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盈利的美团:王兴的喜悦与哀愁

原标题:第一次盈利的美团:王兴的喜悦与哀愁

最近的王兴有点忙。

先是20亿美元投资理想汽车,紧接着又高调进军地图业务,就在8月22日,王兴还在自己的饭否里发出了“我是抑郁症”的消息。

虽然王兴很快否认,称自己只是好奇的发一下,但今天出炉的美团财报,不知带给王兴的该是喜,还是忧。

值得喜的是,成立十年的美团,首次迎来一张赚钱的“成绩单”。

财报显示,美团第二季度营收227亿元,同比增长50.6%,总交易金额同比增长28.7%至1592亿元。

不过,半年报来看,美团依然没走出亏损牢笼,半年期内亏损达5亿元。

更重要的是,“无边界”的美团,依旧在打造自己理想中的超级平台,随着外卖业务逐渐逼近天花板,新业务还在漫无边际的扩张。但无底洞般的投入,还未给美团建起强有力的护城河,毕竟四面楚歌的局势下,美团依旧举步维艰。

负重前行的外卖

沉寂一年没在微博露面的王兴,上个月突然现身就是为了晒个自家成绩单。7月29日,美团外卖突破了一天3000万单。

毋庸置疑,外卖业务一直是美团的营收大头,餐饮外卖成为驱动美团一切业务的飞轮,更是被外界寄予最大关注的业务板块。

财报显示,二季度餐饮外卖业务的收入金额为930亿元,同比增幅36.5%,餐饮外卖业务的交易笔数208亿笔,同比增长34.6%。

根据电商在线记者的梳理,对比今年一季度数据来看,外卖业务的增幅与外卖业务的交易笔数增幅,均有所下降。

随着外卖行业的流量红利已逝,“黄袋鼠”的奔跑速度很难再如往昔。实际上,美团整体的营收情况也随着外卖业务的不断放缓,而逐渐减速。

营收继续增长的背后,架不住成本火箭式的上升。从财报来看,美团的成本支出大头依旧餐饮外卖业务,占总比例的67.6%,比上一季度占比增加。

实际上,在财报中,美团坦然表示,营收的大幅增长有赖于本季度的运力较为充足,且全国天气状况有利,这有助于最大限度地减少向外卖骑手支付的补贴。

这也就意味着,大额的高温补贴和支出,还并未在本季财报中展现出来。

根据比达发布的《2019年第1季度中国互联网第三方餐饮外卖市场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一季度第三方餐饮外卖市场交易规模为703.6亿元,美团和饿了么两家占到市场90%的份额。

在这样庞大的体量之下,短时间内已难有爆发式增长的可能,美团与饿了么的竞争也从增量市场进入存量市场,而当C端市场份额相对稳定后,双方不约而同的将视线放向了B端市场。

就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中,分析师也屡次提起与饿了么的竞争问题,对此美团在财报中提及,提高商家的运营效率,成为外卖业务提升的关键。

美团外卖此前宣布,2019年将投入110亿助力商家升级。包括行业大营销计划、全面数字化升级、深入供应链服务和先锋商户奖励政策。

不过早在今年1月初,口碑与饿了么就宣布,未来一年将赋能100万本地生活服务商家实现数字化升级,为100万商家新上线连接互联网,推动100万新就业。并选择直截了当、一次性的给予商家补贴。

更重要的是,在饿了么背后有阿里生态的强大支持,站在六楼的饿了么,正在逐步给二楼的美团带来压力。

现金奶牛的艰辛

尽管不如外卖业务高调,但如今从毛利率上看,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已经成为了美团的现金奶牛业务,酒店业务也是其平台扩张边界能力的典型案例。

财报显示,今年二季度,酒旅到店业务实现交易金额513亿元,同比增20.7%,同时变现率由8.6%升至10.2%。

美团方面表示,该部分收入的强劲增长,主要归功于在线营销服务收入的增長。截至今年Q2,该分部的活跃营销商家数目同比增长超过50%,每个活跃营销商家的平均收入继续稳步增加。

