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80、90后最爱吃的那些老冰棍,全都消失了…

原标题:天津80、90后最爱吃的那些老冰棍,全都消失了…

今年夏天,朋友圈的人都在吃一种雪糕,大白奶油冰砖,里面镶着两个鸭蛋黄,咱也不知道谁想出的这主意,把咸鸭蛋能跟冰棍儿结合到了一起。

我问了吃过的人,他说这玩意甜咸甜咸的,入口即化。

我说你这不废话吗?入口不化那是火筷子。

他说甭管那么多,反正就是好吃……

虽然内心深处至今都没有办法接受这种另类雪糕,但这并不妨碍我从小对冰棍的喜爱。

回想当年,跟在奶奶屁股后面去冷食批发店挑冰棍,一样就买两三根,恨不得把所有爱吃的口味都买一遍,然后抱回家放进单门冰箱里冻着慢慢吃。

这大概是每个天津孩子都经历过的童年。

这都托了中国雪糕大发展时期的福,天津的80、90后们,着着实实赶上这波了

从小学门口1毛钱一个的酸梅肉冰袋(我们当时管这个叫“冻的”),到可以一撅为二,两人分着吃的棒棒冰,再到连棍都没有的罗格、小碗、冰砖,最后变成了今天咬着牙请喜欢的姑娘吃的哈根达斯……

冰棍的价格坐上了火箭,当然模样也变得更加花哨。

但不得不说,躺在床上看着《月亮船》,不知不觉就吃掉三根雪橙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听我妈说,在我刚出生那会,市面上有一种又长又直、只有甜味的冰棍,就跟马志明先生《数来宝》里说的一样,这冰棍:一头大、一头小,开水白糖冻成冰

卖冰棍的大娘戴个白色的帽子,自行车后座驮着个木头保温箱,掀开上面盖着的小白棉被,什么吆喝都不用,就能引来一群眼睛里充满欲望的孩子。

我那会岁数太小,确实不记得了。

我印象里第一次吃冰棍,应该是冰袋

塑料袋里面装的甜水,扔冰箱里冻成冰坨子,那玩意太扛吃了,再加上我人小嘴小,一个冰袋能啃好久。

再长大点,更卫生的小冰棍出现了,外地人好像管这个叫“七个小矮人”。咱天津人没那么优雅,名字起的简单暴力,我清楚的记得塑料包装纸上印着它的大名——王八蛋

而且包装纸上为了应景,真的画着个王八……

好几个五颜六色的小冰坨子挤在包装里面,有时候还会因为解冻而串色。我妈特别喜欢给我买这种冰棍,因为可以很好的控制我的“冰棍摄入量”,吃两个还是吃三个,都凭我听话不听话。

听话,我就能多吃一个。

后来我才反应过来,这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如果我妈让我吃两个,我偏要吃三个,那这就叫不!听!话!

换句话说:我永远不可能吃三个!

所以到后来,我有了零花钱时,最喜欢做的,就是自己偷偷买一包,躲在家里,悄咪咪地吃掉所有王八蛋。

一个蛋一个口味,舒坦。

但冰棍厂大概意识到了王八蛋消耗量太低这个问题,于是不久之后这种冰棍不见了,这彻底粉碎了我妈的套路。

取代王八蛋的,是一种叫天冰大果的奇特冰棍。

这冰棍外头裹着一圈厚厚的橙子冰棒,做成杯型,里面空出来的地方装奶油雪糕。

我和我哥都特别爱吃这冰棍,但是他不会吃,每次都是冒着崩了门牙的危险整个啃。而我会用勺子先把里面的奶油掏空,然后慷慨地把外边的壳子赠与他。

所以每次我俩就达成了共识,我吃心,他吃皮

相信我,绝对不是因为我鸡贼,而是我怕我哥把牙崩了。

后来,市面上出现了火炬和罗格这两种脆皮雪糕。

说到这事我就特别想批评我哥两句,自从有了罗格和火炬,他就不吃天冰大果了,实乃见异思迁的典型。

不过我为了挽救他,也和他沟通过这事:

“哥,你吃火炬我不反对,但是咱还是按老规矩来吧?”

“嘛老规矩?”

“我吃心,你吃皮。”

“滚。”

这人劝不动,太轴,天生的。

想必不少天津娃娃和哥一样“见异思迁”,从火炬和罗格开始,口味由传统的水果冰棍向奶油雪糕转变。

比如雪人冰棍

这是咱小时候都吃过的一种雪糕。

据说这玩意的脑袋其实应该是一个意大利人,因为它是由意大利引进的几条生产线制作的,零售卖一块钱一个。撕开包装纸后,很多人总是要纠结一下先吃帽子还是脸。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种雪糕完全是天然的表情包,打开之前完全不知道里面有怎样的惊喜等待着我们……

妖怪!拿命来!

伴随着孩子们口味的变化,奶制品巨擘伊利和蒙牛也开始孜孜不倦地制作奶油雪糕,伊利牧场小布丁和蒙牛布丁雪糕,都是当年谜一样的存在。

不少人直到今天仍对小布丁的有着强烈的需求。比如我的朋友们……

后来,大概是快从小学毕业的时候,极具恶搞趣味的绿舌头风靡了大江南北。绿舌头是和路雪生产的一款,把果冻和雪糕完美结合的神奇冰棍,一块钱一根,刚从冰箱里拿出来是硬的,在嘴里含一会儿就会变软……抖楞着吃,最带劲。

不过对于头脑和力气都发育得差不多了的初中生们来说,这更是天然的整蛊道具。

和路雪不光以绿舌头式的创意独领风骚,与此同时,可爱多、梦龙等一系列“贵族”雪糕也纷至沓来,在境外奶油势力的冲击下,传统的糖水冰棍奄奄一息。

于是,咱国内不少冰棍品牌开始在复刻“老冰棍”上下起了工夫。

如此,我们看到了无数种不同品牌的老冰棍披着怀旧的外皮冒了出来,堪称雪糕界的文艺复兴。

于此同时,伊利还推出的冰工厂系列,堪称糖水冰棍的完美升级版,不论是披着冰壳子的奶油版,还是各种果味的冰砖,都是我近10年的最爱。

尤其是山楂味的冰工厂,这是唯一能让我在夏天吃到糖堆儿的途径!

从这时起,我的口味完成了由水果→奶油→水果的二次转变,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不管死贵死贵的哈根达斯有多少人向往,也不论土耳其冰激凌在网上有多火……

在我心底,只有当年的那根水果冰棍,以及攒下吃完的雪糕棍,做的飞机,削的宝剑……才是冰棍带给我的最原始的快乐。

三根小棍

一个晾衣夹子

等于一架飞机

用铅笔刀把冰棍棒

削成宝剑

就能做一天的大侠梦

如今,时过境迁,冰棍曾经给我们带来的超凡快乐早已消散。

只有当我举起一根水果冰棍,才能想起往日陌生而遥远的夏天,追逐打闹的院子,白花花的太阳,以及没完没了的蝉鸣……

少了这根冰棍,一切都不能算数

❸ 商业合作请加微信tiehua73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