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版《我不是药神》:人性的伟大,不是在天堂传递福音,而是在地狱散播希望

原标题:美国版《我不是药神》:人性的伟大,不是在天堂传递福音,而是在地狱散播希望

《我不是药神》可以说是中国现实主义题材的佳作,而在它之前,有一版美国的我不是药神——《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用更尖锐、更锋利、更深刻地表达,揭开了社会的伤疤,也让人看到人性的伟大。

1992年,罗恩·伍德鲁夫去世了,这距离医生确诊他患上艾滋病只能活30天的大限已经过去了2557天。在这七年左右的时间里,罗恩经历了否认自己的患病、恐惧焦虑、抑郁消沉、接受并积极的治疗的一系列心里阶段。

在一个变性异装癖病友的帮助下,在墨西哥寻找到了FDA还没有批准使用的药物,并成立了“达拉斯卖家俱乐部”,不仅自己走私药物,还卖给了很多病患。

该俱乐部迅速受到全国各地病友的推崇,会员人数和药物需求大幅增长,这引起了FDA和制药商对罗恩的关注,并对其多方阻挠。而罗恩,也在这样一段时间内,完成了自己人生最后的蜕变,从一个表面上看起来的“混蛋”,变成了一个坚持不懈与病魔、与FDA及制药商抗争的“反英雄”。

低劣或崇高,生活中没有人是天生的圣人

在很多英雄故事中,我们常常看到的是圣人,他们可以是超人,抑或是乔峰,他们能力超群,道德至高,毫无瑕疵。但是在真是的生活中,所有的人,都是个成长的过程,没有谁是天生的圣人,我们在自然的森林里,首先是要保证自己活下去,所谓自私自利。当在社会中经历了很多事情,我们有可能被生活一步一步推着变得低劣,或者变得高尚。

社会往往要塑造一些道德模范,去对抗一些人性的特点,因为这些特点,比如自私,会对社会整体造成一些危害。所以道德模范经常要大义凌然,将国家大义放置于心中,置个人小利于不顾。

但真实的我们,并不是这样,为了某一个私利,开启一个伟大的历程,这样的故事,并不鲜见。所有的伟大,背后往往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私心。当我们为了一个个人的愿望启程,一路边走边看,变成长,才会变得强壮,才会看到更多人世间的辛酸疾苦,才会愿意把更多责任扛在肩上。

人不可能天生伟大,但人可以领悟伟大,甚至做成伟大。

相信不管是美国的俱乐部,还是中国的药神,感人的并不是说那种大公无私,先天下之忧而有的精神,而是人性在经历了现实的踩踏,以及金钱利益的诱惑,和对疾苦的感同身受之后,被锤炼的强壮坚韧,从为自己争取,到为大多数人争取,天生的伟大也许是虚伪,而成长之后的坚定,才是有引人共鸣的情怀。

生活中,我们需要的,不是钢铁侠那样风流倜傥帅气无敌的超级英雄,我们需要的是从懦弱成长为坚强的反英雄。

而反英雄的身边,一定有一帮跟我们一样乐观又坚强的朋友

就像蝙蝠侠身边的罗宾,福尔摩斯和他的华生,反英雄也有他的罗宾,史莱克旁边还有一头驴子,达拉斯买家俱乐部里有着一位异装癖,相信我不是药神中,一定也有这么一位或者几位。他们平时看似潇洒大方,给他人带来欢乐,宽慰他人的疾苦,但实际上他们可能正在遭受更大的苦难,但也许最后,他们也是含着笑离我们而去。

人性的伟大,并不是在天堂传递福音,而是在地狱散播希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