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溪民宿论坛干货 | 有种生活风格叫小镇——何培钧

原标题:安溪民宿论坛干货 | 有种生活风格叫小镇——何培钧

2019 年 8 月 18 日,《海峡旅游》杂志在安溪举办了首届民宿产业发展论坛,并特邀 4 位民宿行业的领军人物作为嘉宾,前往“茶乡”赴一场难忘的文化之约。

(戳上方链接了解详情)

而现在,我们整理出 4 位老师的演讲,为大家奉上满满的干货,喜爱民宿、对民宿行业充满好奇的你,一定不要错过。

有种生活风格叫小镇

主讲:何培钧

台湾最美民宿竹山“天空的院子民宿”“竹青庭人文空间”“小镇文创股份有限公司”主理人。

点击视频,回顾何培钧老师现场分享的精彩内容

大家好,今天我想跟你们谈一下我在台湾的工作。

我叫何培钧,1979年出生。比较特别的工作经验是,大学毕业、当兵退伍之后,我直接跑到南投竹山海拔 1000 公尺的村庄去做民宿。那里是台湾 921 大地震的重灾区,镇上所有的一切几乎被震垮。

而今天,我将从文化民宿社区以及小镇的社会实践之路,通过大陆与台湾民宿的对比,与大家分享我的经验。可能是从民宿和地方之间的关系,又或者是乡村振兴上的细微差异。

这是民宿最早的样子,在我大学二年级的时候,第一次来到竹山海拔 1000 公尺的山上。当时骑着摩托车去拍照,结果意外发现了占地 900 多平的这栋建筑。看到这个场景,让我强烈意识到,台湾社会在经济发展的高速过程中忽略了非常重要的地方文化的价值。

想到念书的时候,我到了欧洲、日本,看到他们的国家,从城市到乡村的人文、地景、地物、地貌都保存得非常好,可是台湾却很难这样。走进今天的台湾社会,我们仍然可以从城市到乡村看到环境的落差非常大。看到这个房子之后,我的第一个想法不是为了要开民宿,而是为了要把文化重新修复,让它回到社会,并鼓励社会把它的文化价值重新实现回来。

要谈文化重建,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要在山上停留很长的时间,还要有营业执照。但当时没得选,所以只能选择民宿的营业执照。我大学念的是医院运营,我当时也不喜欢住民宿,但我愿意为了重建这个文化价值,放下“身段”跑到竹山当个民宿管家,这是我可以接受的理由。

确定了这点,用民宿去谈文化的义涵之后,我在大三和大四两年,在学校跨系、跨校自学上课,一直到大四毕业、当兵退伍。我在整个南投地区跑了 16 家银行,唯一一个接受我委托的经理,最后坐着我的摩托车,跑到山上看这座废墟。意外发现,这整块都是建地,后来就把这个建地一平的行情估给我。那是我退伍的第 4 个多月,我前前后后和银行贷款,大概 1500 多万,才买下了这座废墟。

第二件做的事情,是为了要了解所有的过程,我干脆住在这个废墟,观察日出日落,找公安、找建筑师,在那整修了一年,就大概变成了 14 年前的第一个作品。当时外观古法修饰,里面融入了一些现代化的设计,正如后来的许多台湾文创产业。

但整个村子只有我一间有执照的民宿。整个的村子是百废待举的状态,没公车、没电视台、没互联网、没人,就这样开了第一家。开业的第一个月,我记得收入只有 8000 多台币,每个月的贷款却要缴 6 万多,我的户头花到剩 12 万,撑到第 4 个月,收到银行给我的查封通知书。

如果只是为了经营民宿、为了做民宿去开民宿的话,赚不到钱往往很容易就放弃了。但当时我的想法是,台湾的文化不能垮,因为看待民宿的动机是不太一样的,我开始每天积极的跑业务,写了很多信给政府,告诉他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后来台北县、台中市、南投县、台南县、台南市的区长都亲自看了我的信。

幸运的是,后来南投的文化局局长亲自来看民宿,表示非常惊喜,因为在 14 年前的台湾社会,还很少有整修老房子的经验。他当下把我引荐给了台湾非常有名的加拿大音乐家马修连恩。这支当时在台湾非常红的乐团住进了我的民宿。

住下来之后,他们看到不到 26 岁的人做了这样一件事情,觉得很惊讶。所以唱片公司和他,决定帮我的民宿做一张《天空的院子》音乐同名专辑。后来,那张专辑入围了那年的台湾金曲奖,并在全台电视联播,那一天晚上的收视率瞬间变成了我的订房率。没有什么分流的困扰,网络不发达的年代,是创业非常美好的年代。

