩未公布),华图教育营收分别为18.93亿、22.41亿、13.82亿。

业内人士曾表示,双方在公务员考试培训领域已经竞争十余年,有华图的市场就必有中公。此前双方的规模都相差不大,倘若华图教育能够早几年上市,不排除在规模上超越中公的可能。

现在似乎也能明白,为什么华图教育致死不疲的五度冲刺资本市场了。



面对这“公考”激烈的竞争,华图教育也曾表示,如果我们未能有效地与现有及未来竞争对手进行竞争,或为适应市场趋势及学生需求而做出有效调整,我们可能会失去市场份额,我们的盈利能力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