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与“道”:当代书法的现状与反思

原标题:“技”与“道”:当代书法的现状与反思

本期话题

现代书法怎么了?

颜培大 /本期策划

【编者按】 7月18日,由王南溟担任策展人、马琳担任学术主持的“水+墨:回望书法传统”展览在上海宝山国际民间艺术博览馆开幕。“水+墨”是上海宝山国际民间艺术博览馆已经连续举办了七年的一项长期的学术品牌展览。今年的“水+墨”展览以“回望书法传统”为主题,从中国书法走向现代以及西方对中国书法的认识所形成的创作案例进行展览式的研讨。为深入讨论这一话题,展览期间还举办了“水+墨:在传统中的现代书法”论坛,围绕传统书法的现代性、现代书法与当代水墨、当代书法的现状与反思等话题展开讨论,并提出诸多问题,如:现代书法的发展已经经历了近三十年,为什么依然让观众很难理解?现代书法的出发点和立足点到底在哪里?中国书法能否走向国际?本期时评,围绕“现代书法怎么了”这一话题展开讨论。

本期导读

“技”与“道”:当代书法的现状与反思

苏金成

现代书法为什么会这么难懂

▲王南溟

当代书坛的生态环境并不乐观

▲樊碧博

“技”与“道”:当代书法的现状与反思

苏金成

苏金成在“水+墨:回望书法传统”论坛现场发言

对于书法来说,今天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择取当代书法发展中的四个现象与大家分享。

第一,我曾在杭州西湖博览会上,拍摄到某位著名书法家现场创作巨幅书法的视频,并上传到抖音,在很短时间内其点击量便高达17万。为什么点击量这么高?因为观众的评论骂声一片!95%以上的留言是批评声音,而客观专业的评论却少之又少。为何一个如此有影响的书法家却遭到大众如此不堪的评论?这种现象令我感到震惊!通过观众评论的主观化与情绪化,可以一窥当今教育目标单一化与功利化带来的隐患,使得老百姓的艺术修养现状实在令人堪忧。

曾来德书法创作现场

第二,2018年,一个无臂青年在上海举办书法展览,其作品是雅俗共赏的二王书风,我参加了他的作品研讨会。有两个问题值得大家思考:其一,关于执笔法与用笔法,这是中国书法传承千年的核心问题,对于这样一个无臂青年,执笔法没有意义,用笔的方法也与他人有别;其二,大多数人追求书写的意义是什么?如果作品缺乏个人风格,缺乏“辨识度”,其创作的意义是什么?在众多书法从业者中,个人作品的价值在哪里?

无臂青年张文佑创作现场

第三,前些天微信朋友圈有关于书法学要升格为一级学科“美术与书法学”的传闻,这个传闻受到大学书法教师们的普遍关注,曾在一个书法博士群展开激烈的争论。主要分为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如果想让书法得到重视和弘扬,教育是关键,除了让书法进入中小学课堂之外,在高等书法教育方面,还必须将书法升级为一级学科,这样书法才会得到真正发展与弘扬的保障;另外一种观点从相反的角度认为如果书法升级为一级学科,首先“美术书法学”从名称上就说不通,“美术”包含的范围很广,而“书法”只是一种艺术形式。按照现在书法在美术院校中的地位与比重,如果书法一跃升格为一级学科与“美术”并列,美术学院也要改名为“美术与书法学院”。那么接下来必然会出现“国画学”“油画学”“雕塑学”等一级学科!而目前国内几所从美术学院独立出来单独成立的书法学院,下设也只有一个书法系,无法继续增设新的系科填充学院的学科构架,如果书法升格为一级学科,必然需要设置二级、三级学科与专业方向,这些都是需要内容去填充,但目前并不具备。并且书法的专业方向若划分过细,必然造成学生(尤其是本科生)专业学习与就业工作面临的新困境。两种观点各执一词,孰胜孰败,且看执掌艺术教育话语权的人士讨论决定。

关于“书法升级为一级学科”的新闻

第四,机器人手臂使用毛笔书写汉字,其临摹字帖的相似度,将书法专业研究生PK下去,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机器人手臂刚刚发明,未来科技的发展,高级智能机器人写毛笔字能达到怎样的高度,我们无法预料。但是到目前为止,静态的书画高仿作品和动态的机器人书写汉字,已经让专业人士感到震惊。书法家们书写的肌肉记忆和机器人书写程序的设计,其区别有多大?未来社会中,二者对传统书法的继承,以及对“现代书法”的创新,孰优孰劣?

