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三国时代早已盛行的“伪娘之风”

原标题:说说三国时代早已盛行的“伪娘之风”

在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三国时代,除却纯爷们当道,早也就暗藏着不少妖娆多姿的“伪娘”。

当然,其中名气最大的当属晋王朝的奠基者司马懿。当年蜀魏两军相持五丈原,诸葛亮数次令人搦战,司马懿坚守不出。诸葛亮没有办法,于是想出个“阴招”,派人给司马懿送上一堆胭脂水粉,说如果再当“龟孙子”就干脆做女人算了。司马懿也不生气,乐呵呵地说“做女人挺好”,而且还顺势在众将领面前“着女衣、抹脂粉”忘情地秀上一把。

其实,诸如司马懿这般在今世看来有伤风化的“娘们”举动,在当时的魏国,却是件极其普通的事情。因为在曹魏集团的“上层建筑”里,早就开始盛行“伪娘”之风。比如曹操的贴身秘书荀彧就是一个“香不离身”的主。荀彧是个很有才能的人,当年曹操“挟天子以令不臣”的政治纲领就是此君起草的。而且荀彧长相俊美,俊美就难免臭美,好熏香,久而久之身上带香气。《襄阳记》里就有记载,“ 荀令君至人家,坐处三日香”,李商隐也曾做诗:“荀令桥南过,十里送衣香”。“荀令留香”,还在当时传为佳话。

当然,在曹魏一带,热衷涂脂抹粉的,绝不止荀彧一人,就连曹操的儿子曹丕居然也不能例外。《魏志•朱建平传》记载:“帝将乘马,马恶衣香,惊啮文帝膝。”这时候的曹丕已经篡汉称帝。有次曹丕出去游玩,不小心用错了香型。坐骑一下子不太习惯,认为这“香水有毒”,于是狠狠地咬了他的膝盖一口。曹丕有此好,他的亲弟弟曹植也是不甘人后,《魏略》有这样的记载,“太祖遣淳诣植,植初得淳,甚喜,延入坐,不先与谈。时天暑热,植因呼常从取水自澡讫,傅粉。”说的就是某日曹植一好友来访,我们的这位大才子为了不失体面,赶忙打开“化妆包”在脸上补妆一番。

如此看来,曹操这人还真是“杯具”。自己戎马一生何等英雄,没想到亲儿子们居然全都热衷COSPLAY扮“伪娘”,甚至连领养的干儿子也染上了此等“毛病”。“何郎傅粉”这个成语,说的就是曹操干儿子何晏的故事。何晏跟曹植一样是个文艺青年,而且还是个挺“粉嫩”的文艺青年。“美姿仪而绝白,行步顾影”,讲的就是何晏这人是个小白脸(好像搞文艺的都是这副长相,比如“酵母”郭敬明),还有点“娘娘腔”,走起路来一摇一摆屁股晃得很厉害。而且,何晏还有个优雅的习惯,就是“粉扑”不离身,为此时人称之为“傅粉何郎”。《世说新语》就有记载:“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试,色转皎然。”讲的是魏明帝曹睿觉得何晏白的离谱,想瞧瞧这位干叔叔卸妆的样子,于是大热天派把他找来,赏赐他热汤面吃。不一会儿,何晏大汗淋漓,只好用自己穿的衣服擦汗,可他擦完汗后,脸色显得更白了。可以看出,何晏天姿确实白嫩,涂脂抹粉仅是“锦上添花”而已。

可见,曹魏一方“伪娘文化”当道,皇亲国戚皆有此好。真不知,当初远在西蜀的诸葛武侯频频出师北伐,是不是就是恐其“朝廷”阴柔之风太甚,伤了大汉的风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