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惠宇,我昨天梦见你了

原标题:田惠宇,我昨天梦见你了

田行长:

不是标题党,昨天真的梦见你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近3个月来,钱端9000多投资人里,梦见您的,应该不仅仅是我一个人。难以睡上一个好觉的,更不会只有我一个。

也许这封信会像我这三个月来所写的那些文字一样,如石沉大海,得不到任何回应。但是,平民百姓,除了有一分光发一分热之外,大抵也是做不了什么的。

做大事业的人,可能不太理解安稳二字的含义。和您职业生涯中那些杀伐决断、运筹帷幄不同,很多家庭,终其一生,都是在经营一份安稳,是风和日丽时亲人在伴,暴风雨来时有避风港栖身。这一份对安稳的追求,是中国人说的安身立命,是所有人的初心,是构建和谐的平凡力量。

我们的安稳,原来是存在招商银行里的那个数字,一点点变得厚重。我们的安稳,最终也只是变成了一个空空的数字,看上去很美,心里面很痛。这种痛苦,是不是您也无法体会呢?

6月27日,招商银行与投资人会面,承诺定期搭建平台进行沟通。然而,昨天,投资人与招总行的沟通几经周折。我们更难接受的是,昨天,季剑平副总经理带来的新进展是:已经对投资人提交的各分行发放的钱端宣传资料进行了核实。这些都不是招商银行总行印制的。除此之外,他还说了,这14亿,与招商银行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最让我们觉得奇怪的是,各分行都声称宣传资料是总行认定的,分行和支行没有任何权利不经审核印发宣传资料。既然总行坚决否认这一点,必然有一方在说谎。总行是提供书面说明,供持卡人举报分行私自印刷虚假广告,还是内部追究下分行私印宣传资料的责任,草草了事?

我奇怪的是,很多看似简单的逻辑,在招商银行好像都是行不通的——你们宣称,2017年4月终止了与钱端的合作后,无法一对一通知投资人,是因为没有投资人具体的联系方式。很多投资人根本就是对公业务单位的员工,你们也无法通知吗?还有,终止合作这种比推荐亲友办卡送大礼之类重要一百倍、一千倍的事情,发个全覆盖的短信,也并不是难事。何况,事隔一年半,你们终究还是想起来在网站上补发一则“终止合作”的通知了,难道精英成群的招商银行,就没有人想到一个更好的办法,来通知持卡人吗?

又或者是,小企业E家一时的风头无两过去了,投资人的死活便显得无关紧要。与其花费时间和精力做这种“无意义”的收尾工作,还不如去推荐几个ETC呢。

然而,田行长,若您能在百忙之中想想,当初只要招商银行做了这件事情,9000多个家庭——也包括很多招商银行内部员工和他们的亲友,就可以免受这场旷日持久的无妄之灾,您会不会在“若批评无自由,则赞美无意义”这种伟大而华丽的演说中,请高层们自省一下,在钱端事件中,招商银行出了什么问题,零售之王的千里之堤第一个溃烂是从谁开始的?

负责任不是说说看,它应该是一种态度。也许,事件发生之前和发生之后,很多细节都已经在说话了。

我真的很怀疑,如果连银行这么严密的机构都有如此大的纰漏,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您说呢,如果这么大的纰漏都存在,也许,还有更大的危机,只是我们都还没有察觉吧。

昨天,季总的第一句话就是:“招商银行和大家不是对立面,我们的共同目标是把钱追回来。

希望他说的对,也希望,事了之后,此生此世,我与招行,再无相见。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