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里智取生辰纲为何破绽百出?

原标题: 《水浒传》里智取生辰纲为何破绽百出?

作者:许云辉

《水浒传》中“智取生辰纲”情节,至今仍赫然出现在人教版初中语文课本上,被教参解读为一出由导演吴用精心设计、八条好汉倾情出演、杨志一行通力协作的智斗好戏。

可惜,从策划构思劫取生辰纲到晁盖毁庄出逃,前后不过十日。因此,该剧导演功力不足、众好汉演技欠佳、杨志等智力有限。由于劫夺生辰纲的整个过程破绽百出,所以,《智取生辰纲》只能以“愚”字贯穿始终。

(一)动机愚蠢

劫宝小分队劫夺生辰纲的动机绝非替天行道或劫富济贫,而是见财起意利令智昏。吴用在拉阮氏三雄入伙时,已将目的道得分明:“取此一套富贵不义之财,大家图个一世快活。”但刘唐为这次行动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此等不义之财,取之何碍?”晁盖深表赞同且认为“天理知之,也不为罪!”

生辰纲是北京大名府梁中书敬献岳父蔡太师的价值十万贯的生辰礼物。生辰纲既被定位为不义之财,劫夺生辰纲自然成为维护正义的英雄壮举。逻辑思维如此混乱,可谓愚蒙。

而要将这批价值连城的礼物从北京顺利押送到东京,只能跋山涉水走旱路,且“经过的是紫金山,二龙山,桃花山,伞盖山,黄泥冈,白沙坞,野云渡,赤松林,这几处都是强人出没的去处。”沿途强人环伺、响马觊觎,凶险万分。各路强人虽对这笔珠宝垂涎三尺虎视眈眈,但慑于官府势力,始终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偏有一股神秘劫匪,胆大包天,老鼠别手枪----起了打猫的心思,凭借滴水不漏的计策和干净利落的手段,不仅成功劫取第一批生辰纲,更至今逍遥法外让官府徒呼奈何。神秘劫匪的成功先例,强烈刺激了晁盖等人的复制欲望,“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和尚可以作案后销声匿迹,我等就不能得手后安然无恙?在吴用的不断唆使和信誓旦旦担保下,晁盖终于决定摸一回,走一趟,干一票,劫夺第二批生辰纲。

(二)鼓动愚拙

晁盖将刘唐介绍给吴用后,紧接着道:“他的来意正应我一梦。我昨夜梦见北斗七星直坠在我屋脊上,斗柄上另有一颗小星,化道白光去了。我想星本家,安得不利?”吴用聪明透顶,不仅猜出晁盖已经决定动手,还主动献计献策:“此一事却好。只是一件∶人多不得,人少又做不得……这段事,须得七八个好汉方可,多也无用。”

吴用对人数的限定纯属主观臆测,溜须拍马。此时即便是能掐会算的神仙,也无法未卜先知押运队伍人数。梁中书如果吸取上次被劫教训,坚持按照预定计划行事,在“着落大名府差十辆太平车子;帐前十个厢禁军,监押着车;每辆上各插一把黄旗,上写着‘献贺太师生辰纲’;每辆车子,再使个军健跟着”的同时,利用当朝太师女婿的特殊身份,责令或请求沿途官府派员协助武装押运,吴用这区区七八人焉敢太岁头上动土!所以懵懂如晁盖,都看出了他的居心:“莫非要应梦中星数?”

既被窥破心思,吴用索性赤膊上阵将阮氏三雄拉下水,正巧公孙胜又主动找上门来,于是吴用在酒席宴上骄傲地宣称:“保正梦见北斗七星坠在屋脊上,今日我等七人聚义举事,岂不应天垂象?”当晁盖言及白胜时,吴用再次找到“应天垂象”的根据:“北斗上白光莫不是应在这人?”吴用何以念念不忘“应天垂象”?无非是以此向小分队作出强烈心理暗示:既然我等七人聚义举事纯属“应天垂象”,那么生辰纲“此一套富贵,唾手而取。”

如此重大行动,不百般求证理论与实践的可行性,不精密策划设计预伏、劫夺、销赃等具体步骤和行动方案,而只凭“应天垂象”四字,拽上几个亡命徒,打上一剂强心针,就贸然前往黄泥冈,岂非愚拙?

