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吵架,原来这么飒!

原标题:周迅吵架,原来这么飒!

前不久,“吴镇宇讲普通话”上了热搜。

当时吴镇宇、古天乐还有张家辉一起接受采访,吴镇宇说着说着广东话,突然就拐成了普通话,被古天乐cue了好多次,也切换不回去哈哈哈。

旁边的渣渣辉,不敢张嘴,只是默默投来了艳羡的目光。

也不能怪吴镇宇过分炫技,毕竟他是跟周迅打过嘴仗的人。用王者农药来排个位,张家辉是青铜的话,吴镇宇就是黄金,而周迅大概是王者。

早前,吴镇宇和周迅一起演了电影《保持沉默》。两个人在电影里就是广东话和普通话一直切换来切换去,变着法儿地吵架。

电影有一个特别好玩的片段。周迅问吴镇宇,“你普通话也变得很好啊,是跟哪个女老师学的?”

吴镇宇很得意,“我还记得你说啊,学好普通话,走‘骗’天下也不怕。”

周迅笑了,帅气地甩了一段流利的广东话混搭普通话,“我同你这种人呐,是某吔可以港啦,法庭上见。”

所以要说语言天赋,周迅才是真的厉害,不光普通话广东话可以切换自如,姿态还特别霸气,直接把吴镇宇怼到哑口无言。

说也奇怪,以往港片里尽是癫狂尽是过火的吴镇宇,竟然就这样乖乖栽到了周迅的手里,还特别死心塌地。

这也是周迅和吴镇宇,第一次演对手戏。

电影《保持沉默》讲的是,女歌手万文芳突然在化妆间遇刺,在场嫌疑人只有一个年轻男孩,吉米托马斯。周迅饰演的端木兰律师,决定为他做无罪辩护。

就有那么巧,这宗案件的检察官是吴镇宇饰演的吴正为,他恰恰也是端木兰多年前的恋人。

这对旧情人,因为立场不同在法庭上总是针锋相对。私下又怀有多年未曾释怀的遗憾,欲说还休。

周迅把这种矛盾情感交织的复杂感觉拿捏得很好。

法庭抗诉的时候,她是寸土必争,唇枪舌剑锋利缜密。职场上,处处都体现着女强人的做派,带上墨镜风姿绰约气场摄人。

但偶尔有那么一两个瞬间,她的眼神里,会有温柔脆弱的情绪流露,那双如秋水一般的眸子,让人看一眼就容易陷进去。

难怪神经刀吴镇宇,在电影里也被周迅驯得服服帖帖。戏里他裹着大棉衣哆哆嗦嗦望向周迅的时候,简直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小男孩。

这对“嘴强CP”,我先磕为敬!

话说回来,这也是周迅第一次演律师,第一次戴假发套,有史以来第一次背那么多台词。

这对周迅来说,还是一个挺大的挑战。熟悉周迅的人都知道,她平时说话是个小结巴。金星都吐槽过她,跟朋友聊天哒哒哒半天说不出来。她的抬头纹,都是结巴时候挤出来的哈哈哈。

但一个演员的专业,也就体现在这里。甭管周迅生活里怎么结巴,戏里要她演律师,她就是个律师。只要镜头一对准她,那些生僻的台词噼里啪啦就蹦出来了。

在文艺片里,更多看到的是周迅的美,周迅的灵。而这一次,我还看到了周迅内在的骨气。那是一种在专业里游刃有余的气魄与自信,这才是撑起一个职业女性角色的关键。

与穿衣无关,与美也无关。

周迅甚至尽量在淡化自己的美。在《保持沉默》里,她其实是一人分饰两角,除了演女律师端木兰,还演了女歌手万文芳。

这个女歌手万文芳,与《如果爱》的女明星孙纳完全两样。孙纳纤细,万文芳粗放。孙纳清秀,万文芳艳丽。

为了把两个角色区别开,周迅演万文芳的时候,特地为角色增肥并做了特效妆。可以说,这是一个看起来最不像周迅的角色,偏偏又最能触动人心里最软的软肋。

万文芳倒在血泊中,依然怀着对儿子的愧疚。肢体不能动,说话说不出,周迅完全只是用眼神,去表达出那一刻一个母亲的深深追悔。

周迅为这部戏付出了许多第一次,也做了很多新的尝试。

一桩弑母案引出的诉讼大战,背后聚焦的是原生家庭问题,以及孩子成长教育的社会意义。这样的主题,注定了演员不会轻松。而女导演周可,有多年话剧经验,但是第一次执导电影。新人演员孙睿,此前也完全没有电影表演经历。一张白纸,既存在可能性,也存在风险。

周迅还是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个剧本,“做这个电影也是想大家去讨论一下这个问题,讨论一下关于原生家庭,如果你不想要孩子的,你是不是要他出生?”

