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1万块你敢出发吗?他7年骑行44个国家,3次被持刀抢劫,丢了15部手机,却说还想继续骑下去

原标题:给你1万块你敢出发吗?他7年骑行44个国家,3次被持刀抢劫,丢了15部手机,却说还想继续骑下去

本文转载自公号一人一城(ID:yirenyicheng01)

黝黑的皮肤,绑着一头脏辫,

骑着自行车带着全部家当,

不细看还真看不出这是个中国小伙。

他叫朱志文,从2012年开始出发,

已经在路上骑行了7年,

穿越了四大洲44个国家。

他曾登上非洲之巅乞力马扎罗山

他在危地马拉的街头拍下街头的妇女,

她们头顶着一筐橘子在叫卖,

让他觉得无限新奇。

他曾在哥斯达黎加海滩上,

和巨大的海龟留下合影,

这群不老的精灵会在每个农历月的月末,

悄悄爬上岸来。

在玻利维亚的天空之城露营,

是人生中少有的体验。

乌尤尼盐沼上,

错位拍照是永远玩不厌的游戏。

他也曾花11天连续单车骑行沙漠580公里,

大部分时间里,茫茫荒野,只有一人一骑。

累了在约旦的路边停下,

弹弹他刚学会的尤克里里。

那些风景如画的地方

是他历经千辛万苦才得以目睹的世界。

或许出发前内心还有迷惑,

但他早已在经年的骑行中,

见天地,也见众生。

朱志文的老家在江西瑞金,从他很小的时候,应该是知道地球是圆的时候开始,心里就有了一个模模糊糊的梦想,想要环游世界。

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他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骑行,从青海到拉萨。

