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对赌,众泰末路

原标题:一纸对赌,众泰末路

潮水退去后,“裸泳”的人终于显现了真实状态。

距离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泰汽车”)2019年度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还有不到8个小时,但投资者早已等得不耐烦。

按照计划,此次股东大会将投票通过第一大股东铁牛集团的业绩承诺补偿。这场关系成千上万中小投资者切身利益的投票,早已成为众泰汽车股民热议的焦点。

投票的由来,源于一纸4年期的对赌协议。

2016年3月,众泰汽车借壳金马股份上市时,众泰汽车第一大股东铁牛集团签署了一份业绩对赌协议。

根据铁牛集团与众泰汽车的业绩对赌协议,作为补偿义务人的铁牛集团承诺众泰汽车2016 年、2017 年、2018 年、2019 年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16.1亿元。

然而,众泰汽车仅在2016年完成盈利目标。2017年归母净利润为12.3亿,完成率为95.15%;2018年亏损4.9亿元;2016年~2018年累计完成不足50%。所以,铁牛集团需进行业绩补偿,按照约定当期补偿41.7亿元,当期补偿股份数量4.68亿股。

目前,众泰汽车董事会已通过将以1.00元总价回购铁牛集团持有众泰汽车4.68亿股股份并予以注销的方案。

几个小时后,如果股东大会赞成票获胜,众泰汽车将用1块钱回收并注销铁牛集团持有的4.68亿股众泰汽车股票;如果反对票获胜,铁牛集团持有众泰汽车的4.68亿股股票则将分给除自己外的其它股东。

对于铁牛集团和众泰汽车掌权者而言,这只是一场资本游戏,但其实这场游戏已经响起了“GAME OVER”的声音。

君马“乱局”

众泰汽车没有料到,多米诺骨牌的倒下会从旗下品牌君马汽车开始。

近日,君马汽车被媒体曝出遭遇百余经销商维权。由于变速箱供应、备件供应等相继出现问题,君马汽车的经销商们到众泰汽车总部进行维权。

据维权经销商向媒体表示,2019年以来君马汽车的问题频繁爆发。3月,因变速箱供应出现问题,厂家曾断供自动挡汽车;4月,厂家开始断供配件,导致部分售后基本处于瘫痪状。

目前君马汽车位于长沙的工厂因资金问题已停产。在君马停产后,部分经销商不知情,仍向厂家打款进货,至今却未提到车。此外,因车市遇冷,君马汽车库存高企,导致经销商持续亏损。

为此,君马汽车维权经销商们向众泰提出的主要诉求是,首先,众泰需要保证君马汽车售后的问题,保证配件供给;其次,退还账户余额,兑现向经销商承诺的补贴及保证金等。包括建店补贴、建店保证金、厂家金融贴息、销售返利、渠道返利等。据悉,目前已进行第一轮谈判,众泰方面承诺会对君马汽车负责。两周后,双方将进行第二轮谈判。

君马汽车是众泰汽车2017年6月推出的“高端品牌”,也是当时众泰试图甩掉“低端”、“山寨”等标签的重要落子。但放眼近年来,君马汽车在市场下行、品牌竞争空前激烈的背景下,其许多产品计划都陷入停滞。

至今君马汽车仅推出了君马S70、君马MEET 3,君马SEEK 5三款车型,但此前在2017年的发布会上,君马汽车高管表示,在未来三年内将会推出9款产品,首款车型2017年发布,年内将分别推出一款7座和5座SUV,2018年将推出中型、紧凑型7座SUV和轿跑SUV,2019年则将推出3款SUV和一款轿跑。

从现在来看,君马汽车的一切计划都成为了泡影。而君马汽车的“乱局”只是众泰汽车经营现状的一个缩影。众泰汽车今年由于新品推出迟缓、尚未生产国六排放标准车型等原因,已经陷入经营困境。