机器人手臂使用毛笔书写汉字

晚清以前,中国人的写字工具是毛笔,今天,有很多“书法家”为了书写“技术”的熟练,每天也不惜练习10个小时以上。熊秉明先生说过“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几乎所有学习书法的人都拿这句话来标榜自己。而熊秉明先生说的是“中国书法”,并非是每一个会写毛笔字的人所书写的字。书法相对其他艺术形式来看,其实践者似乎最应该有文化,在中国古代如此,但是在今天现实生活中并非如此。那些每天书写10余个小时练“功夫”的“书法家”产出的作品能否称得上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是值得商榷的!而有人为了入选国展,可以用半年以上的时间重复书写上千件内容相同的作品,这是不是“艺术”作品,也是值得反思的问题。

把书法带入一个“炫技”却缺失文化的时代,谁之过错?

目前传统书法的研究成果相对来说比较丰富,但是创作像“复印机”一样,止步不前。每个人理解的书法“传统”都不一样,但是大多数人都理解为“花上数年时间临摹经典法帖,学会吟诗作词”,就是有书法传统根基了!在一个科技发达的时代,书法从业者的专业视野相对其他艺术门类来说极为保守,其他的艺术都在“往前走”,书法一直“往后走”(这里并非贬义)。书法家们认为传统是需要不断地学习吸收,一辈子也学不完,但问题在于很多书法从业者理解的传统过于简单,这种观念上的保守如何让书法得到发展?

今年4月份我到两所高校参加书法本科专业评估,评估结束之后专家组提出一个问题:在美术学院中,其他专业的学生比较喜欢相互交流,书法专业的学生大多是安静地在教室里面临摹字帖,不关心书法以外的知识。这既是优点又是缺点,因为专业面较窄,短时间内看似学习效果较好,但长远来看,对学生个人及书法专业整体的发展未必有利。

当然,从1985年“现代书法大展”到最近几年大家关注的“丑书”,有一些人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对书法的发展进行探索。实际上,“现代书法”的探索在上世纪最后的十余年,已经完成了使命,除了学理上还未形成完整的体系,创作形式方面的探索都做到了。所以,我认为今天很多的现代书法作品,还是在重复以前。这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向水墨画的借鉴,让书法的用笔、用墨更丰富;其二,向日本书法的借鉴,日本人对待自己的书法,认为首先是一种学术,其次才是视觉的艺术,有很多少字数的书法作品很具视觉冲击力;其三,向西方现代艺术的借鉴,比如抽象艺术、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等,四川美院张强的人体书法、上海交通大学徐庆华的装置书法都是如此。

“水+墨:回望书法传统”展览现场

但是因为对其他艺术的种种借鉴与复制,往往使得这些所谓的“现代书法”失去了书法的特性。因为这些作品或是离开了笔墨纸砚,或是抛弃了汉字,只是借用了书法的一些元素或使用了传统书法的一部分工具,因此我们认为不是书法,只能是“现代艺术”。

事实上,因为社会生态环境的改变,书写工具与文字改革的推动,晚清民国以来的书法早已经不是传统意义的书法,书写技法也有别于过去。现代书法表面上看似接近于传统,实际上相隔甚远。尤其是当下交通与信息异常发达的时代,书法实际上走向了“小众”,成为业余人士看不懂、专业人士互相瞧不起的“技能”。

我在大学里先后教过书法与水墨画,也教过设计与艺术史,从对这几个专业的学生进行比较来看,书法专业的人有很多优点,但是在观念上却特别保守,另外,很多人仅是临摹像一本字帖,便会沾沾自喜、自满骄傲,这其实是没文化与修养的表现,与传统书法的本质及对创作者的要求恰恰相反,这种现象在美术与设计学科的学生中很少出现。从前述的四个现象以及今天书法展览的导向来看,可以说书法成了一门具有“功利性”,讲究“技术性”的“特殊艺术”,这无疑已背离“艺术”教育与创作的目的,划入“工艺”门类,似乎更为合适。

传统书法如此,而观念上的“现代书法”,也只是极少部分的艺术家利用书法工具创作的视觉艺术作品,是不是“书法”,都是值得商榷的。很多的作品纯粹是为了追求视觉艺术效果,而并非书法作品。书法成了“戴着脚镣跳舞”的事物。当然,对于今天这样一个现代科技发达的时代,我们想回到明清、回到唐宋都是不可能的,想写出那个时代的作品也是不可能的。

“水+墨:回望书法传统”展览现场

唐诗宋词元曲都是历史的产物,今天的人还可以继续写诗填词,但无论是唐诗还是宋词,后人已无法超越。书法是不是也这样呢?晚清之前的书法都是进入博物馆的藏品了,但是今天的我们还是可以写字,可以自娱自乐陶醉其中,只是再也无法超越前人,就像格律诗词无法超越唐宋一样。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可以自得其乐地去写字,或是尝试将一些新的内容、形式与材料运用到“书法”的创作中,虽然不一定成功,但这或许就是当下这个时代的产物,也可以说是书法的一种发展。

(本栏目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