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欧大陆上的昙花一现——蒙古西征与四大汗国

原标题:亚欧大陆上的昙花一现——蒙古西征与四大汗国

十三世纪初,蒙古乞颜部首领铁木真统一了蒙古各部,被推举为成吉思汗,自此蒙古帝国开启了浩浩荡荡的扩张之路,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三次西征。

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一次西征还要从西辽政权说起,这个由大石林牙( 耶律大石)重建的中亚国家进入十三世纪后趋于鼎盛,也因此皇帝耶律直鲁古开始逐渐膨胀,苛征苟敛,连年用兵,同时原本处于其统治下的已经伊斯兰化的花剌子模正在摩诃末苏丹的带领下走向统一并企图独立,奈何战斗力不够屡战屡败,直到1210年才在当年大唐军队被击败的怛逻斯地区取得大胜,西辽情势急转直下其他附属国趁机纷纷叛离,耶律直鲁古也被曾依附于他的乃蛮部首领屈出律篡权,不久忧愤离世。

西辽的衰落对其东边邻居蒙古来说不啻重大利好,1218年成吉思汗派名将哲别西征,其实当初屈出律投靠西辽就是因为自家地盘被蒙古抢了从而留下了心理阴影,这时节见到心理阴影卷土重来,哪里还有半分斗志,当即开溜,可惜屈出律毕竟不是运动员出身,因为跑得不够快而被逮住处死,西辽就此彻底凉凉。

但这仅仅是蒙古西征的序曲,更确切地说哲别只是为了成吉思汗自己亲征清扫道路,后者真正的目的是花剌子模,就在三年前成吉思汗答应摩诃末的友好通商请求,还派出一支约500人的商队作为使团,熟料这商队刚抵达花剌子模的边境城市讹答剌(今哈萨克斯坦齐姆肯特市西北),地方总督竟然因为贪图财物将商队诬陷为间谍,没收财货,并杀了上百名商人,彼时成吉思汗正在专注于对金作战,所以只派了三名使臣去交涉,结果对力量一无所知的摩诃末不但不承认此事,反而杀了正使并剃了两位副使的胡子将之押送出境。

铁木真这辈子大概最不喜欢被人蹬鼻子上脸,所以等哲别扫平了西辽,他遣木华黎总领伐金事务,自己亲率大军西征。

花剌子模迅速崛起的另一面是尚未妥善处理内部的两大矛盾——一是国内民族成分复杂,各族冲突时有发生;二是王权与教权不融洽,伊斯兰化势力与世俗政权发展存在分歧。结果蒙古铁骑甫至花剌子模就开始内讧,成吉思汗让哲别引军赴阿姆河上游,佯装从南方切断其后勤,等摩诃末上当,派主力追击成吉思汗就粉饼思路大举进攻,长子术赤、次子察合台、三子窝阔台、四子托雷如狼入羊群一般长驱直入。1220年3月攻克花剌子模都城撒马尔罕,摩诃末仓皇西逃并于年末病死途中,其子扎兰丁收拾残兵打算反击,但终究敌不过蒙古大军,一败再败逃入印度。

此后两年蒙古平定了花剌子模各地的反抗,第一次西征结束。

剑指欧洲

第二次西征发生于金国灭亡后,前次西征蒙古就曾遭遇俄罗斯诸公国的进攻,如今金国已灭,继任大汗窝阔台决定是时候安排一下这群小老弟了。

1235年术赤的长子斡尔达、次子拔都、察合台长子拜答儿、窝阔台的长子贵由、托雷的长子蒙哥各统本王室军出征,万户及以下各级军官也都派自家长子随军,史称"长子西征"。

1237年春天,远征军占领了伏尔加河与乌拉尔河之间的地区,可笑俄罗斯诸公国之间素来不和,面对强敌仍然"各扫门前雪",以至于当蒙古骑兵高速挺进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太像样的抵抗。至次年二月弗拉基米尔、罗斯托夫、特维尔等十几座城市相继被攻陷,蒙哥和贵由的部队更是打通了高加索南北交通线,让蒙军向西杀去,十二月攻至克里米亚半岛,继而杀入今天乌克兰境内。

