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酿啤酒大爆发,5000多厂家涌入,谁将笑到最后?

原标题:精酿啤酒大爆发,5000多厂家涌入,谁将笑到最后?

你喝的是啤酒,我喝的是精酿。他们的区别,就是液体面包PK大绿棒子。

天下网商记者 丁波

上海的林林喝了十年的精酿啤酒,终于等来了国内的精酿啤酒消费热潮。

近三年来,在啤酒行业增长放缓的大趋势下,国内精酿市场以每年40%的速度在逆势增长。在精酿爱好者眼里,精酿啤酒才称得上“液体面包”,层次丰富的口感使人欲罢不能。

于是,国际精酿品牌纷纷进入中国,大型啤酒厂牌开始布局精酿市场,国内也涌现出上千家精酿啤酒企业。

有第三方预估,未来几年,精酿市场的份额有望从全部啤酒市场的1%提升至3%。

这样的背景下,盒马鲜生以价格黑马的姿态,杀入精酿啤酒领域,搅动了这个行业的格局。

在盒马门店里,定制款精酿与国际精酿品牌摆在同一货架上。

5000家生产商杀入精酿啤酒赛道

林林喝酒有些年头了,早已不需要再为喝酒找理由。不过从2008年起,他只喝精酿啤酒。

那年的一个夜晚,他在上海街边一家小酒馆喝了瓶比利时修道院产的精酿啤酒智美蓝帽,入喉的那一刻,“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深红宝石色的厚重酒体,混合着淡淡的葡萄干、果脯、梅脯等果味芳香,加上麦芽味和高酒精度的温热感,令人惬意。

此后,他一发不可收拾,将每月的工资悉数交给了各家精酿酒馆。

林林算是国内最早一批喝酿的人。2008年,精酿还没开始在国内流行,他能喝到的基本为国外品牌。

当年,南京曾出现了第一本介绍精酿啤酒的DM杂志——《啤酒节》,发行了一期即告夭折。消费关注度低,圈子窄,精酿啤酒很少能成为聊天时的谈资。

但11年后,当林林早已通过长期的学习积累,转型成为一名精酿师时,精酿啤酒在国内也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

林林酿酒

有第三方数据显示,近年来啤酒行业增长放缓,精酿市场却以每年40%的速度在逆势增长。

从2013年到2017年,国内的精酿啤酒企业从17家增长到293家。截至今年,业内人士估计,国内做精酿啤酒的作坊(包括个人)和企业加起来有3000-5000家。

这其中,相继涌现出了高大师、莱宝、拳击猫、牛啤堂、大跃、悠航、18号酒馆、丰收等原生精酿啤酒品牌。国内老牌啤酒生产企业如青岛啤酒、燕京啤酒、珠江啤酒等也纷纷布局精酿啤酒。

去年,盒马鲜生也快速切入了精酿赛道,向林林所在的上海精酿企业莱宝定制了一款精酿啤酒雨橙小麦。上市20天后,累计销售超过了2.5万瓶,占盒马啤酒类总销售量的11%。

随着精酿市场持续升温,今年,盒马又追加定制了一款淡色艾尔和薄荷拉格。

盒马定制精酿啤酒

液体面包PK大绿棒子

在精酿圈有个共识——虽然同为啤酒,但精酿才真正能被称为“液体面包”,它是完全不同于工业啤酒的存在。

工业啤酒常被圈内人用来指代那些超市货架上最常见的流水线啤酒,有人称其为水啤,也有人调侃其为“大绿棒子”。

在生产时,工业啤酒常被大量添加玉米和大米等辅料,减少啤酒花和麦芽的用量,喝起来几乎感觉不到啤酒花和麦芽的味道。多年来,电视广告里翻来覆去使用的也只有“清爽”这个词。

如果没喝过精酿,喝工业啤酒是无妨的。但喝过以后,饮酒观都被颠覆了。

精酿一定是用大麦、啤酒花、酵母和水酿造而成的。啤酒花会散发出来樱桃、柠檬酸甜等风味,大麦则可以酿造出咖啡、巧克力的浓香,甚至一些红酒风味,层次丰富,不可一言以概之。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代精酿啤酒风潮,始于80年代的美国。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而迎来爆发,并席卷到世界各地,也进入了中国。虽然国内的精酿市场近年来增长迅速,但精酿啤酒的总销售额占比不到整个啤酒行业的1%。

林林觉得,国内消费者对精酿啤酒的认知还远远不够。他为莱宝所研发的精酿啤酒系列,均为消费市场易接受的风味。在为盒马酿造时,也有意识地去完成工业啤酒到精酿啤酒的过渡。

其中,雨橙小麦为柑橘调,最易被接受;淡色艾尔口感轻盈,入口后水果微酸感突出,是每个精酿馆必备的旗舰款,也是精酿入门款;薄荷拉格则相对小众一些,强调个性。

在千篇一律的工业啤酒之外,于成千上万的精酿啤酒中找到一款自己喜欢的独特风味,没有浓一分,也没有淡一分,恰如其分的专属感令人上瘾,甚至产生颅内高潮。

上海精酿爱好者组织的线下活动

在精酿爱好者眼里,这种酒精与灵魂共舞的感觉,工业啤酒如何能比得了?