这不是她的一时兴起。这些年,周迅一直很关心社会议题。由她发起的关爱特殊儿童的公益项目“ONE NIGHT 给小孩”,今年已走到第六个年头。

从第一年公益电影《ONE DAY(有一天)》中关注的盲童、贫困儿童、留守儿童、被拐卖儿童、服刑人员子女等九种特殊儿童,到第二年的自闭症儿童、第三年的残障儿童等等,这个公益项目,让许许多多的特殊儿童群体进入了大家的视野,获得了更多的帮助。

当周迅看到浦东机场有个男孩捅了母亲九刀的新闻,她就一直想要拍一个相关的电影,来讨论原生家庭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保持沉默》未必是周迅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却蕴含了她当下的态度与勇气。

今年,海清在FIRST青年电影展上的一番讲话,道出了中生代女演员的困境。这其实是一个普遍的问题。

周迅有她自己的看法,她曾在采访里这样说:

“做演员本身就是我命运的改变。这个职业,让我更快速地去体验了各种不同生命和人性。如果没有成为演员,我可能永远无法体会到。我从小爸爸就跟我说,你选择什么都可以,但要自己负责。换一句话说,命运只掌控在自己手里,没有好的外部环境也没关系,那我们就一起努力创造一个。

《今日影评》的诞生,山下学堂的成立,都是因为周迅对演戏始终有追求,始终有一份“演员天然的责任感”。

这些年,周迅也一直都在尝试与不同的导演合作,去演绎各种各样的角色,去体验截然不同的人生。一个人要打破自己的舒适区走出去,并不是那么容易,她也有过痛哭彷徨的时候。哭完之后,她说,“我开始接受自己变老这回事。”

人设、年龄、角色,都无法限制周迅,她依然是忠于自我的。前不久上《圆桌派》的时候,她又笑嘻嘻地说,“我从来没有因为我的自在而受到伤害。”

2009年,周迅演了《风声》,算是转型比较成功的代表作。

她在电影里饰演一个地下党员,少了少女的灵动,多了成熟女性的坚韧。尤其是有一场她被处以绳刑的戏,周迅拍得身心俱疲。虽然镜头是一晃而过,震撼却是长久的。人们无法想象那么一幅弱小的身躯,能够抵抗如此巨大的磨难。

“我不怕死,我怕的是我爱的人不知我因何而死。”这样的遗言,从周迅的口里说出来,尤其有分量。奋不顾身地爱过那么多人,周迅对每一段爱情都是毫无保留,坦诚相待。

《明月几时有》里,周迅也延续了这样的戏路,从懵懂少女蜕变为了一名坚强的革命女性,此时的她,更有力量。

她娓娓念起茅盾的那首《黄昏》,成为了穿起零散剧情的引线。

有一幕戏是,母亲被捕后,彭于晏跟周迅商量怎么做营救。衡量再三,周迅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她镇定的向前走,走着走着突然蹲下哭泣。望着明月,她哽咽地对彭于晏说,“我的母亲是个很自私的人,但心肠很好。”

这样不动声色的惊心动魄,是四十已过的周迅才演得出来的好。

这一次,在《保持沉默》里,周迅的表演又更开阔了一些。她一面可以演一个气场全开的职场女精英,一面也可以演一个狼狈不堪的漂泊母亲,她的眼神里依然有天真与灵气闪烁,但更多了一些看尽世事无常的温柔与坚定。

这才是一个真正成熟的女演员,不再那么迫切需要聚光灯的追逐,只是默默挥洒自己的光与热,去将每一个无人关注的角落,照亮。

电影的结尾有个彩蛋。周迅坐在空无一人的舞台上,悠悠唱起了陈淑桦的《一生守候》。那一刻,我眼前莫名又闪过《如果爱》里老孙的青涩模样,一种白驹过隙的恍惚感与岁月的沧海桑田意外地合上了。

真好,不管时间怎么走,周迅还是周迅,那个热情的,勇敢的,一往无前的周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