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心口疼了一阵不疼了?因为。。。

原标题:为什么心口疼了一阵不疼了?因为。。。

来源:定焦专家号 作者:定焦大叔/王竹

戏剧的悬念有几种类型?

1.台上的角色不知道,观众知道;

2.台上的角色知道,观众不知道;

3.台上的角色和台下的观众都不知道。

这是我们看电影或者看话剧时候的常见体验。比如最近大火的电影《哪吒》,比如我们熟悉不过的《西游记》,它们都是角色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和遭遇,而观众心里门儿清。

在医院里,这种感受也分外强烈。在医院的手术室和病房,经常会见到这样的场景。患者自己一脸懵圈甚至不以为然,而我们和医生内心门儿清,知道他们徘徊在生死线上,随时有生命危险,暗中为他们捏着一把汗。患者和家属自己呢,浑然不知,或者告诉他,他也没感觉。

这种情况其实最危险。急性心梗,胸口就像被重锤击打,出不上气,浑身大汗,强烈的濒死感让那些最硬汉的人,也要不惜代价求救,最短时间到医院。

但是有的人,心梗发作,心口也疼,但是没那么厉害,过一阵子,哎,不疼啦。

你看,我多厉害,心脏自己就好了呢!

为什么不疼了?是好了吗?

心肌死了。死了就不疼了。

今天定焦大叔就讲这么一个故事。一个让我们出了一身冷汗,而当事人心大如斗的故事。

故事要从2019年5月底说起。刘政今年只有34岁,在沙特一家中国公司上班。这天在下班的路上突然间觉得胸口疼的难受,杵着胸口原地站了几分钟,哎,好了,吓得小刘回屋赶紧躺床上。

——可能是中暑了吧?毕竟沙特的气温已经飙到快50摄氏度了。

然而这之后的两个月,刘政频繁地犯胸口痛的毛病,每次都是刚走上一公里路就能大汗淋漓,回屋躺下没几分钟就好。

刘政不知道,劳累之后胸口疼痛,持续几分钟,休息之后缓解,其实是典型的心绞痛!

然而刘政对心绞痛,心梗等等一无所知。三个月后,刘政惊喜地发现,坚持了这么久没去医院,胸口不疼了!不仅不疼了,回国后还能带着娃逛世园会,走两万多步了呢!

这时候刘政更不知道,他不疼,是因为心肌长时间、频繁地缺血,已经坏死了。死了当然不疼了!这时候他最需要的就是赶紧找医生明确心肌损伤情况,起码不能再有任何重一点的体力活动,否则随时有生命危险!

但小刘还是啥都不知道。挺高兴,乐呵呵的在国内休他的假。许是玩过头了,刘政嗓子哑了,咳了一宿。到第二天早上也没有丝毫减轻,甚至还咳出了一点血丝。媳妇有点担心,拉着他去了市里一家知名三甲医院。来都来了,就顺便查查心脏吧。检查结果一出来:前降支闭死,回旋支狭窄。

心内科医生马上提出要求:赶紧住院!

小夫妻听大夫这么说,愣住了:别说了,这不可能吧?

俩人摆摆手,跟大夫告别,回家了,回家了……

当天晚上,俩人一人一个手机搜索“心梗病人的特征”,照着网上的说辞,俩人一会捏捏脚,一会儿看看腿,一会儿扒扒眼睛,网上说的症状有的有有的没有,这一对照下来,感觉又像心脏病又不像心脏病。

不行!明天换一家医院!

定焦大叔后来问起他俩,为什么不在确诊的当时就住院手术,俩人回答的是:不是怀疑大夫,是觉得自己不可能得这种病,不可能这么快就轮到我了吧?

可真就…轮到你了。

第二天,更奇葩的是,俩人并没有直奔医院,而是带着孩子一家三口自驾去了天津!