隔天早上一起床,我就接到台湾著名导演吴念真的电话,他说看了电视,问我能不能到台北内湖做 3 个小时的电视专访那是我创业的第一个电视媒体采访。

隔了一个礼拜,从台湾最大的财经杂志《天下杂志》的专访约见,到商业周刊、金周刊、TVBS、陈文茜的电视和广播……差点倒闭的民宿就这样被主流媒体发现,并开始有人住,我也终于缴得起贷款了。曾经作为 921 地震灾区的村子,后来能够有一间民宿落地,还成立了一个团队。那时,我对台湾社会真的由衷感激,是社会的关注让我能够有机会做这样的事情。

民宿慢慢稳定之后,我思考,我们跟村民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民宿可以和周遭居民产生什么样的和谐状态?

因为整个村子都没有人了。我花了四年时间,在台湾做社区营造的基础工作陪伴。终于让当地居民认同我的理念,回乡花一年时间,用他的钱,整修他的家,变成了第二个老屋翻修的一间民宿。当地一个老爷爷说了一句话:“只要我们三代能够住在一起,就不会有太多困难,纵使在海拔1000多尺,政府封山的村子。”

你可以看到当地居民散发出自信的微笑,它就是台湾社会最好的状态。不需要跟政府拿任何一个项目,这种行为都是自发性的。

后来我发现,从这种观念的改变很可能是乡村发展一个很大的矛盾。传统观念里,大部分人看到的都是一个问题,而不是一个机会,觉得必须要有非常多的资源和成本投入进去。可是如果你能够找到一些人,看到它的机会,一切就不再是一个问题了。这是一个乡村发展的观念,是完全不一样的状态。

从居民自发性的凝聚之后,隔一年,政府就把公车联动上来了这个村子也就进入了“台湾国民旅游”的年代。游客开始大量的增加,各种观光辅导,以及农业农委会的辅导。每一年游客增长好几万人,民宿、餐厅也是大量的开。

但我在这个村子的第 5 年,到竹山本地把当地户政事务所的人口资料拿出来一看,却意外发现,竹山本地人口,反而从 8 万人减少到 5 万人。我在想为什么本地游客、产值增加了,人口却一直往下降呢?

4 年的地方研究过后,我们终于发现,原来对于地方的发展,不能只是关注农村一年到底来了多少游客和产值,不能只关心这两个指标。

台湾在过去几十年里,对于乡村的发展特别关心这两个指标,结果却迎来全台观光产业发展的虚胖现象。台湾的老街、商圈、闹街、夜市,越来越一致化、雷同化,全台到处都是凤梨酥,但我们没有全台产凤梨。

东西为什么越来越像?因为这些复制最快,达到两个指标越快。批货成本低,卖给游客的利润高,一过手就是产值了。但是里面的经济和当地百姓一点关系都没有,是离开居民的贸易型经济。

第二阶段,大量游客冲进来,开始影响居民的生活品质。乱停车、噪音污染、垃圾……本地人苦不堪言;第三阶段,短期的热闹渐渐让当地居民的房租、房价飞涨,居民很容易就把家里的房子租了、卖了,然后搬走。

可以看到,每个地方一热闹起来的第一期反应就是本地人先搬走。而后,是地产和房租所的离开。紧接着外地人冲进来做生意。如果他没把当地看成他的故乡,这个地方的文化便开始消失,生态破坏了,人全走了,政府再回头看时,将要花更大的代价去保护文化、生态,拜托离开的年轻人赶快回来。

5 年前,我们开始做社区的工作引导,比如说我们一年带来 3 万多游客,在这些游客让本地居民获得经济支持的同时,我们必须把农村的本地文化指标、生态指标、居民所得指标、环境指标,转化出更多的属地产品和服务,这是需要运营团队,并要花时间才能提炼出本身的场域业态。

所以我们民宿 70% 以上的产品都是本地生产,而且都能量产。游客都可以现场直接买,回去后就直接寄到家里。所以民宿不会只靠数量有限的房间,而是把地方业态,透过辅导孵化的机制进入到一个体验实验的场所。例如,民宿的肥皂,就用竹山的竹炭做,点心、灯饰、餐具、床单、被单是 80 岁的奶奶手工制作的。这个经验成了我们在地方的经营风格

两年前,我们开始做另一个项目,转移到了竹山镇上一座最老的台西车站。当时,客运公司决定要打掉这个车站。放弃这个竹山最老的一座车站。如果连竹山镇最老的车站都守不住,还有什么立场让年轻人回到这个地方来工作?我就跟客运公司的董事长说,要把整座车站租下来,把它重新留下来。

