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中国女性的情欲,40岁的姚晨太敢演了

原标题:直面中国女性的情欲,40岁的姚晨太敢演了

在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大放异彩的电影《送我上青云》,自上映以来就颇受关注。

不同于传统女性电影,这部电影探讨的是中国电影中甚少涉及的女性欲望问题,实际上为现代人在窘迫狼狈下的真情实感寻找了另一种表达。是一部不可多得能引人思考的电影。

本文有剧透

现实是黑色,我报以幽默

姚晨饰演的盛男,女记者,高知且嫉恶如仇。在一次意外检查中发现自己身患卵巢癌。手术费用30万却无力支付,并且可能遭遇术后无性欲的未来。

出轨父亲和造作母亲组成的原生家庭,无法对她支持。没钱也没有高富帅拯救的盛男,只得答应一心想发财的同事兼好兄弟四毛牵线,为之前看不上的土豪的父亲写传记赚钱。

骄傲却不得不低头的盛男,幼稚却想要真爱的妈妈,想发财、结识人脉的四毛,各怀目的,借此走上了追寻之路。

盛男所代表的那类群体,高学历中年职业剩女,每一个形容词都透露出社会的强行划分和偏见讥讽。这部电影的高明之处在于,一个个黑色幽默的梗,是盛男在环境和心情双重压抑中,对“丧”到家的人生一次次爆发。

现实层面,面对油腻无知的土豪和幼稚却自恋的母亲,处理职业关系和亲情关系时,盛男的宣泄是直截了当的。但对金钱的需要和对亲情的眷恋,让她不得不与之妥协。

而另一条引线,是好几年没有性生活的盛男,得知可能因手术失去高潮后,压抑欲望的酝酿。

她偶遇善良文艺的刘光明,产生悸动。在破旧的小县城图书馆,她看着散发着理想主义光芒的刘光明,眼神渴望而迷离,轻喃出“和我做爱”的渴望,却吓得刘光明落荒而逃。

这不是在片中唯一一次求欢,为了不留遗憾,盛男向四毛发出请求,然而却遭遇拒绝。

爱欲是一道生死门,欲得欲不得之间,是“丧”到极致的尴尬和难以言说的讽刺。

这正如结局一般的荒腔走板:刘光明是企业家的入赘女婿,最大的才艺是背诵圆周率。企业家父亲死了,稿费一场空。被“陷害”的四毛报复性的与盛男滚了床单,却敌不过事后盛男自己的DIY……

不同的是,在这样不快乐的生活状态下,无论是影片主角还是拍摄思路,都没有沉沦自我悲伤和过度自怜的状态,反而用一个个梗,嘲笑着叩问生活并无意义,继续生活才是唯一。

看似一无所有的盛男,实际上却并不空虚,她懂得什么时候坚持尊严,也懂得什么时候见好就收,她喜欢如她一般理想主义者的刘光明,也最终理解了他落荒而逃的怯懦与惶恐。

上映前后,影片备受关注的点,是突破了女性题材电影的禁忌,将欲望的表达作为解脱出生活困顿的一种释放。社会学家李银河也评论该片直面了女性的性愉悦权力,破除了在性问题上“为什么男人可以,而女人不可以”的男女双标。

但事实上,这部影片的张力也在于,它表达了每一个人在欲望释放和生活困顿中的摇摆状态。最终,短暂的高潮没有成为救赎的终局,持续的“丧”代表了我们被生活裹挟前进的事实。

