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摩友骑行42天14000公里 离家一公里却因车祸殒命

原标题:重庆摩友骑行42天14000公里 离家一公里却因车祸殒命

文/陈霞 图/方向机车

8月19日,重庆一名摩旅爱好者,在完成42天14000公里的摩托车长途旅行之后,却在回家途中、距离家门一公里左右的地方因车祸去世。

这位重庆摩托车旅行爱好者名为“家佳”,2019年7月9日他从重庆合川出发,开始了这场持续42天、总里程达到14000公里的摩托之旅,踏上一条有着诗与远方的路,却难以预料到这会是怎样的结局。

家佳生于1988年重庆,据朋友们描述,他是一个热情乐观的人,“你对遇见的所有人都温柔以待,无论顺利与否你永远在感谢,感谢身边遇到的人,感谢爱你的人,希望他们平安。有你的地方气氛总是那么舒服,你那些讲不完的段子和没头脑的玩笑,到现在大家想起来还是会忍俊不禁又特别想要骂你。你像哆啦A梦一样永远能从袋子里翻出我们需要的各种东西,你见到所有需要帮助的人都毫不犹豫。你总是说,如果我帮助别人一百次,在我有需要的时候别人帮助我一次就很好了。”

这是家佳生前发在朋友圈的最后一张照片。8月17日从格尔木到久治,“摩托车半轴坏掉,修好车一路向东,路上下起了大雨,出现了美丽的双彩虹。800公里的路,14个小时,温差30度,夜里还在路边碰到了两只狼,凌晨一点多才赶到久治。”体力和精神上的疲惫下,发了一张到了宾馆后的自拍,配文‘今日份告花子,摩旅了解一下”,照片里的他拿着头盔比着胜利的姿势,依然笑得很灿烂。

在这趟长途摩托车旅行出发前,家佳曾在朋友圈里说,“很多人问我是傻逼了吗,骑摩托车那么辛苦。我想说,趁着年轻,多去看看这个世界吧。保持对生活的热爱,把每天都过得热气腾腾,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

这就是家佳,不难看出,拥有这份赤诚、这份坦然豁达的他对人生的追求,绝不囿于三点一线的生活,而是热爱着这个包罗万象的世界,用自己的方式去探索拥抱。

家佳摩托车的旗子上写着三个大字:活彻底,还有两行小字: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上图:家佳在冈仁波齐转山

所以,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会出发,畅快淋漓的来一场遇见世界的旅行,真正的活一次,感受心脏里的血液汹涌的奔流起来,无憾亦无悔。

自7月9日从合川出发,家佳骑着自己的摩托车踏上318国道一路到拉萨,经阿里到冈仁波齐转山,再往北至新疆,穿越几百公里的无人区,骑进罗布泊,克服了很多困难,经常是日行七八百公里,却也收获了至美风景和温暖友情。

细雨中的318国道、飘着鹅毛大雪的业拉山口、芒康近100公里的稀泥路……在西藏的某个寺院里吃着糌粑听转山大叔讲故事、在5211米的下冰雹的高山上车子熄火却笑着发朋友圈。

在丹巴到新都桥的路上,家佳遇见了强子,在拉萨遇到了小桃和莎莎,旅行从来充满了不期而遇的惊喜,此后四人一路同行,互相帮扶。在西藏,家佳热情地帮助没有办好边防证的同伴联系渠道,队友调侃他“你是不是办证的”,家佳笑着用重庆话大骂,逗留在西藏的四天中,他们白天一起吃饭聊天,晚上去酒吧蹦迪看演出,快意红尘,潇洒自在。

在拉萨途中遇到了藏族同胞招手拦车毫不犹豫的停下,家佳说,“中华儿女都是一家人,将心比心,如果你绝望的时候有人载你一程你是什么样的心情”;23点没吃晚饭也要先去接26公里外的露宿街头的驴友,家佳说,“我答应他们了,这对我而言也只是举手之劳,出来玩都不容易的”。

骑行路线:

合川—龙泉驿—丹巴—新都桥—德达—左贡—然乌湖—鲁朗—拉萨—日喀则—萨嘎—塔钦—冈仁波齐—门士—狮泉河—多玛—三十里营房—叶城——喀什—阿克苏—巴音布鲁克—独山子—克拉玛依—布尔津—喀纳斯—福海—乌鲁木齐—吐鲁番—鲁克沁镇—罗布泊镇—红柳沟—格尔木—久治—遂宁—合川

然而,就在家佳8月19日回到合川,眼看离家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却被一辆强行并道的车撞上,不幸离开人世。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个刚刚完成这场令人叹服的摩托旅行的男人,这位骑行了42天、穿越半个中国的硬汉,这个前一天还在群里和大家有说有笑的朋友,会这样突然地离开,他已经离家那么近。

骑行是一个人的孤独修行,从艰难险阻的路上熬过来与摩友欢聚一堂的时候,他感受到的是作为一个个体的渺小,虽然渺如沧海一粟,内心却仍然生发出一苇以航的坚定,这是家佳作为一个行者的修炼,孤独而自由。

人的一生要如何才得以“活彻底”?这是我们每个人的思考。

摩友走好R.I.P.,致敬这样的极限人生。

鸣谢:感谢“方向机车”公众号作者张小桃对本文的贡献!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