我们花了 6 个月时间把它变成一间餐厅。竹山盛产竹子,是台湾竹子最多的地方。餐厅用了 5500 多条竹篾,编成了一个像鸟巢的造型。农夫种什么菜,我们就出什么样的菜单。所以在这里吃一顿饭,从产地到餐桌、空间、建筑、手工艺,都是“本地产”。由此解决了社区和农村非常多的问题。

一顿饭就可以对一个地方帮助那么多,主要在于你将对地方细微的观察,转为非常有温度的商业,这一权重越深,业态就越好。

除了二楼的餐厅,一楼则改造出了一个吃冰的场所。“把竹林种在冰淇淋上”,用这么一个概念,引导大家吃完冰淇淋后直接带走,不会产生任何垃圾。

一楼侯车大厅的改造更为有趣。大厅每个月办一场艺文活动。例如,上个月我们从中国大陆各个省份邀请到竹山的妈妈,带孩子到这个车站,并请来竹山最好的书法老师,教他们怎么样用汉字去写好名字。我尽可能每个月就办一场这样的活动,在这个破败的车站重建起人跟人、人跟社会、人跟地方的美好关系。

通过持续的运营,三个月前,公车居然就回来了。这里已经很久已经没有公车了,整个车站周遭全部都是 80 岁以上的独居老人,大家一看到公车回来,每个人都出门双手合十,仿佛觉得生活怎么可以这么美好。车站重新活过来之后,竹山的国中、国小、高中的老师,就带着学生去看自己家乡老车站的修复,地方政府也都主动来看。

餐厅特别关心在地农夫的收成形态。比如说,如果他们种的香蕉卖不出去,餐厅就全部买进做成甜点。

所以,我相信应该只是为了民宿去开民宿,也不是为了开餐厅去开餐厅,民宿跟餐厅都可以为解决地方农村的问题,变成美好价值的一个重要载体。经营出非常多丰富的内容,转化成非常好的解决方案,不只是打折、促销、旅行社、会员这种模板化的做法,应该要借社会的多样性,向全民社会一起来学习和交流。

此外,我们是如何让更多年轻人喜欢来这里的?是旅行的方式,而是把当地的劣势转化成相对优势的概念。这是非常有效的办法。

5 年前没落的小镇,思想其实非常保守,这样要如何让它更加开放,引入外部社会的创新想法呢?当时,我在整个竹山市区最热闹的地方租下市区的一栋空房子。两个店面共 4 楼,120 平的空房租金只要 7000 台币,非常便宜。因为当时已经没落到这样了,我便将整栋楼稍做整理,第一年干脆免费开放,让全台湾所有的人,用他的专长和专业来跟我交换住宿。用兴趣、专业,还有年轻人喜欢的艺体,去策动社会。

通过这栋房子,我在台湾换了 600 多个人到镇上。甚至有中国大陆、香港、新加坡、印度、法国等世界各地的人。第一年的交换,帮我的公司交换了 12 部不要钱的广告视频、 4 个文创产品的设计,以及 2 个网站。其中一个法国人帮忙开发的网站卖给另一家公司后,还赚到了钱。一个月 7000 块钱的房租,整栋住满的话,可以住到 15 个人,所以 15 个脑袋,15 种专业。这个对我们在地方的发展、引入外部的人才,是非常划算的做法。

7000 台币的房子可以做什么?三所大学的学生,从平面设计、网络科技到工业设计,用一个月,把竹山的竹编跟手机网络联动起来,变成一块 iphone 大小的商家智慧招牌;美术专业的学生为村子做了环境美化;专业的摄影师,帮忙拍了 300 多张小镇的照片,让我们在网络上可以做很好的行销;从印度而来的朋友,用一天 2 个小时的舞蹈表演来交换;朝阳大学的学生为竹山镇做了新形态的地图……

这些惊艳的创意,都是在我们这种没落的乡镇房子里所创造出来的。而这样的概念,反而是在大城市的房子里做不到的,为什么?因为它们的租金和房价太贵了。

我认为,台湾下一个阶段的建设,要积极培养未来能够把乡镇传统的缺点,透过新的观念转化成城市做不到的优点的新的一批人才,而不是用城市的那一套,往全台湾的乡村全面推进,这样的话,就变成更一致化的方式来做了。