短暂的高潮和持续的丧,组成了生活的常态。

大女主之路是姚晨的触底反击

作为本片的主演,姚晨再次奉献了精彩纯熟的演技,对女记者盛男这类中年职业女性角色似乎驾轻就熟。

而不同于之前比较强势能干的精英形象,影片中的盛男虽然保持了其塑造此类角色一贯的理性坚韧的气场,但是却无不流露出职业女性的孤单与弱小。

姚晨作为目前演绎此类角色的不二人选,仿佛之前的角色呈现的是已从生活困顿中翻身的快感,而这次着力点放在了如何摆脱困局的挣扎过程。

这种在信念目标和彷徨放弃中摇摆的状态,透过荧幕中姚晨貌似看穿一切的目光,倾泻而出。

努力寻找“好风”,将自己送上“青云”,也是近年来,演员姚晨一直在追寻的道路。

曾经作为家喻户晓的“喜剧演员”出道,本来会被扣上难以转型的魔咒,姚晨的第一步转型相对还算顺风顺水。

出演了里程碑式的谍战剧《潜伏》后,大家对她演技上的肯定帮助她顺利撕下“喜剧演员”的标签。

随后的姚晨,乘着微博的红利,将自己经营成“微博女王”,除了在电视荧幕上的活跃外,电影、时尚、公益全面开花,几乎是在最好的时代全力以赴的经营自己。

姚晨遭遇到的困局大概出现了两次。

一次是她与前夫离婚互撕,口碑与观众缘开始下降。“话题女王”的标签拽下了她之前扶摇直上的演艺事业。

第二次伴随所谓中年女演员危机而来,这一次仿佛更加触底,因为这似乎还附生着整个社会对中年职业女性的敌意。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自我成长的牺牲却换来社会的抛弃。

极“丧”状态下我们看到了姚晨的反击。

一边是苛刻地要求自己。

所以我们看到了顶着大肚子仍旧对自己身材严格要求,时刻为未来做好准备的妈妈。

一边是苛刻的演绎角色。

所以我们看到了《找到你》中寻找女儿的绝望女律师,《都挺好》中摆脱原生家庭的女强人苏明玉,看到了《送我上青云》中直述欲望纠缠的女记者盛男。

姚晨在这些角色中宣泄了女性的欲望和追求,也通过这些生动鲜活的职业女性,触底反弹。

实际上姚晨是聪明的。

她偏重的社会现实题材,很好反射了现代人依赖的社会,对他们反压呈现出的焦虑,烦躁,压抑,孤僻等情绪。

她依靠的现代独立女性角色转型,很好地回应了这个社会对中年女性群体的漠视与偏见,迎合了现代思想对女权的某种声张与应援。

无论是在极“丧”的影视作品中,还是极“丧”的人生坎节上,姚晨都交出了极好的答卷。

与自己和解就是涅槃而生

观众对姚晨选择此类型作品回归的欢迎,也体现了某种感同身受的相信与渴望。反观社会中,“丧”到绝境、无路可退的“姚晨们”就没有那么幸运。

姚晨的境遇,放大了社会对女性深深的敌意。曾经有数据显示,中国女性是全世界最累的女性。

与男性不同的是,即使选择像男人一样为事业去拼杀,“兼顾家庭”成为了大多数女性毫无意识的自我施压。掌控工作和经营家庭的双重标准,成为评判她们,甚至是她们自我评价的新要求。

但与此相反的是,职场上的潜规则和潜歧视不但成为了女性从业时的默认阻碍,生理限制和选择偏差成为了她们上升时期的玻璃天花板。

而当女人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想要成为纯粹自我的时候,“大龄剩女”又成为嘲笑她们的新砝码。

每当单身率上升,生育率下降,仿佛自然而然归结到了女性身上,而忽视了她们对自我价值和自我选择的定价。

这造就了“姚晨们”“丧”的常态,还是变态?

现代社会中的“姚晨们”同她一样有追求,有理想,知道自己要什么,怎么做。就像姚晨说的那样,像是一个个女版孙悟空,艰难前行而又奋力不屈。

独立而坚强的背后,渴望有“好风”,却能更清醒的认识到,能把自己送上“青云”的也只能是自己。

姚晨也在不久前的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闭幕式上,直言“类似职业困境也不仅仅只局限于影视圈”,也呼吁能给予女性更多机会。

而她自己也在努力创作机会。

人生无解,顺势而为。

既借力,也使力。

所以,被现实折磨到“丧”的姚晨们,逃离困局的出路,不是去和生活较劲,也不是去和社会据理力争。

自己最好的价值,也未必只是成为一个置之死地才能后生的斗士。

“为什么不能哭,哭完才更酷。”

是不把困境强加自己,不让规则束缚自己,退守自己的本心,直面自己的欲望,舒展自己的力量,同时也接受,脆弱,渺小和不强大的自己。

依靠自己也要放过自己。

和不快乐的自己握手言和,才能找回生活的轻盈,打开另一场自我主导的开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