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国画书法“名家班”热的背后

原标题:观察 | 国画书法“名家班”热的背后

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大众文化的兴起和文化消费意识的觉醒,中国艺术趋向市场化。不规范的市场机制让不少名不见经传的当代艺术家,在一夜之间爆红。一些带“国字头”头衔的“名家”开始坐不住了,借助研究机构、画院、媒体等平台办起了“名家班”,以不菲的收费价格广收“高徒”,并迅速得到了梦想“成名成家”的一大批业余画家的呼应。

由于历史的原因,大众的审美水准曾经一度陷入低谷,当前刚刚处于恢复阶段,仍然缺乏最基本的美学素养和审美判断,因而很难辨别美术作品的高低雅俗,往往只关注作者的知名度,而不过问其学识,在乎作者是某某的弟子,而不关心其真正的专业水平。这给“名家班”的泛滥创造了契机。不久前有报道,北京某艺术研究机构培训中心举行年度开学典礼,某“中国画名家”依托艺术期刊在全国物色“传入”,某画院“名家工作室”秋季班结业展隆重开幕近又闻某“名家班”第二届招生火热报名中,等等。看来,“名家班”日益盛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美术办学本来是艺术院校或美术培训机构该忙的活,如今研究院、画院、艺术媒体等都一窝蜂地办起学来。艺术机构在出色地完成自己分内之事以后,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适当地为社会做些服务应当是好事,收点费用也理所当然。然而这些部门是否具备办学的基本条件和资格?办学质量是否有人监管?高额的培训费是否物有所值?办学热的背后到底是真心地服务社会,还是纯粹利益的驱使?

古代名家都是真才实学、博古通今,其艺文情真意切、笔酣墨饱,且品行端正、品性高洁,能够以德感人、以行育人。而今不少挂名主席、院长的所谓“名家”与之相比,往往既缺乏广博的知识结构,更不具备应有的师德,却娴熟于官场的游戏潜规则,擅长于左右逢源地混迹于某些文艺圈,名誉越来越多而品德越来越差,名气越来越大而修养越来越差,地位越来越高而水平却越来越差。“名家班”的教学模式名义上是一种旧式的师傅带徒弟的手艺传授制,而实际上往往并非都是“名家”亲授。忙于各种应酬的“名家”大都会让一些助手顶替上课与管理。这种办学模式,常常缺乏基本的教学设施和专业资源,缺乏合理的师资配备,更缺乏较为系统的教学规划。在这样一种学习环境中,学员出现知识结构的短缺和审美的局限性,或者出现艺术观念的狭隘与偏见,自然在所难免。

“名家班”收费一般都在数万元以上,而上课时间常常只有几个月。学员参与“名家班”的动机多种多样,有去镀金的,有向“名家”“拜码头”的,有梦想进入美术“圈内”的,有去找商机卖画的……在短短几个月的学习时间里,“名家”匆匆而来,亮个相后匆匆离去。前呼后拥的学员们觉得机会难得,往往来不及关心专业的问题,而是忙于合影,忙于求签名。接下来,如获至宝的学员们就用这些与“名家”的合影图片在各种期刊上,或以“名家班”集体的名义,或以个人的名义,整版、整版地宣传造势,抬头都是“名师高徒”、“某某传入”等等耀眼的大标题。学员借“名家”沾光,“名家”则名声更大了。尽管大多数学员的名字,“名家”往往都不一定叫得上来,但师徒关系毕竟建立了,有亮闪闪的证书为证,有令人羡慕的合影为证,从此步入有“门派”的“专业画家”行列。这些名头在圈内人看来或许不屑一顾,但在大众眼中是颇有分量的。渐渐地,许多“名家班”演化为一种“作秀”。在这场“作秀”中,组织机构和“名家”往往名利双收,学员们自然也不吃亏,不但拜了“名师”,结交了“圈内”的朋友,而且可能从此悟出了混迹官场的“要诀”,解开了成才得道的“秘籍”。看来,无论是组织机构,还是名家和学员,都从中获取了各自的利益。原来,“名家班”的高额费用果然“物有所值”。

从“名家班”中培养出来的一批又一批艺术家,一旦接过“名家”的“衣钵”,熟练地掌握“成功”的“要诀”和“秘籍”,并且顺利成为令人仰慕的“圈内”艺术家,甚至一跃成为新一代的“名家”,那么,作为“名家”的师傅自然就要被弟子们奉为“大师”了。在由这样一种“成功学”理念支配下的游戏规则中,那些不懂“江湖规矩”又缺少人脉资源,只顾忙于埋头钻研、虔诚探索的艺术家,无疑只有在激烈的竞技中被“逆淘汰”。

中国美术整理

来源:直击书坛

文章均源自作者原创稿件及互联网筛选,精编整理公益分享。我们敬重原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时注明来源。若因客观条件所限未知原始出处或作者的请原创人与我们编辑联系及时标注或删除。青州画廊联盟(qingzhouhualang

推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