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鸡起舞的祖逖,这位东晋的北伐名将有多厉害?

原标题:闻鸡起舞的祖逖,这位东晋的北伐名将有多厉害?

东晋和南宋非常相似,都是从北方逃到南方的“大尾巴王朝(相对于西晋、北宋)”。更巧合的是,在东晋和南宋之初,各有一位北伐名将。而且这两位名将所侍奉的皇帝(晋元帝司马睿,宋高宗赵构)都不想北伐,只想躲在江南的安乐窝里混日子。

南宋的北伐名将岳飞,大家再熟悉不过了,而东晋的北伐名将祖逖,名气不是很大。有意思的是,祖逖这个人的名气不大,但他有个成语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就是“闻鸡起舞”。另外,祖逖还有一个著名成语——中流击揖。

闻鸡起舞是个励志成语,在“励志成语排行榜”中高居前列。这个成语是祖逖和另一位名将刘琨共同创造的。祖逖和刘琨是好友,他们年轻时就渴望建功立业。成功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要充实自己,要文能学富五车,武能上马击剑。于是祖逖和刘琨约定:每天清晨只要听到公鸡打鸣,我们就起来练剑,不许偷懒。

每逢鸡鸣,二人皆从床上跃起,操起宝剑在庭中对剑起舞。他们坚持了很多年,终成一代名将。刘琨坚守太原九年,为天下巨擎,祖逖从江东渡江北伐,皆感动千古。

祖逖成长的年代,是昏天黑地的西晋八王之乱。西晋已无可救药,很多诸侯王都听说祖逖有才干,想收为己用,全被祖逖拒绝。祖逖很聪明,知道诸王根本不足以成事,中原必乱。为祖逖本人的功业着想,他最有可能的人生路径就是:南下江东避难,然后从江东北伐收复中原。

晋琅琊王司马睿坐领江东,听说闻鸡起舞的祖逖居于泗口(一说为江苏淮安境内),立刻封祖逖为徐州刺史,请祖逖南下至京口(江苏镇江)任职。

站在南朝(东晋及宋、齐、梁、陈)的角度,京口是最合适的北伐起点。南兵从京口过江,舰队向东行进,然后北上进入中渎水(约今京杭大运河苏中段),北上至泗口。休整后,舰队继续北上至下邳(今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古邳镇),距离兵家必争之地的徐州就非常近了。如果拿下徐州,北伐就可以说成功了一半。

但是司马睿并不是愿意北伐的皇帝,江南的人心他都没稳住,哪敢北伐?面对祖逖要求北伐,司马睿嘴上答应,可全是口惠而实不至。等到司马睿实在纠缠不清祖逖,干脆给祖逖画了一张北伐大饼。司马睿封祖逖为豫州刺史,给了三千匹布,一千人吃的粮食,你北伐去吧。

换了别人,还不如稳稳当当地在江南做官,何必北伐自讨苦吃?祖逖却根本不在乎这些,没有兵?北方人哪个不愿迎王师?这就是现成的兵源。祖逖在率众渡江北上时,慷慨中流击揖,誓曰:我若不能收复中原,有如此江!言辞壮烈,众皆感动。这一年是公元313年,东晋还没有建立,西晋怀帝刚被汉赵主刘聪俘虏。晋武帝司马炎之孙司马邺称帝,就是晋愍帝,改元建兴。

从地理上看,祖逖渡江的地点应该就是京口。毕竟京口就在长江南岸,北上过江相对方便。接下来,祖逖率众居于江阴,作为北伐的前进基地。祖逖在江阴打造兵器,招兵买马。

这个江阴肯定不是现在的江苏省江阴市。今江阴市在长江南岸,祖逖不可能从长江南岸渡了江还在长江南岸。《晋书-祖逖传》说祖逖居于江阴,而《资治通鉴》则说祖逖的北伐基地是淮阴。