一旦喝惯了精酿,便再难回到工业啤酒的货架前了。

“那是一种认同感”,林林这样说道。

盒马成价格黑马

如今在上海已经有不少精酿酒吧,一些小众的精酿啤酒,也不必再费尽心思四处寻觅。

八月中旬的一天傍晚,上海延安西路上的“啤酒阿姨”准备就绪,等待客人到来。

这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精酿吧,400平的空间里,3000多款精酿整齐地码在沿墙的架子、冰箱和吧台里。远观,各色酒标拼成了巨幅的墙画,颇有格调。

啤酒阿姨店里,精酿啤酒摆满了墙面

进口酒商大刘坐在吧台前,他特意赶在上市前,来找老板谈生意。

说起精酿,大刘的两眼开始发光。这三年来,精酿市场的消费热潮来得有多汹涌,他最清楚不过。

他手里的精酿啤酒只有两款——意大利品牌维奥拉旗下的一款金色艾尔和一款淡色拉格。他将这两款酒推销给了“啤酒阿姨”,推荐牌被摆在了吧台的显眼位置。

除了上海,他还带着这酒去往内蒙、云南这些省份推销。抵达后大刘兴奋不已,发现不管在哪里,精酿的生意都格外好做,“各地都是精酿酒馆。”

只三年的光景,精酿在大刘的业务中占比早已超过了40%。大客户啤酒阿姨也在三年里新开了三家分店。

喝精酿比工业啤酒更考验荷包的底气。一瓶精酿动辄三五十,更高端小众的款则卖到数百元,是典型的消费升级产品。

但在大刘看来,相比于价格,精酿消费者更在意口感。不过从去年开始,精酿市场上连价格也出现了例外。

盒马从莱宝定制的精酿啤酒单瓶售价最低11.8元,最高13.8元。组合售卖后,单瓶价格不足10元。

但盒马定制款的用材要求却很高,雨橙小麦中的果酱和淡色艾尔的啤酒花全部为进口材料,单瓶啤酒的造价不菲。而在精酿啤酒垂直领域里,整体毛利润在30%-50%左右。

在大局未定之时,盒马拉低了价格门槛,以便培养消费心智,从而迅速提高市场份额。

对工业啤酒的反叛

在林林眼里,精酿啤酒在中国依然小众,要被消费者广泛接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林林称精酿啤酒是一种亚文化,有对工业啤酒的反叛精神在其中。类似于早期的嘻哈、摇滚,精酿文化也只在小群体中流行并产生共鸣。

将来,小而美的精酿啤酒们不仅要在工业啤酒的夹缝中立足,更要从巨头们的地盘中抢下自己的份额。

听起来如同蚍蜉撼大树一样天真,但细细分析并非全无可能。有第三方预估,就在未来几年,精酿市场的份额有望提升至全部啤酒市场的3%。

国际精酿啤酒的酒标(部分)

目前,国产精酿啤酒品牌们早就卯足了劲儿。

盒马定制的三款精酿啤酒,从消费场景切入来培养用户心智。雨橙小麦在研发时,所对应的就是小龙虾消费场景,而淡色艾尔和薄荷拉格,则是分别针对肉类和火锅的场景。

从盒马现有餐饮场景切入,与酒吧先有酒,后根据啤酒风味设计小食的路子不太相同。

此外,老牌的工业巨头们也不甘人后,动作频频。雪花推出了脸谱、黑狮、匠心营造;青岛啤酒推出IPA、奥古特、经典1903;燕京桂林漓泉全自动精酿啤酒生产线已于2016年投产……

精酿的消费浪潮正席卷而来之际,有媒体称2019年是精酿元年,精酿啤酒即将迎来春天。

在林林看来,盒马是适合精酿文化普及的渠道。在啤酒行业里销售额占比尚不足1%的精酿,所对应的是日益旺盛的消费升级需求,和远不饱和的市场,恰恰与盒马的消费升级策略高度重合。

某种程度上,盒马已成精酿文化的布道者。在盒马鲜生的门店里,除了定制款,还有许多进口的精酿品牌,货架上按分类陈列,用彩色标签做了区分。目前,盒马定制款精酿啤酒的低价、高质策略已初显成效。因销量持续上升,订单接连不断,莱宝的产能已开始感受到压力和挑战。

对于“精酿元年”之说,林林既不过分乐观,也不过分悲观。

转型精酿师即将进入第七个年头,他早已成了圈中老炮,喝过的精酿啤酒保守估计已经超过了5000种。他偶尔也会痒一痒,说精酿啤酒行业早已没有技术门槛,没什么好玩的,但也只是说说罢了。

熟悉他的朋友知道,林林的一天,以精酿啤酒开始,又以精酿啤酒结束。不用管他吃什么,给瓶精酿就行。

编辑|杜博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