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草木之美: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 | 知书

原标题:东方草木之美: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 | 知书

△ 纪录片《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预告片(董卿配音)

利玛窦曾经感慨:“毋庸置疑,这个世界上,除了这个王国,再也找不到其他拥有如此丰富动植物品种的国家了!”(《利玛窦中国札记》)事实上,在这位意大利传教士1583年踏上中土之前,中国草木已经在世界其他地方开枝散叶了数千年——从水稻的栽培到饮茶风尚的形成,从古罗马人对丝绸和桑树的神奇异想到近代西方对瓷器花纹的追捧,从衣食住行到生活美学,从文学想象到艺术创作,中国植物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生根发芽,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深深影响着人类。

中国人爱草木,不仅在于草木的实用价值,更在于我们数千年来赋予这些植物的文化内涵。世界上抒发对花草树木的喜爱之情,中国古人是最早的,我们从两千多年前的《诗经》和《楚辞》开始就确立了颂咏植物的文学传统。

我们关于草木的最初记忆是对农作物的驯化。在经历了采集和渔猎的时代后,先民们已经开始种植粟米、大豆、水稻等农作物。中国农业对世界最大的贡献莫过于栽培水稻,考古人员在湖南发现了距今一万多年前的人工种植的古稻。等水稻在中国广为栽种后,便逐渐向西传播到印度,中世纪引入欧洲南部。而今我们依然在培育着更高产的杂交水稻,帮助全世界解决着粮食短缺的问题。

△ 克什米尔商贸职业图集中的插秧和收割水稻,可以看到起源于中国的水稻在南亚地区传播

历史上,影响力能远及欧洲的第二种中国植物也许要属桑树了。中国人很早就开始通过种桑养蚕来生产丝绸,张骞经略西域后,丝绸就一路西行传到了古罗马,在当时比金子还贵。长期以来,欧洲人不知道丝绸是怎样诞生的,不少人相信这是一种长在树上的植物,而中国人能用特殊的梳子把丝梳理下来。公元6世纪,东罗马帝国的查士丁尼大帝还曾发起过一场商业机密的窃取行动。他派遣两个僧侣来到长安,一路长途跋涉,克服种种困难,终于把蚕和桑叶回了欧洲。

△ 水彩画:桑叶上的蚕、丝茧和飞蛾(1820年)

西方人针对中国植物的“商业机密窃取”更多地发生在近代。新航路开辟前,马可·波罗对中国的描述就加剧了西方对于东方的幻想,但15世纪奥斯曼土耳其的崛起和明清推行的闭关锁国政策,让幻想始终无法照进现实。

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中国茶被端上了英国人的餐桌,英国逐渐形成了“下午茶”的饮食文化。19世纪中叶,当鸦片战争迫使中国打开了闭关锁国的大门,顶着“植物学家”头衔的罗伯特·福琼开始进行针对茶叶的“商业机密窃取”活动,1842年他首次被派往中国,穿上中式服装伪装成大清子民,非法地搜寻茶树和新的花卉品种,并找到了茶叶的秘密。

△ 大英图书馆馆藏图画:茶树(约1800年)

福琼和他的后继者们将茶种带到印度和斯里兰卡,培育出更加适合英国人口感的红茶,后来随着茶叶产量的提升和全球贸易的深入,这种饮品很快就传播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除了茶叶,在同一时期深得西方人喜爱的还有瓷器上的各种植物纹饰以及中式花园。1757年,威廉·钱伯斯勋爵出版的《中国房屋设计》引领了中式园林在英国的风潮。最早运抵欧洲的是从广东苗圃里培育出来的山茶、牡丹、菊花和兰花、杜鹃和紫藤等盆栽,中国植物全方位地“改造”着欧洲的生活方式。

△ 水彩画:中国富商花园(1800-1805年)

当然,在园林文化的输出上,中国也一直影响着近邻。伊斯兰园林最佳的图像记录——波斯细密画中也出现过一些高大的常青柏树与婀娜的柳树或开花树相映成趣,这很可能受到了中国园林的影响,因为在当中可以看到红色的中式围栏和门廊;如今在世界各地都很受欢迎的日本“枯山水”,实际上很容易看出中式庭院及禅宗文化的影子。