与此同时,受主营业务疲软的影响,众泰汽车也出现了拖欠员工工资、拖欠供应商货款等连锁反应。3月以来,众泰汽车多次被卷入欠薪风波,被曝“多地区存在欠薪情况”;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则显示,今年已有数家上游供应商企业对众泰汽车申请了不同金额的财产保全。

这一切迹象都在表明,众泰汽车正逐步陷入困境。

持续恶化的业绩

由于情况持续恶化,众泰汽车也在寻求脱困的途径。

这就包括此前与福特汽车的合资项目。不过近日有消息传出,众泰福特项目已经“停摆”。“目前众泰和福特的合作,就只有众泰方面的工程师在做,福特方面没人管了,合资的研究院已经基本成为了摆设。”

众泰福特是由众泰汽车与福特汽车在2017年11月签署成立的合资项目。根据当时双方的协议,合资公司的首款新车将会在今年9月投产,而现在距离投产只剩不多时日,却仍难见实质性进展。

据媒体采访众泰福特相关人士得到的回应是“若有进展,我们会及时对外公告”。据了解目前这家公司的名称依然为“众泰福特汽车有限公司(筹)”,也就是说截至目前,这家新合资企业还未通过发改委的正式审批。

不仅众泰福特,包括江淮大众、长城宝马等新合资项目都传出了“遇冷”的消息,业内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各大跨国车企在发展新能源车方面的态度在近年有了巨大转变,它们纷纷制定了完备的新能源战略,而这让此前成立的合资公司看起来更像是一种“临时对策”。

“临时对策”并没能在实质上对众泰汽车有所帮助。所以在潮水退去后,“裸泳”的人也终于显现了真实状态。

8月19日晚,众泰汽车披露半年度业绩预告称,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预计亏损约2.7~3.2亿元,同比下滑188.67%~205.09%。相对于去年同期盈利3.05亿的表现而言,众泰汽车亏损的状态也预示着其落入了快速下跌的轨道当中。

对于这样的表现,众泰汽车在公告中仍认为下滑的原因是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汽车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公司汽车销量下降,导致公司半年度业绩同比有较大幅度下降。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销量为6.49万辆,同比下降55.3%。

不过无论是销量下滑还是盈利受损,只要铁牛集团对众泰汽车的控制权不变,众泰汽车仍然是铁牛集团的财富收割机。

据媒体报道,2016年,借壳金马股份上市时,金马股份公告将以116亿收购永康众泰汽车100%股份。证监会对高达116亿元的高估值提出质疑。最后,通过一系列“操作”,最终以资产重组的方式,仍作价116亿元。在外界看来,铁牛集团董事长应建仁用金马股份将众泰汽车推向资本市场,只是一场“左手倒右手”的交易。

但在上市公司众泰汽车业绩下滑时,应建仁也没停下套利的步伐。例如,大比例质押众泰股票套现。铁牛集团持有众泰汽车7.86亿股股份,质押股数高达6.52亿股,质押率为82.87%。

再如,通过关联交易获利。2018年6月15日,众泰汽车子公司众泰新能源与铁牛集团完成一项土地交易,花了近2.68亿购买铁牛集团在永康市经开区的一块土地使用权。而该地块是铁牛集团在5个月前仅用1.13亿元购得,短短几个月铁牛集团转手就轻松赚了1.6亿。

目前铁牛集团持有众泰汽车超过7.86亿股股份,占比为38.78%。第二大股东长城(德阳)长富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持有1.4亿股,占比为7.03%。

不过当下铁牛集团面对的最大问题除了前面说到的业绩承诺补偿之外,按照约定,2019年度结束时众泰汽车将进行减值测试,如果未能完成2019年业绩承诺,届时众泰汽车或将面临巨额商誉减值。

显而易见,众泰汽车难以完成此前上市时对于2019年16.1亿元利润的对赌承诺,而可以预见,明年其母公司铁牛集团还将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众泰汽车也因此将面临巨额的商誉减值,进一步拖累上市公司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8月初,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财务总监方茂军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方茂军因工作变动,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据了解,众泰汽车半年报将于8月27日发布。

文/子不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