1240年蒙古大军包围基辅公国大公米哈伊尔弃城逃往波兰,不久加利奇公国也城破人逃。翌年蒙古军队兵分两路开始进攻波兰和匈牙利,三月北路军进攻波兰,攻陷其首都克拉科夫,杀向西里西亚,大公亨利二世誓死抵抗然后战死沙场,四月南路军大败匈牙利攻占其首都佩斯,六月两路军队会师并进军捷克、斯洛伐克等地,直到1242年初,窝阔台去世的消息传到前线,大杀四方的蒙古人才转身东返,留给欧洲人一片心有余悸。

杀至尽兴

第三次西征的原因说起来与传说中的"山中老人"还有些关系。

伊斯兰教什叶派有一个神奇的分支名叫尼扎里耶派,这个名字很陌生但其俗称就比较有名了——阿萨辛派,初代伊玛目哈桑·萨巴赫在里海南岸的山峰之上修著阿拉穆特堡(鹰巢)并以之为中心建立政权,靠传教、暗杀、掠夺来巩固和发展,正因为这种极端的生存模式,至十三世纪它们毫无顾忌地袭击了蒙古商旅。

很明显,上一个这么干的国家坟头草已经几米高了,1253年托雷之子蒙哥继任大汗,他派弟弟旭烈兀率十万大军出征。1255年大军抵达撒马尔罕,翌年春兵渡阿姆河,攻入这个在中文文献里被称为木剌夷的国家,从铁蹄入境的那一刻起,阿萨辛派的结局就已经注定。冬天其国投降。

既然来都来了,只打下这么一个小国怎么尽兴,旭烈兀把目光瞄向了不远的阿巴斯王朝。1257年9月旭烈兀分兵三路向巴格达方向挺进,次年一月将之包围,哈里发穆斯亲率群臣投降,阿巴斯王朝灭亡。可能对打仗这事有瘾,旭烈兀继续率军西进,1260年1月他占领阿勒颇城,4月又攻占大马士革,直到蒙哥去世的消息传来,他才名大将怯的不花率两万军队继续攻打叙利亚各地,自己挥师东归,直到主力尽撤,伊斯兰势力才重新燃起,9月埃及马穆鲁克王朝五万大军与蒙古人在大马士革之南展开激战,怯的不花战死蒙古军终于尝到失败的滋味,马穆鲁克王朝趁机占据大马士革将叙利亚纳入囊中,蒙古三次西征就此结束。

四大汗国的前世今生

蒙古帝国从1217年到1258年前后近半个世纪的三次西征,使其版图东起日本海、西抵地中海、北跨西伯利亚、南至波斯湾,但忽必烈与阿里不哥争位后蒙古帝国在实际上开始分解,除了统辖中原的元朝外,另有四个蒙古政权,分别是金帐汗国(又称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伊儿汗国。

1225年成吉思汗将已经征服的土地分成三个"兀鲁斯"(专指蒙古各汗、王的封地)分给三个儿子,令他们分帐建国,长子术赤领有已经被征服的花剌子模和康里国故地,他死后封地由其子拔都继承,1242年拔都为统帅的长子西征结束后拔都回师东归,途中他听闻窝阔台之妃想要扶立长子贵由为大汗,虽同为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的才干、名望、成绩都胜过贵由,加上二人素来不和于是拔都称病不参加忽里台大会,他率部移驻萨莱(今哈萨克斯坦阿克托别市一带)并将西征中所占土地划归己有建立了钦察汗国。

因拔都的帐顶为金色有意,又称为金帐汗国,与之相比受成吉思汗所封占据西辽和畏兀儿(高昌回鹘)故地的察合台汗国,以及地处原乃蛮部故地的窝阔台汗国都要相形见绌。

这种格局不久发生了变化,1260年忽必烈与阿里不哥争夺汗位,察合台汗国和窝阔台汗国选择支持后者,刚结束第三次西征甫返抵波斯的旭烈兀支持前者,忽必烈为回应这唯一的支持,便册封旭烈兀为伊儿汗,将阿姆河以西直到埃及边境的波斯国土划归其统治,是为伊儿汗国。

此后的四年中蒙古帝国虽然明面上只有两人争位,但私底下两大派系摩擦不断,比如上文中旭烈兀留在叙利亚的军队,被埃及马穆鲁克王朝攻击导致大将怯的不花战死,旭烈兀很想报复奈何钦察汗国同马穆鲁克王朝结盟限制伊儿汗国,甚至在1262年钦察汗国为多的阿塞拜疆地区突然进攻伊儿汗国,是役历时两年虽以钦察汗国战败告终,但也为这俩蒙古汗国日后的冲突埋下祸根。

