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圈迷惑行为大赏

原标题:导演圈迷惑行为大赏

《加零姐(jialingjie6)原创内容禁止未经许可的转载,转载及合作请邮件18310230939@163.com联系。欢迎把文章分享至朋友圈》

前两天,话题#滕华涛称用错了鹿晗#上了热搜。

这个热搜迅速引来一波吃瓜路人的议论,大部分人表示:你《上海堡垒》一部3.2分的电影,不怪剧情不怪特效不怪自己,居然怪演员?

到底滕华涛的原话是怎么说的呢?

滕华涛在采访中,先表示自己对鹿晗没有任何意见,演员是自己挑的,戏也是自己过的。可是——“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里”

虽然整个话没有说鹿晗演技不好,也没有说因为鹿晗所以电影不好,可这“不适合”就挺微妙的。

毕竟电影上映前,在综艺里说鹿晗特别适合的也是他。

而从《上海堡垒》整个表现来看,路人的评价大多是“烂得很平均”,鹿晗人设没立住,最大问题还是剧情和各方面细节的问题。

所以说,滕华涛这样的回应,真的没有甩锅的嫌疑吗?

虽说电影导演总是藏身在镜头后面,是戏剧的幕后制造者,但有时候导演们“戏精”起来,迷惑行为也是一套一套的,除了“用错鹿晗”的滕华涛,以下这些也堪称代表人物。

“状告豆瓣”毕志飞

在这场《上海堡垒》“分锅大会”中,《逐梦演艺圈》的导演毕志飞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结果围观路人都表示,《逐梦演艺圈》这剧本这评分,真不是冤枉你……

当年,电影上映,创下了“豆瓣最烂电影”2.2的历史性评分。

面对耿直的观众,毕志飞生气了!他认为自己花了十二年的心血,只一天就被豆瓣给毁了!

于是他不仅向豆瓣发了交涉函,还给国家电影局写了一封信控诉豆瓣的行为。

在信里,毕志飞表示,豆瓣是一个外商独资企业,以“毒舌攻击、恶意践踏国产电影,攻击体制”等方式“收取保护费”敛财和聚集粉丝。

换句话说,“不是我的电影不好!都是境外势力搞的鬼!”

抱着“坚定的维权态度”,毕志飞还起诉了豆瓣。

在毕志飞心里,他的《逐梦演艺圈》不仅不应该被评分2.2,更应该在金鸡百花和戛纳上拥有姓名。

反正不管观众骂不骂,他已经将理想付诸实践,立项续集,誓要向世界证明,他毕志飞不认输!

“观众不想懂”毕赣

相较因为口碑创新低、评分低开低走而迁怒豆瓣,闹得沸沸扬扬的毕志飞,毕赣对于《地球最后的夜晚》上映后口碑跳水,只是淡淡在采访里怪了一句“一部电影想懂是不可能不懂的,大家愿不愿意懂这是一个问题。”

他表示,“大部分是因为我们的阅读障碍、习惯造成了我们阅读起来说不懂。”所以观众为啥不懂,说来说去是观众自己不愿意、阅读能力不行?

其实说白了,《地球最后的夜晚》就是毕赣自己想拍什么就拍什么,也许最该让人诟病的还是“一吻跨年”的营销,不少人在这场营销中对这部电影产生了另一种期待,结果进了电影院却期待落空。

就像不少网友说的,在跨年夜寒风中,自己花钱买票看的电影,看完不喜欢还要被文艺青年指责……这感觉换谁都要觉得憋屈。

“十年没人懂”陈凯歌

可能没有多少人会记得,十四年前,陈凯歌也曾说过类似“迷惑”话语。

当年《无极》上映,全网嘲陈凯歌拍了一部“顶级烂片”,甚至还有人解说了一段名为《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短片(这个短片也是当年神作了)

面对扑面而来的负面评论,陈凯歌无奈的向观众说道“《无极》这部电影,十年之内没人看懂。”

如今十四年过去了,不知道有多少观众翻案呢?反正《无极》在豆瓣上依然属于烂片的行列。时间推移,看来也不能让一部烂片变成神片。

以上行为,主要都是在电影上映前后这段作品集中曝光的时间内,导演的应激性迷惑行为;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导演都是埋头做作品的,这必然也就引发一系列导演在做作品时的技术性迷惑行为。