小镇要找到自己的优点与和城市一样的自信。

图 | 网络

没落的小镇开始有外地人来了,那又要怎么样让这些外地的新思潮跟地方产生很好的互动呢?当时我又在镇上租下一个人家不要的仓库,改成公司的小教室——社区教室。这个教室做什么?每个月最后一个礼拜五晚上的 7 点到 10 点,我鼓励本地居民自发性地来关心自己的故乡。

第一场,我和同事筹备了一个多月,整个竹山镇只来了 4 个人。我的同事差点从热爱竹山的青年,变成愤怒竹山的清年。我对他说:“今天晚上不要问为什么只有 4 个人来?你要想的是为什么这 4 个人今天晚上还愿意来?我们找到他们愿意来的交集,投入几年时间,一定可以让更多人过来,这是时间的问题。”

你们看我风雨无阻的,今年第 5 年了,这个教室每月最后一个礼拜五,都是满满的人了。也就是说,走了 5 年,居民终于意识到原来参与社区也是自己的义务。

也是一样的概念,没有跟政府拿任何项目,没有说给钱才谈文化、谈生态,没钱就没文化、没生态,这样子是不行的,要赶上国外的发展,得让居民产生关心社区的观念。

3 个小时的活动,有 1 个小时用来给竹山本地的农民提出家乡发展创业的项目计划。同时也会教农民怎么用他的简报。

小镇的发展最缺的是专业,专业才是最贵的。这些年竹山很多农民都在跟我说,要有人帮我做设计,有人帮我找通路,帮我设计做空间等。我们就用文字、图片、照片,录影的方式,把内容打包起来,丢到我们公司的专长互联网平台。就由村民提出的需要帮助的问题,一一解决。

我们变成了在地和外界中介者的角色,不是在第一线的角色,这对我来讲,找到一个非常平衡的位置,压力不会非常大。于是就能开始系统地孵化,吸收竹山的养分,以此来经营竹山的内容。小镇文创这间公司,每年在这个地区大概会孵化出 6 个人物、6 个产品跟他家乡的故事,让更多外面的人可以重复一直在来这个地方看,他们的东西都会进入到我们的民宿,我们的场域,变成跟市场的一个很好的对话内容。他们也会变成竹山明星一样的存在,来运作像这样的一个系统。

竹山的农民从种玉米、地瓜、茶叶、笋子,透过好的设计和车站的小店铺,开始去做市场的一些对话。成熟之后,就会在这个镇上租一个空间,去运营属于自己的项目。当中价值的教育,会让竹山有一个顶层的价值管理,而不是一个产业管理的概念,会变成非常不一样。

现在这个镇上,开始有年轻人回来做竹子的儿童餐具、蓝牙喇叭、牙刷、吸管、竹杯等。过去的小镇连学校都把竹编课废掉了,也就是说竹山镇已经连自我文化的传承都慢慢势微掉。而眼下,我们等于在竹山镇上做了一个叫竹艺复兴运动,希望能够重新振兴乡镇。

我三年前才办台胞证,来到大陆的第一个演讲是在北京大学,而后参加了越来越多的活动。看到了大陆非常丰富的多样性,这个对台湾来讲是非常值得学习的机会。两岸之间虽然有非常大的不同,但我可以感知到,我们都是希望家乡可以变得更好,让全世界人都可以热爱我们的故乡,这件事情在两岸是完全一致的。

我花了 2 年完成竹山镇上的国小、国中跟高中的人才培养的教材和教案,开始用竹山镇的立体地图,把竹山本地的人口资料、人均所得,空气指标,各个年龄的分布,还有地方政府的财政,变成了一个教材,让国小、国中、高中的孩子从小就开始训练,如果你是竹山镇的镇长,你会怎么样治理你的故乡?

我们现行的教育是以城市的需要,把孩子训练成城市需要的行业,并不是为了通过赋能让他们留下来的教育,国小到高中全部都是送到城市去的规划。所以我们必须从从教育着手,去改变这一现状。

我们在竹山的国小教材里,帮助孩子用游戏的方式认识故乡。告诉他们竹山的优势在哪里,哪里有茶、哪里有竹子等。为了下一个阶段,全台湾的乡镇和农村,必须要积极的培养大量的人才,而且家长的观念也必须要同步调整,这是我们现在觉得非常重要的工作。

最后想跟大家分享一句话,那就是,我们的人生,有很多事情,并非有机会才努力,而是我们必须努力到有机会为止。

我的分享到这边结束,谢谢大家!

// 安溪民宿产业发展论坛 //

干货大放送 ING…

我们为大家备好了新鲜出炉的满满干货

整理出4 位嘉宾的演讲分享

对民宿行业充满好奇和热情的你

赶紧移步到公众号后台,点击收藏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