翻越唐古拉山垭口的时候,无可比拟的满足感油然而生,就好像自己是世界的王一样。

他在心里正式埋下单车骑行的种子。

毕业后,他给自己定了「不超过三年计划」,在三年内存够钱,然后上路。

为了尽快存够出发的钱,他去了上海,做他觉得来钱最快的销售

但现实的底色总是残酷,他没有按预想的那样存够钱、做好准备后,毅然决然地上路。

25岁那年,他的存款还是只有一万多,他前所未有地觉得自己过得一塌糊涂,迷茫、彷徨、压抑……

如果人的一生按一百年来算的话,25岁已经过完了人生的四分之一,他觉得,再蹉跎下去的话,自己可能会就这样庸碌一生。

再过几年,结婚生子,梦想更是只能压在箱底,慢慢落灰,最终连自己都遗忘曾经那份浓烈的渴望。

接下去四分之三的人生,朱志文决定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再不要惶惶不得终日。

他鼓足勇气,把这个决定告诉家人,得到的是不出意料的反对。

「你的路费呢?你的安全呢?」哥哥很理智。

「你要去做流浪汉吗?」爸爸怒气冲冲。

妈妈一言不发,却也流下不舍的眼泪。

但既然已经决定,已经反复思量了好几年的朱志文,就没有打算放弃,他尽量安抚家人,最终还是出发了。

那是2012年的5月1日,他从上海的人民广场出发,7年来,他一直在路上。

那个原本瘦弱的男孩,在后来的岁月里,慢慢变得一脸沧桑,而他慌乱的内心,却渐渐安定充盈。

在玻利维亚的高原公路上,

一人一车,看着璀璨星空,

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沙哈拉沙漠公路旁边,

在土制停靠站歇歇脚,

土陶罐里有「黄泥汤」色的水,

渴得不行也只能喝一口。

到达好望角的时候,

他的兴奋难以言表,

甚至还开了瓶酒庆祝。

帆船静静地飘荡在海的深处,

他在加勒比海上

领略到关于自然最纯粹的美。

坎昆极致的海岸线

墨西哥湾的落日

黄石公园的奇景

路上种种美好,都让他留恋不已。

每当这个时候,他都很感谢多年前那个决定上路的自己。

当然,美景只是他旅途中收获的一部分,在这场相当于修行的骑行中,他还收获了更宝贵的东西。

在阿根廷的路途中,他遇到了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她留着一头五年之久的脏辫。

几个人在她的家里一起做素食,逗逗可爱的猫儿鸟儿。把酒言欢的时光,令人难忘。

在阳光刺眼的清晨,喝着热乎乎的马黛茶,可以跟当地的朋友共奏一段巴拉风旋律。

在遥远的他国,遇到故乡人,更是别样暖心的体验。

朱志文在好望角的照片,就是一个在开普敦定居23年的华人帮他拍的。

她说自己看见自行车上的五星红旗,觉得很开心。

慢慢地,在世界上的很多角落,朱志文都有了会热情欢迎他的到来的朋友。

也曾有过短暂的情缘,他说或许他们没有相逢在最恰当的时候,但短暂的幸福与美好,也很宝贵。

平时,朱志文每天都要骑行六到八个小时,露营成了日常,他学会在路上做饭,甚至煮咖啡、煮茶。

独自一人上路,会遇到过很多美好,但不可避免,也有危急的时候。

东西被偷可能都不算太大的事。骑行至今,他被偷走两辆自行车、失去了大概15部手机。

现在这辆自行车是第三辆,已经陪了朱志文四年,累计16国,换过好几个核心部件,它还在坚挺的前行。

他途中经历过三次车祸,在南非、厄瓜多尔、墨西哥遭遇过抢劫,还在肯尼亚遇到了一次炸弹恐怖袭击。

虽然也受过伤,好在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而漫长的旅途中,比起财产损失、身体受伤,朱志文觉得,更令人心痛的,莫过于家人朋友的永远离开。

朱志文骑行的第五年,家中传来母亲病危的消息。

他把单车和行李留在当地,急飞回国。但是,日夜陪伴换不来奇迹,他最终还是送走了母亲。

而同一年,他在路上相遇的忘年交陈伯也不幸意外去世了。

61岁的陈伯曾骑着三轮车环游世界17万公里,朱志文每次看到他,就好像看到年老后的自己,虽然须发皆白,但老去的只有躯壳,灵魂依然激昂。

自那之后,朱志文多了个愿望,就是在明年奥运会的时候踩着单车去东京,替陈伯完成最后那段路。

路上的一切风霜雨露,痛苦欢乐,都是朱志文宝贵的经历。

或许一开始有过迷茫,但时间越久,他的内心就越坚定。

他曾在美丽的湖畔露营,也曾为了省钱睡过美国的墓地。

他还去过欢迎世界各地骑友的绅士之家,那里有床、有沙发,想睡哪里,先到先得。

大家一起看电影,一起做饭,朱志文还教他们包饺子。

他不害怕孤独与寂寞,也分外珍惜旅途中的温暖与美好。

有的人可能是天生血液里有风的,人生的选择有很多种,而当他找到最渴望的那种,即使漂泊天涯,对他来说也是归属。

看到朱志文揣着一万多块钱就上路,相信不少人第一反应是这怎么够呢?停下工作以后怎么办呢?

周密的计划和合理的预期固然没有错,老话还说呢,不打无准备之战。

但一旦上路,人生就多了无数可能性。朱志文一路上,几乎没有拉过赞助,他说不想让自己变得太被动。

这么多年,他一开始花自己的积蓄,后来在非洲疯狂代购,到南美给平台提供视频赚取稿费,现在开始直播环球路上的见闻,未来还能怎么赚路费,他还在开发中。

他说,存够钱在上路就像做减法,他这样就是做加减法,后一种心态可能更平和。

从亚洲到非洲,再到南美,朱志文现在已经穿行美国西部,到了加美边境。

未来,他还要继续北上,去加拿大、阿拉斯加,大洋洲,从欧洲骑回亚洲。

朱志文像个敢于直面自己内心的勇士,用生命中所有的时间和热诚,去追随自己真正热爱的事物。

在被琐碎淹没之前,在被现实击垮之前,做自己想做的,看自己想看的,让生命绽放到极致。

他的选择,在那些瞻前顾后的人生面前,显得如此浓烈,让人心生羡慕。

感谢朱志文接受采访

图片来自微博@朱志文

公众号:骑个球

重庆最好玩的地方居然是它?

三张新晋好床,给你秋日的告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