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登《财富》增长最快公司榜单榜首,荷尔蒙生意的潜力有多大?

原标题:陌陌登《财富》增长最快公司榜单榜首,荷尔蒙生意的潜力有多大?

8月16日,美国《财富》杂志发布了2019年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排行榜,考核美股上市公司连续三年的营收、利润和股票回报率表现,中国陌生人社交平台陌陌登上榜首。

《财富》统计的数据显示,过去三年,陌陌每股收益每年增长193%,营收每年增长141%,三年年化股票回报率53%,远超平均水平。陌生人交友产品的营收和增长能力引发关注。

从榜单中可以看到,美国在线约会公司Match Group同样表现不俗,位列38位。从Match在本月6日刚刚发布的Q2财报可以看到,Match的增速再次超出预期。

与此同时,被称为海外版“陌陌”的全球开放式社交平台MICO,近日接连登顶印尼、埃及等人口大国的收入榜单,展现了强大的吸金能力。

陌生人社交再一次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有的媒体甚至喊出了“荷尔蒙统治地球”的论调。那么近几年,这些陌生人社交产品,到底是凭借什么跑赢了整个移动互联网市场的增速?

“荷尔蒙”生意背后的泛娱乐探索

《财富》发布的100家增长最快公司榜单,历来被认为是“经济活力晴雨表”。据《财富》官网历史信息显示,这是2010年以来中国公司首次登顶。

以增长数据为评选维度,陌陌的登顶并不让人意外。每股收益每年增长193%,营收每年增长141%,在美股市场,陌陌近三年的增长成绩堪称一骑绝尘。

陌陌于2011年8月上线,定位为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陌生人社交应用。凭借“约炮神器”之名,陌陌用户飞速增长,上线不到一个月就跻身应用商店社交类下载榜单前三,排名仅次于微信和QQ。2012年1月,陌陌用户达到100万。8月,这一数字突破3000万。2014年11月,陌陌登陆纳斯达克。

上市之初,陌陌的表现中规中矩,它真正起航的时间是2015年。这一年,陌陌做直播了。

2015年,陌陌开始探索泛娱乐的发展路径,推出与社交结合的直播功能,随后用户规模和收入都大幅增长。2017年Q1,陌陌净营收同比增长421%达2.652亿美元,净利润同比增长达到615%达9070万美元。营收增长超4倍、利润增长超6倍,这在所有上市公司中都十分罕见。

尽管直播业务让陌陌赚得盆满钵满,但陌陌没有放弃多元化营收方式的探索。基于此,陌陌布局了短视频、卡拉ok、聊天室等多种业务,并于2018年2月收购约会交友软件探探,强化自己在中国市场开放式社交领域的领导地位。

基于多元化的布局,陌陌的用户增长和营收增长都得以延续。2018年全年,陌陌净营收达到134.084亿元,同比增长51%。

今年以来,虽然国内市场监管趋紧,探探也一度深陷下架风波,不过陌陌依旧保持着稳定的增长,第一季度营收远超华尔街预期。根据财报显示,2019年Q1陌陌净营收达37.2亿元,同比增长35%。截至2019年3月,陌陌主APP月活用户达到1.144亿,创下历史新高。

可以看到,凭借“社交+泛娱乐”的布局,陌陌已经坐稳了国内陌生人社交领域的头把交椅,并用持续的、高速的增长印证了这一模式的巨大潜力,未来依然可期。

在海外市场再造一个“陌陌”

陌陌的成功是偶然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被称为“海外版陌陌”的全球开放式社交平台MICO,2014年在海外上线,并以同样的模式,在海外复制了陌陌的成功。

MICO首先将目标市场定位于东南亚和中东,布局了泰国、印尼、沙特等国家。东南亚人口基数大、经济发展水平良好、网络费用低、与中国文化相近,成为市场首选。而中东地区,用户社交需求旺盛,且消费能力极强,成为MICO的另一核心市场。

事实证明,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陌生人社交都是一种刚需。MICO在海外上线后,用户规模一直保持高速增长,如今已跻身“亿级用户俱乐部”。