至1264年阿里不哥战败投降,经历了互相攻击之后的黄金家族分裂的大局已定,四大汗国开始各自为政,若大家能相安无事倒也不负恩泽,可惜动乱总是像晴空万里又暴风雨骤至,因为当年成吉思汗曾说"只要窝阔台有一个吃奶的后代,都比其他人优先继承",是以自汗位转入托雷一脉后,窝阔台后裔始终不服不忿,深谙内情的忽必烈遂派察合台的后裔八剌返回汗国争位,以期使之内乱,自己好集中精力攻灭南宋。

可谁曾想八剌这一回家竟然很快与窝阔台之孙海都和好,他俩和钦察汗国在塔拉斯河会盟,公开指责忽必烈已被汉化,宣称自己要对其用兵以恢复游牧本性,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所以忽必烈现实集合兵力在别失八里(位于今新疆吉木萨尔境内)击败海都。

至元十二年(公元1274年)又遣大军西征,途中一位名叫脱脱木儿的将军因给养分配不公而叛逃,主帅派蒙哥之子失烈吉前去征讨,可谁又曾想失烈吉被脱脱木儿策反竟也叛逃,甚至抓了主帅交予海都,双方合作出兵漠北"寇抄诸部,掠祖宗所御大帐以去。"至元二十四年(公元1286年)海都又趁着元军主力外出,发兵进攻哈拉和林,但等忽必烈率军返回他又溜之大吉,可见他所谓的"恢复游牧本性"变成了纯粹形式上的口号,但没有通过这种战术获得任何实质上的成果,更没有借此机会积攒与元军正面硬刚的实力,等忽必烈驾崩数年后,海都一位自己终于可以制霸天下了,他集结全部兵力再次发兵攻元,可结果他被元成宗的侄子海山打得屁滚尿流,自己身负重伤在回师途中去世。

他这一死,窝阔台汗国内部就也开始了争夺汗位相互厮杀,最终四分五裂。1309年海都之子察八儿携属下部落归顺元朝,窝阔台汗国灭亡。

结语:蒙古铁蹄下的烟尘

回顾上述西征,13世纪蒙古帝国的对外扩张堪称为人类军事史上的奇迹,但当我们回到战场,往往能发现这种"酣畅淋漓"的背后是蒙古先屠城威慑,然后收编敌国敌军或组织其青壮上阵用以做前锋或者攻城,若遇上难以速克的对手则常用运动战调动其主力,然后以高机动性击穿其战线,这使得蒙古军队不会陷入眼中的战损减员或后勤短缺等情况。再具体地分析还有马种、装备、制度、气候等很多因素。

后世人常常钦慕蒙古战绩或是像"在现场"一样畅言刀兵,对此我们提请大家注意一个很简单却也很沉重的常识,今人能够在这里谈笑风生分析战争,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我们的祖先侥幸地没有惨死蒙古人的兵锋。

而若说上述纷乱是蒙古内部的问题,其他汗国的末路就更复杂了些,被蒙古用军事征服的地区本就民族繁多,宗教问题突出,加上蒙古人一直不擅长解决继承权问题,所以这些矛盾集合在一起就导致内乱迭起。

1321年,察合台汗国分为东西两部分,1262年西察合台汗国的地方实力派埃米尔·帖木儿起兵反对蒙古上层贵族,并逐步掌握了汗国大权,甚至扶植傀儡大汗,三年后他平定了国内纷乱遂杀死傀儡,自己称帝建国史称帖木儿帝国。

与察合台汗国类似,伊儿汗国也于1335年分裂成四个独立政权,至14世纪末它们又相继被帖木儿帝国吞并。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14世纪末金帐汗国也逐渐走向衰败,原来通过军事征服的花剌子模、克里木、保加尔等逐渐分裂出去,加上帖木儿帝国扩张期间频频袭击,至15世纪终于走向了分崩离析的老路,它先后分裂成西伯利亚汗国、喀山汗国、克里米亚汗国等政权,1502年连最后残存的土地也被克里米亚汗国吞并。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个半世纪之后,这些汗国又被纳入沙皇俄国版图,蒙古通过强势征服获取了空前庞大的疆域,在马背上打天下却不能在马背上守天下,四大汗国统治期间,没能在制度、民族、经济、文化上形塑长期有效的共同体,这种动荡的物质基础最终使得上层建筑逐渐走向其难逃的结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