这就很好理解了。祖逖渡过长江后,如上路线所述,舰队进入中渎水,北上至淮阴。这条路线,也是后来的东晋权臣刘裕于公元410年北伐南燕所走的路线。公元383年的淝水之战胜利后,东晋疆域大幅向北扩张,刘裕北伐时,徐州已在东晋控制之下。但祖逖那个时代,过了淮河,虽非敌境,但多是些汉人坞主(地方武装势力)。黄河以南、淮河以北的这些地区,差不多就是“真空地带”,北方胡人势力要争夺,祖逖更要争夺。

安徽省东北部有个亳州市,就是魏武帝曹操的家乡。这里在西晋时称谯国(地市级,与郡同级),聚集着张平、樊雅等汉人坞主,势力很大。祖逖进攻张平,打了一年多都没拿下。军事上不见成效,那就攻心。祖逖引诱张平的部下谢浮等人,斩杀张平,收服了当地势力。

祖逖下一个前进基地,设在了太丘。太丘,就是现在河南省东部的商丘永城市。这里距离谯国(亳州)很近,而不攻下谯国,祖逖是无法深入河南腹地收复失地的。而樊雅顶不住祖逖的凌厉攻势,很快就投降了。

祖逖在豫、皖交界处的成功,让对北伐没什么兴趣的晋王司马睿腰杆硬了起来。司马睿把北方的强敌——石勒臭骂一顿,然后宣布祖逖节制琅邪王司马裒(“裒”念“包”)等九军。这个司马裒是谁呢?就是司马睿的长子,晋明帝司马绍的一母之弟。这时的司马裒只有十几岁,根本不可能上战场。司马睿派最喜欢的儿子司马裒出马,纯粹是来占祖逖便宜的。祖逖如果再立大功,司马裒就可以跟着祖逖“镀金”,算盘打得太精明了。

祖逖和后世的岳飞一样,北伐都基本在河南转悠。但河南是四战之地,如果东晋能拿下河南,进可收复河北、山西,退可成为东晋国都南京的战略屏障。但是北方的后赵石氏要统一中原,河南是必须拿下的。石勒侄子石虎带着五万士兵在浚议(河南开封)打败祖逖,祖逖只好退兵至梁国(河南商丘)。商丘是个好地方,黄河之南,淮河之北,洛阳之东,徐州之西。祖逖如果能控制梁国,进退同样自如。

可惜的是,祖逖孤军深入,后援跟不上。司马睿只想占祖逖的便宜,丝毫不想付出,还不如宋高宗赵构多少还支持岳飞北伐呢。北伐军再战不利,祖逖再次向南撤退,占据淮南,也就是现在的安徽省淮南市寿县。

寿县位于淮河之南,是东晋国都南京严重依赖的军事重镇,是万不能有失的。好在祖逖退无可退,开始主动进攻,后赵兵被祖逖打得稀里哗啦,河南诸地多被祖逖占据。

祖逖在河南,类似一个人。谁呢?东吴后期的大将陆抗。陆抗在荆州,西晋大将羊祜不敢用兵,只能收买吴人之心。祖逖也是如此,坐镇河南,石勒根本不敢再对祖逖用兵,学起了羊祜,和祖逖互相收买人心。不过,因为石勒修缮了祖逖家的祖坟,让祖逖深受感动。所以后赵所有投降的人,祖逖全部拒绝,在这客观上也放慢了北伐的节奏。

东晋太兴四年(公元321年)八月,四十六岁的祖逖病逝。祖逖的病逝,造成了两个严重的后果。一、北方再无人能抗衡石勒,后赵势力不断向南扩张。二、东晋的头号权臣王敦,再无制约。王敦很怕祖逖,祖逖活一天,王敦不敢作乱。听说祖逖死了,王敦非常兴奋,密谋作乱。

次年,王敦就举兵反抗东晋。王敦作乱,导致东晋重心放在内部,在客观上又给石勒南侵提供了便利。东晋虽然扑灭了王敦之乱,但北方最终丢掉了淮河以北的地盘。

更多历史地理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地图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