实际上,美团的酒店及旅游业务与2014年建立,类似OTA模式,营收以交易佣金为主,是主打“本地生活服务”的到店综合板块,广告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

不过随着到店餐饮,已经由“前团购时代”以交易佣金为主,发展到现如今“交易与广告”并重的模式。酒店与旅游业务的“躺赚”模式也正在改变,根据最新的财报数据,佣金收入的占比正在逐渐下降。

实际上纵观整个OTA市场,美团的竞争优势难言突出,夹缝中求生存的状况逐渐明显。

根据携程最新的财报显示,2019年Q1净收入为人民币82亿元,同比增长21%。目前携程旗下所有品牌全球月活跃旅游客户数超两亿,线下门店商品总值同比增长三位数。

无论从市场规模,还是业务模式等方面,美团的酒旅到店业务距离行业龙头依旧有较大距离,更重要的是,在BAT加持下的OTA平台竞争还在不断加剧。

根据极数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OTA市场中,携程+去哪儿占比过半,飞猪排名第二位。由阿里内部孵化的飞猪,基于阿里的平台流量优势,以及信用住等业务的支持,正在逐步扩大市场份额。

新业务的壮士断腕

王兴曾言,美团要做服务领域的“亚马逊”。如今,亚马逊已经8976亿美元市值,站在亚马逊面前,570亿美元市值的美团确实还有比较大的规模差异。

不过选择“亏损”扩张的思路,美团跟亚马逊一直有的一拼。为此,亚马逊用了7年实现了首次单季盈利,美团也终于在成立10年之际迎来了自己的首次盈利。

实际上,美团这一季的盈利,很大程度上是对新业务“动刀”的结果。

财报显示,今年Q2,新业务板块收入46亿元,同比增加85.1%,毛利为人民币42.1亿元,首次实现正值。

美团在财报中指出,共享单车业务的亏损明显收窄,主要因为不再投入折旧费并且停止扩大新的单车投入。与此同时,美团表示,要开始适当增加若干城市的骑行费和每月订购费。

而单车业务对于美团来说,一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存在。

目光短暂回到2018年初,那场总标为155.6亿元的摩拜收购案,其中美团共支出现金94.4亿,用户预付款5亿以及押金81.2亿元。虽然投入巨大的现金流,但这步棋算是为提供了一个十分可观的APP入口,从战略意义上,是值得被肯定的。

这很符合美团做超强平台的战略打法,切入更多的用户入口,用链条穿起各个板块,美团打车也是同理。

2017年春天,美团在南京开放网约车入口,正式切入网约车赛道。不过还未等到全面开花,就面临了一场“群雄围剿滴滴”的网约车大战。

随后,美团换了打法,今年4月份,美团采取了聚合模式,接入了神州专车、曹操专车等平台。而这一战略改变的背后,不仅是来自监管的压力,更是烧钱的难以为继。

不过在美团之前,高德地图早已布局聚合打车平台,滴滴也随即加入聚合打车市场,美团打车的竞争压力也随之展开。

但王兴依旧没放弃对出行的投入,8月16日,王兴花了20亿投资理想汽车,随后,又传出美团已展开地图开发工作的消息。

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美团的种种动作,更多是为了无人配送业务打基础,并且打造一个以美团地图为根基、延伸出外卖、到店、出行等的业务闭环。

不过根据艾媒咨询的报告显示,预计2019年手机地图用户将达到7.55亿人,高德地图与百度地图的月活用户数超过3000万人,腾讯地图位列行业第三。

在地图市场三分鼎力的局面下,继续扩张边界的美团地图即使成功上线,也很难再掀风浪了。

下个月即将是美团上市一周年,经过了一年的“摸爬滚打”,美团股价终于重回发行价。还在扩充边界的美团,何时能摆脱掉“大而不强”的帽子,恐怕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