到了现当代,中国植物也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影响力,但有时这种影响并不比古代更能打破偏见和异想。例如,一些欧美学者会将杏之于中国教育的象征意义“放大”,因为他们知道孔子曾设立“杏坛”讲学,因此便自然地将杏与教育挂上了钩,事实上在中国文化中确实有这种隐喻的存在,但这一点似乎都快被我们自己淡忘了,一如美国意象派诗歌的代表诗人艾兹拉·庞德在《诗章十三》中借孔子之口所云:

这杏树盛开的花朵
从东方飘到西方,
我已尽力不让这杏花飘散。

如果你想更加深入地了解中国植物,不妨翻一翻下面这几本书吧。

△[英] 西莉亚·费希尔 《东方草木之美》 王瑜玲译 未读·探索家 2019年7月

今日西方庭园中矗立的花草蔬果,许多都是从中国引进的。在漫长的上千年岁月中,这些植物漂洋过海,横穿大陆,随着收藏家和商人被带到西方,源源不断地刷新着当地人的认识。西莉亚·费希尔从西方的视角介绍了牡丹、兰花、竹、艾草等数十种远道而来的中国植物,每种植物都搭配有属于它们的东方故事,以及从古籍、手稿及绘画里挑选出的珍贵图片。

△ 同名纪录片创作团队《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 趣想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9年8月

北京世园会在今年推出了《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这部惊艳世界的纪录片,这是一部“植物寻宗记”。摄制组花费2年多时间,遍访27个省市地区和7个海外国家,跨越科学、历史、地理、文化、哲学等领域,探访30余种从远古走来、改变人类命运乃至整个地球的中国植物。如今图书版《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即将问世,我们终于可以在谈及这个话题的时候,捧起此书,如数家珍。

△ [英] 简·基尔帕特里克《异域盛放:倾靡欧洲的中国植物》 俞蘅译 南方日报出版社 2011年3月

在中国植物过去数千年中影响世界的地图上,欧洲人无疑是最有发言权的。丝绸之路敲开了东西方交流的大门,而新航路的开辟则带来了新机遇。英国曾掀起过了一阵狂热的“中国风”,食物、园林、艺术品中涌现出大量的中国元素。鸦片战争后,欧洲人或以商贸,或以走私,或以掠夺的方式,终于让中国植物“盛开”在欧罗巴广袤的土地上,这也是一部独特的植物“西游记”。

△ [清] 巢勋(临本)《白话芥子园》 孙永选、刘宏伟译 华夏出版社 2019年3月

《芥子园画谱》成书于康熙年间,由芥子园的主人李渔刻印成书。《芥子园画谱》不仅是古代孩童学画的启蒙书,也是中国画的大百科全书,山峦建筑、草木花卉、飞鸟鱼虫,各式各样的现实形象或简或繁,跃然纸上。这套《白话芥子园》使用更加浅显易懂的白话文,让你领略到兰竹梅菊、花卉翎毛中透出的中国文人对于东方草木的审美情趣。

△ 潘富俊 《古典文学中的植物图鉴》 九州出版社 2018年9月

从《诗经》《楚辞》到《唐诗》《红楼梦》,从成语典故到诗词歌赋,你能脱口而出多少种植物?“古典文学中的植物图鉴”系列以自然科学与古典文学邂逅的创意,用图解的方式介绍了上述作品中的诸多植物,让读者在领略中国传统诗文意境的同时,能形象地看到所涉及的各种草木,不但能积累丰富的知识,更能借着相同的草木,穿越千年与伟大的诗人、文学家们同心共感。

△ 杨常伟 《农业史话》 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2019年4月

谈起植物,也许你会对梅兰竹菊侃侃而谈,也许会对奇花异草啧啧称奇,但有一类植物却常被忽略,那就是我们每天都离不开的粮食。这些农业作物在文明诞生前就被先人们栽培、改良、烹饪,如今已成了每个人生活的必需。本书从历史的角度梳理了中国农业的发展变迁,也在提醒着我们不要忘却这些在历经千百代之后已经融为我们骨血,并且影响着整个世界人口增长与变迁的植物。

△ 汪曾祺 《人间草木》 浙江文艺出版社 2019年7月

中国人的草木,是现实的草木,亦是人格化的草木。这些伴随了我们千百年的植物,或在生活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或象征着某种特殊的品行,草木虽是植物,亦有“人格”。宋人说,凡有水井处,皆能歌柳词;翻一翻汪曾祺的这本小书,或许便是,凡有草木之处,皆能品得人间百态。

(文 / 俎燚楠,编 / 任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