“忘记关机”毕赣

没错,又是毕赣。从《路边野餐》声名鹊起,到《地球最后的夜晚》口碑跳水,毕赣可谓“成也长镜头,败也长镜头”了。

在《路边野餐》里,毕赣一段42分钟的超级长镜头,被网友们赞誉为“堪称可载入电影史册”的镜头运用,有人在这里面看到了浑然天成的自由,有人在这里看到了梦幻……更多人是对导演的创新手法表示肯定。(当然也有人表示,看晕车了)

而在《地球最后的夜晚》里,超级长镜头时长从42分钟变成了60分钟,从2D变成了3D,这下观众就不买账了,有说导演炫技,有说导演单纯追求长镜头的符号性、缺乏剧情内涵的,更有网友说,如果镜头长短决定牛不牛逼的话,家门口监控录像可以拿奥斯卡了。

当然,对于毕赣的长镜头运用,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但小姐姐最喜欢的还是李诞在《吐槽大会》上开的脑洞:他就是忘记关机了。

“买不起设备”娄烨

这当然不是说娄烨真的买不起设备,而是他在电影技法里两项让人十分迷惑的行为。

如果说毕赣是在长镜头中漫长的晃动让人晕车,那对于导演娄烨来讲,他的电影就是离不开欲说还休的晃动。

娄烨电影里标志性的晃动和模糊,甚至被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拿来作为营销话题点,网上开始了一波“看电影要带呕吐袋”的趣味调侃。

当然,作为文青最喜爱的文艺导演之一,面对娄烨的晃,你通常不能直白的说“太晃,观感不好”,而只能用一连串高深的感性的语言去描述这些晃的镜头,尽管你内心可能在默默OS:娄烨是不是买不起滑轨和斯坦尼康。

娄烨另一个买不起的设备可能是监视器——在拍摄过程中,娄烨不喜欢看监视器,也不愿意让演员看回放,这使得第一次跟他合作的井柏然甚至想自己掏腰包买一个……这下不仅仅是让观众迷惑的行为了,连演员都迷惑了。

“一镜等一年,一剪全变脸”王家卫

说到元老级技术性迷惑本尊,以拍戏超慢、剪出来“演员都不认得”著称的王家卫当然必须拥有姓名。

王家卫拍电影很慢很慢,他拍《一代宗师》花了12年,《2046》花了5年,《东邪西毒》花了2年。(咦,居然才两年?!)

拍《一代宗师》的时候,有一场戏在北方大山里拍摄,零下30多度,下着雪。章子怡一遍一遍的演,王家卫就一直等,等着监视器里出现自己想要的镜头。

后来这场戏还是没有拍完,王家卫就等了一年,等到这座山里大雪再次下起来的时候,再进山拍摄。

王家卫说“功夫是时间”,所以他特意在拍《一代宗师》的时候,给张震安排了一个八极拳师父,让他去练拳,一练就是三年。

拍得慢并不是王家卫唯一的迷惑行为,也许对于很多演员来说,跟王家卫合作会没有安全感和确定感,因为他没有剧本,而拍很久也未必能保证自己有镜头。

像跟王家卫合作过的梁朝伟、张曼玉、刘嘉玲等等等等,都曾在采访中表示过,跟王家卫合作最累,因为你不知道他想要什么。

比如刘嘉玲在《阿飞正传》里一场擦地板的戏擦了27次,直到满头大汗热气都要蒸腾出来了,王家卫突然说“对了,就是这个感觉”。

梁朝伟还曾对张艺谋说过,《东邪西毒》里他以为自己演的是东邪,结果成片剪出来变成了西毒。

如此高深的迷惑功力,但又能让演员们都期望着跟他合作的导演,怕是除了王家卫无人能出其右了。

不管导演是要迷惑观众、市场,还是迷惑演员,小姐姐觉得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们“有所求”——有对观众反馈、票房市场的需求,也自己有对作品表达的要求。

像王家卫这样,导演们对自己有要求,这是好事。而对于某些导演来说,自己拍出来了市场反馈不好不先想想自己局限在哪里、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一上来就是怪市场、怪观众甚至怪演员,这就很滑稽也很闹剧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