唉,如果这是一场电影,台下的观众早就急死了。

两口子把孩子送到姥姥家,这才开着车来到北京胸科医院心脏中心。恰好这天心脏中心主任张健出门诊,把之前的检查结果一看:血糖餐后11.8mmol/L,肌钙蛋白0.41ng/ml(正常值应<0.023ng/ml,是正常值的将近20倍,这说明心肌已经大量损伤甚至坏死),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5.9mmol/L(冠心病患者要求<1.8mmol/L,是正常值的3倍)。

高血糖高血脂,心肌损伤标志物这么高,心梗,马上住院!

刘政妻子的眼泪“唰”一下掉下来了。

刘政脸色也凝重了,犹豫了一下,又小声问了一句:可是我现在不疼了呀?

张健医生非常严肃地告诉这对小夫妻:千万别以为不疼是好事!两种情况,第一,缺血心肌已经死亡;第二,梗住的血管形成了侧支循环,就是说,身体启动“应急机制”,尚且通畅的血管给这根闭死的血管供血,使心肌在极低的血供状态下维持,苟延残喘,但发挥不了应有的收缩功能,终究不比“原装”,长时间下去,小刘的的心脏功能依然会走下坡路。

刘政进导管室做造影的时候,张健医生团队看到了他的血管:前降支100%闭死。前降支,传说中的“widow maker”,“寡妇制造者”。为啥这么叫一根血管?因为这根血管出现病变多发生在30-60岁的中年男性。医疗不发达的时候,这跟血管直接要了很多中年男子的命,许多女性因此丧夫。

“已经不疼了”的一部分原因也证实了:右冠形成了侧支循环,给闭死的前降支供血。也就是临时抽调了本来已经很忙的抗旱部队,拿着水盆一点一点泼水缓解干旱。这只能勉强活着,心肌仍然面临凋亡!

张健医生分析,虽然刘政的心脏有侧支循环,但也不能长时间地保证稳定,没有人能确定侧支什么时候会撑不住。一旦侧支循环撑不住,前降支堵死的情况下,刘政的心脏会随时再次发生大面积梗死 ,甚至猝死!

经过两个半小时的艰苦努力,张健医生团队为刘政开通了闭死的血管。

开通之后血运恢复,但是刘政的心肌长时间缺血,必须尽量减轻它的负荷,以便更好的恢复。医生给他上了IABP,这是一个小小的泵,帮助心脏工作。

故事讲到这里,定焦大叔已经出了好几回冷汗,相信大家也一样。

再问起刘政的病因,定焦大叔也就明白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人,美国嘴”。

刘政在刚刚上班经济独立的时候,没人管了,爱吃爱喝的东西马上招呼起来。2.5升的可乐,一天一桶!炸鸡烤串就甭提了。

最要命的是,他常驻国外之后,肉吃得更多了。为什么?出了中国我们才会知道,中国的蔬菜水果供应是全世界最好的,又新鲜又便宜种类又丰富。在国外,尤其是欧洲非洲,蔬菜水果要贵得多。

于是,刘政一天三顿牛羊肉加可乐。

其实这也是国内很多年轻人的生活状态。肉加含糖饮料喂养之下,血压血脂血糖飙升。“身属中国,嘴吃欧美”,糖尿病和心脑血管疾病随之而来。

这些人的糖尿病和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病数据,跟移民发达国家的亚洲人是基本一致的。普遍远高于当地人。

当然了,今天故事的重点还是那句话心口不疼了不是自己好了,是心肌死了。

张健医生提醒大家:

年轻患者,血管弹性好,心脏代偿能力强,血管堵死心脏还能自己招呼两下,甚至通过侧支血管代偿供血,让心肌缺血症状减轻或消失。

这时候特别容易引起人的误判,以为自己好了。

但是,这是心肌给我们最后的机会。如果不及时开通血管,随后就是心肌进行性的坏死,心衰,心律失常和其它脏器低灌注导致的功能受损。

知识就是力量。千万不要再做那种自己傻呵呵,医生拍大腿的事情了。

图文:定焦大叔/王竹

医学专业校稿:首都医科大学北京胸科医院心脏中心 张健 吴航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