而营收方面,MICO与陌陌一样,通过布局泛娱乐实现爆发增长。2016年,MICO开始尝试加入直播,2017年与海外直播平台Kitty Live合并,加速布局泛娱乐。在“滑动匹配”、“附近的人”、“全球漫游”、“即时翻译”等社交功能的基础上,MICO加入了“直播”、“短视频”、“多人连麦”等模块,形成了丰富的泛娱乐生态,同时营收飞速增长。

据报道,MICO于2018年5月实现规模化盈利,目前月收入达千万美金。对于并无巨头背景的MICO团队来说,这无疑为其后续的发展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出海五年,MICO已成为东南亚、中东、印度等市场的头部社交产品,其营收成绩尤为亮眼。

App Annie数据显示,MICO曾登上印尼、埃及、巴基斯坦等27个国家和地区的社交类应用畅销榜榜首。在Sensor Tower发布的2019年Q2中国短视频/直播APP海外收入榜单中,MICO位居第6名,成为榜单中的唯一一款社交产品,收入高过了快手和火山小视频。

一个值得探讨的议题是:社交产品通过布局泛娱乐实现爆发增长,已被多次印证;而娱乐产品转过头来入局这门“荷尔蒙生意”,是否可行呢?

2018年,国内的千播大战惨烈收场,秀场直播的想象空间不再。海外市场,众多出海的中国直播平台也开始标榜自己的“社交”属性。不过,时至今日,直播平台向社交转型,始终没有出现任何的成功案例。

MICO的CEO Sean曾在面对媒体采访时说:“直播必死,社交永生。”虽然直播是其泛娱乐生态的重要板块和其主要的营收方式,但是MICO始终立场坚定地强调,纯直播的模式是没有未来的,“直播+社交”的逆向结合也难以成功。

回过头看,无论是陌陌,还是“海外版陌陌”MICO,它们的成功都印证了一个有趣的逻辑:泛娱乐是荷尔蒙生意的催化剂。

不过,褪去泛娱乐的外衣,社交依然是这两款产品的绝对核心。如MICO CEO所说,社交永生,“社交关系”才是它们永动的增长马达。

围绕着这一核心,陌生人社交可以有更多不一样的盈利模式,比如订阅。

除了直播,订阅也是“摇钱树”

Match又涨了。近两年来,这样的消息对于人们来说已经司空见惯。在Tinder的加持下,Match Group的市值已经一路飙升至239亿美元。

2012年,Tinder凭借开创性的“左右滑动”设计,在上线两个月时间内就匹配了100万对有眼缘的男女,积攒了3500万个用户评分。不到半年时间,Tinder配对的数量就突破了1亿。经历了将近7年的发展,Tinder已经成为欧美国家最受欢迎的约会交友软件。

8月6日,Tinder母公司Match Group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其中Tinder的表现尤为亮眼。财报显示,二季度Tinder付费会员数同比增长39%至523万人,人均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同比增长6%。此外,Tinder的营收同比增速达46%,其吸金能力令人艳羡。

作为一款诞生于美国的产品,Tinder的功能简单纯粹。没有直播、不靠娱乐,Tinder是如何赚钱的呢?答案是订阅。

2015年,Tinder推出Tinder Plus的订阅服务,让付费用户可以避免意外手滑,且允许用户越过当前地理位置的限制进行搜索等。之后,Tinder又在2017年夏天推出升级版的Tinder Gold,此外还增加了按点击次数计费的“超级喜欢”和“升级”等功能,让任何用户都可以选择购买。

Tinder Plus的费用是9.99美元/月,Tinder Gold的费用是14.99美元/月。Tinder对大龄用户收取更高费用,在美国,Tinder Plus对于30岁以上用户的费用高达19.99美元/月。

凭借会员服务的高额营收,Tinder曾一度力压Netflix和糖果粉碎传奇,荣登美国iOS畅销榜第一的位置。

不过,除了会员增值服务,号称不会做广告生意的Tinder始终没能抵住流量的诱惑,在平台上推出了信息流广告业务。事实上,广告也是陌陌和MICO的营收来源之一。社交流量是最值钱的流量,任何一个想赚钱的社交平台都没有理由拒绝。

8月19日,陌生人社交产品「SUGAR苏格」宣布完成超千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光速中国。即使在资本寒冬,陌生人社交赛道的融资消息也从未停止过,资本市场对“荷尔蒙生意”始终充满热情。毕竟,太多的增长奇迹在这个赛道发生,这门生意的天花板远未见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