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河南商丘有人写了一本书,里面记载的天灾触目惊心

原标题:明代河南商丘有人写了一本书,里面记载的天灾触目惊心

1644年对于北京城的老百姓而言,有些颇不寻常。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他们的身份一变再变。大明王朝突然变成了大顺,当老百姓惊慌未定之时,半路又杀出一个大清。两个月内,经历了三个朝代,尽管对于改朝换代,喜欢听评书的京城百姓早已耳熟能详,但是当这样地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而且变化的又这么突然,这些皇城根的百姓有些茫然了,大明怎么突然就没了?

然而这不仅仅只是这些老百姓的疑问,直到现在,无论是坊间闲谈,还是专业学者,对此还是非常疑惑。从大明到大清,在加上中间的大顺,这样颇富戏剧性的变化在历史上实属少见,两个月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大明的灭亡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

这是崇祯皇帝登基的第17个年头。当初有点莫名其妙地从自己的“木匠”哥哥手中接过老朱家的事业,这时大明的江山早已今非昔比。尤其是被“九千岁”魏忠贤鼓捣了整整七年之后,已经是千疮百孔奄奄一息了。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新皇帝果断而又悄无声息的干掉了阉党,接着又为东林党平反昭雪。不仅如此,新皇帝一反之前他爷爷爸爸的作风,努力工作,踏实肯干,对待臣子谦逊大度。大臣们看到这一切,脸上映照出两个字:“中兴”。

然而一些头脑比较清醒的大臣发现局势并没有多喜庆,反而觉察更加危险。

自崇祯皇帝登基以来,他必须要处理的一件事就是北方的农民起义军。其实在他执政的17年当中,正史当中的“流寇”如同幽灵一般跟着他,经过洪承畴和卢象升两人的努力,在崇祯十年起义军终于暂时得到了镇压,沉浮了下去。但是当二人打算彻底将起义军扫清时,辽东的局势逆转,朝廷不得不抽调兵力前往辽东对抗后金。结果是农民起义军大难不死,蛰伏了两年之后,李自成从陕南山区当中挺近到河南,五战五胜横扫中原,在西安建立大顺政权并且亲率大军向北京进发。

祸不单行,从努尔哈赤到皇太极,父子两人经过近50年的经营,先后征服蒙古和朝鲜,建立大清与大明对抗。就在李自成急速向北京挺近之际,清军也突破了明王朝在辽东最后一条防线,虎视眈眈。

进入1644年,即当时的甲申年,三月十六日,京城传来消息,大顺军攻陷昌平,火烧十三陵。京城九门紧闭,严阵以待。

之前强如蒙古骑兵,后金八旗,也被北京城的高墙深垒所阻挡。尽管大顺军气势锋芒,但是京城的百姓相对并不担心。然而不仅是这些普通百姓没想到,就连李自成也是出乎意料,三月十七日夜,崇祯倚重的守城太监曹化淳打开西边的广宁门,起义军直接从开始西直门到北边德胜门,在震天炮火之下三面猛攻。十九日早晨,兵部尚书张晋彦打开正阳门,迎接刘宗敏入城。百姓们也早早在大门之上写着“顺民”两个大字,仅仅半天就从大明的良民变为大顺的顺民。二十二日,确认崇祯自缢在煤山,李自成下令收尸入棺,并下葬在西山田贵妃墓中。

仅仅42天之后,大顺政权又被八旗军赶走了。但是不可逆转的事实是大明王朝寿终正寝了。

从当时人的角度,他们在回忆明亡的原因,都认为是“流寇”引起的。如若不是农民起义军长期对于朝廷的消耗,怎么会使得东北难么艰难?京城也不会束手待毙,八旗军更不会轻易地进入北京城。长期的战乱使得朝廷气氛紧张,君臣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就不会那么大!这一系列的矛盾在甲申年彻底爆发,大明王朝变得不堪一击,江山易手。

难道真的是气数已尽,天命所归?

当时人都认为认为明朝的气数已尽。事实上,这的确和天有关。

当时河南商丘人郑廉写有一本《豫变纪略》,他在其中详细记述了河南的兵变以及自然灾害,我们做一个简单的摘录:

崇祯三年旱,四年旱,五年大旱,六年郑州大水,黄河冰坚如石,七年夏旱蝗,八年夏旱蝗,怀庆黄河冰,九年夏旱蝗,秋开封商丘大水,十年夏大蝗,闰四月山西大雪,十一年大旱蝗,赤地千里十二年大旱蝗,沁水竭,十三年年大旱蝗,上蔡地裂,洛阳地震,斗米千钱,人相食,十四年二月起大饥疫,夏大蝗,飞蝗食小麦如割,十五年怀庆地震,九月开封黄河决。

如此触目惊心的自然灾害即便在当下也是难以应对,更何况在三百多年前谁能顶得住?

天变可能是导致明亡真正的幕后凶手。

近年来中央气象局出版的《中国近五百年旱涝分布图》以及诸多历史学论文,都从气候变化这一角度,揭示当时的社会突变。

从明代中后期开始,在东亚大陆一带正好出现被称为“小冰河”的自然灾变周期。综合当时的文献记载以及学者的分析,这一周期早到嘉靖年间就已经开始,从万历十年之后变得明显,但是起起伏伏,直到崇祯时,这一灾变达到了高峰,前后持续了十八年左右,贯穿崇祯当政的整个时期。崇祯皇帝命苦啊!

然而这一灾变并没有结束,一直到康熙二十五年才基本结束。整个灾变的态势呈现为倒U型曲线,从万历开始,灾害逐渐严重,由此社会危机不断,崇祯时天变最为激烈,“人祸”也达到顶点,中国政坛因此演绎出几百年一遇的火山爆发。

而后来自然灾害虽然在持续,但是程度在逐渐减轻,又因为在政权更迭时,人口大量减少,满清统治者采取较为温和的手段恢复发展,社会秩序趋于稳定。

那么由此可以说明亡完全就是天变的结果吗?是历史的偶然?这恐怕也很难界定。明末的大儒王夫之对于明亡的突变归结为“气运”,它是一种神秘的主宰万物的力量。但是细细品读他的作品,其“气运”的观点还是建立在“民心”之上。因为这毕竟是人类社会发生的变化,天灾固然可怕,但是世风日下的麻木不仁者也是起到烈火浇油的作用,天灾人祸齐至,进而天崩地裂,改天换地。

撰稿/素白【读史品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