(三)住店愚蠢

安乐村位于事发地黄泥冈东十里路,是白胜的老窝。按照吴用计划,行动前夜“只这个白胜家,便是我们安身处。”后大约虑及七条形容古怪的大汉住到一个当地赌客家里过于扎眼,临时改住安乐村王家客店。宋时住店虽不需要身份证,但旅店“每夜有客商来歇息,须要问他‘那里来?何处去?姓甚名谁?做甚买卖?’都要抄写在簿子上。官司察时,每月一次去里正处报名。”

晁盖身为保正(略等于现在的乡长),吴用“万卷经书曾读过”,见闻广博,却都不知如何投宿,岂非愚蠢?但进店登记时吴用又熟知住店规矩,“抢将过来答应道‘我等姓李,从濠州来贩枣子去东京卖’”。娴熟的应答虽然完全符合住店登记四个条件,但结伴同行贩枣正常,七条大汉同姓李未免过于巧合,吴用画蛇添足的表现愚蠢之极。

此外,晁盖在当地大名鼎鼎,“但有人来投奔他的,不论好歹,便留在庄上住。”这张脸已经是仗义疏财的标志,吴用不帮晁盖做丝毫掩饰,让他素面朝天冒充贩枣客人推着江州车儿大摇大摆住店,愚笨至极。

(四)劫夺愚妄

他们按计划在黄泥冈展开行动时,刘唐先紧握朴刀亮相,理由是“听得多人说这里黄泥冈上时常有贼打劫客商”,如此解释自备防身武器本也无可厚非,但在杨志的队伍与白胜拌嘴时,小分队却气势汹汹“都提着朴刀走出来”。如此全副武装,人手朴刀一把,直接对付孤掌难鸣的杨志和十几个疲惫不堪心怀怨恨的军汉已是绰绰有余。如果引起杨志警惕,岂不前功尽弃?

小分队的表演证明了酒里没有蒙汗药后,众军汉凑了五贯足钱来买另一桶酒。白胜欲擒故纵做气恼状,小分队成员表现出令人生疑的热心,先是古道热肠“劝”白胜“胡乱卖与他众人吃些”,又喧宾夺主把白胜“推”开一边,再自作主张将酒“提”给众军汉去吃,不仅乐于助人“借”椰瓢给他们用,更出手大方主动“送”枣子给他们下酒,如此拙劣愚妄的演技,竟然瞒过了精细的杨志,实属侥幸。

(五)束手愚拙

虽然计划不周,好歹侥幸得手。晁盖却高估了吴用策划智力,低估了官府侦破能力。生辰纲事发后,郓城县“沸沸扬扬地说道是‘一伙贩枣子的客人,把蒙汗药麻翻了人,劫了生辰纲去’”。晁盖却掩耳盗铃充耳不闻,明知已“做下迷天大罪”,却不未雨绸缪早做防范,广布耳目四处探听,反而与阮氏三雄瓜分金银,和众人“在后园葡萄树下吃酒。”若非宋江通风报信,晁盖必定束手就擒。倘无朱雷二都头假公济私,晁盖早已家破人亡。晁盖一介武夫缺乏智谋无可厚非,吴用“谋略敢欺诸葛亮,陈平岂敌才能”智在何处?

东京太师府给济州府尹下达指示:“要拿这七个贩枣子的并买酒一人。”济州府刑侦大队长何涛从弟弟口中获得领头的是郓城县东溪村晁盖、卖酒的是安乐村赌客白日鼠白胜的准确情报后,奉命率专案组连夜赶到安乐村逮捕白胜,人赃俱获。白胜熬不住酷刑,招供“为首的是晁保正。”专案组星夜兼程赶到郓城县后,已是“当下巳牌时分”(早上十点左右),恰逢知县下早班吃饭,何涛只得傻等“吃了一个泡茶”的时间,此时大约十一点。

宋江从何清口中得知实情后飞马报信,“没半个时辰,早到晁盖庄上。”从时间上可以推断出,晁盖得讯时间大约为正午十二点。为防万一,宋江故意在公堂上为晁盖争取逃命时间,建议县长和专案组:“日间去,只怕走了消息,只可差人就夜去捉”。所以,当官兵到达晁盖庄园时,“已是一更天气”,也就是傍晚六点左右。在生死攸关的宝贵的六个小时中,晁盖赖在庄上干了些什么呢?

接到宋江报信,晁盖的确“吃了一惊”,足以说明小分队对案发一事毫无思想准备。晁盖先接受吴用建议,叫吴用和刘唐先将还没焐热的生辰纲“收拾五七担挑了,一径都走奔石碣村三阮家里去。”他自己和公孙胜做善后处理工作,心闲气定地发几块大洋遣散不愿跟随逃命的下人,监督愿意舍命相从的庄客“并叠财物,打拴行李”。这是逃命吗?纯粹是搬家。直到官兵将形成包夹之势时,晁盖才仓皇焚庄出逃,愚拙到了难以理喻的地步。

年前劫取第一批生辰纲的绿林豪杰,没有留下丝毫蛛丝马迹,案发地点、抢劫人数、劫取方式,成为一个永远的谜团,这才得以天马行空坐享其成,此方为智。反观晁盖等人劫夺第二批生辰纲,由于计划破绽百出,从案发到白胜被逮捕,从白胜招供到小分队逃窜梁山,不过区区十余日。因此,“智取生辰纲”非但无“智”,反而自始至终贯穿着一个“愚”字!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文章五十余万字。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