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间书场】第一次吃咸鸭蛋

原标题:【早间书场】第一次吃咸鸭蛋

链接,仅早间书场】“ 江 米 条 儿 ” 拿 讯天为

第一次吃咸鸭蛋

李兴柏

1965 年,11 岁的我利用暑假时间去了一趟 5里路外马背大队二姨家。连玩带走到了二姨家,只见几只大白鹅见来了生人,哏嘎哏嘎地叫了起来。二姨满脸皱纹,诉说着沧桑,身上还系一个黑围裙。二姨见我很是高兴,一会儿摸摸头,一会儿摸摸手,还打听我父母的近况。小时候想吃大米饭,想得都要发疯了,可当时条件有限,苞米面大饼子、高粱米饭是我家主打。我们村是大田区,不产水稻。而二姨村是水田区,这为吃大米饭提供了便利条件。二姨家前有几百亩水面,二姨便饲养了几只鸭子。民谚有“鸭吃腥,鹅吃青”。

鸭子在水面浮游,水下栖身的各种小鱼、小虾、蝌蚪等,都为鸭子提供了天然绿色的养料,也为鸭子补充了微量元素和营养物资。只有养鸭子,才能有鸭蛋,才能腌咸鸭蛋,才能吃上咸鸭蛋。二姨特意为我在锅中间放水煮咸鸭蛋,铁丝做的帘子上蒸一小盆大米饭。实际上那时候就有了“一锅出”,既节约了柴火,又节省了时间。二姨为我在炕上放了桌子,盛夏用笊篱捞的大米水饭散发着香味,像雪花一样洁白。6 个咸鸭蛋被二姨用刀一切两半装盘端上了桌。鸭蛋的蛋黄和蛋清分外鲜明,充满了诱惑,肚子里的馋虫已经爬到嗓子眼了。“家里养的鸭子采取放养式,白天就让鸭子在泡子里,饿了就吃水中的鱼虾,渴了就喝水,这样养出的鸭子产蛋率高,质量好。”二姨笑着介绍说。

那时候,大米饭是稀罕物,咸鸭蛋则是稀罕物中的稀罕物。二姨一边让我吃饭吃菜,一边收拾外屋。望着金红灿烂的咸鸭蛋,蛋黄溢出的红油滴到盘子四周,一缕浓香即刻飘荡开来,而略显硬实的蛋清特清白,令人垂涎欲滴。吃上一口凉爽的大米水饭,夹瓣鸭蛋送进嘴里,美味无比。印象中,我吃了两碗大米水饭和 9 瓣咸鸭蛋。大米水饭就咸鸭蛋,这是炎炎夏日,乡下人招待客人的上等美味。第一吃咸鸭蛋距现在 50 多年了。进城后,买过多次咸鸭蛋,但都没有在二姨家吃的咸鸭蛋味正,咸香。当年二姨用大米水饭咸鸭蛋招待我,浓浓的亲情烙在我的记忆深处,让我终生不忘。

本期播讲人 :傅元爽

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