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之扒舞美 | 超全解码!不愧为法语第一音乐剧!

原标题:《巴黎圣母院》之扒舞美 | 超全解码!不愧为法语第一音乐剧!

大教堂时代已经来临

世界迈进了新的千年

人们向星空的高度攀登

在那里记下了他们的历史

镌刻在玻璃上镌刻在岩石上

8月15日,法语音乐剧《巴黎圣母院》20周年纪念版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首演。150分钟的演出,如当天剧场外的电闪雷鸣,击中了观众的心善恶、美丑、爱欲、人性与命运的终极拷问,将所有观众卷进时代的洪流。

1998年首演的法语版音乐剧《巴黎圣母院》以特有的法式激情、浪漫、抽象和表现主义情感,进行了舞台革新,将古典宏大题材现代化演绎:流行音乐、狂野舞蹈、惊险跑酷时尚造型让人目不暇接。简洁写意的舞美设计不同于西区、百老汇音乐剧的写实性的华丽风格,延展了时空自由度,创造出一个后现代风格的视觉空间

巍峨耸立的巴黎圣母院高墙;塔楼上俯瞰整个巴黎的怪兽;乞丐国王横在半空中的钢铁王座;藏匿欲望与杀机的街头暗巷;囚禁艾斯米拉达的巨大锁链与樊笼;为出生而鸣、为死亡而鸣的巨型铜钟;代表黑暗与死亡的绞刑架……

哪个场景,

在走出剧场之后会与美妙的旋律相伴

在你心间久久萦绕?

01

石墙:一体多面

在雨果笔下,巴黎圣母院是“伟大的石头交响乐”。法国歌剧布景设计师克里斯蒂安·拉茨在《巴黎圣母院》的舞台美术设计中,舞台背景采用了隐喻丰富的“石墙”。高耸的“石墙”是一切故事的开始和结束,为全剧铺垫了厚重的底色。在序曲诗人的吟唱中,浅浮雕的岩石纹理在蓝色灯光中营造出神秘幽暗的氛围。

这是一面有生命力的“石墙”,由数十块高度超过2米的长方形泡沫拼板组合而成,每一块墙面宽高均为黄金比例。随着剧情发展,拼板可自由开合,变幻出不同的舞台空间:弗罗洛在这里偷窥艾斯米拉达广场起舞;舞者飞檐走壁,表现越狱;时而是卡西莫多的钟塔,时而是囚禁艾斯米拉达的监狱。

02

石柱:移动之力

随着《大教堂时代》恢弘壮阔的歌声响起,石像鬼挣脱束缚,从石柱旋转而出,宣告一场宏大传奇的开始。

威震四海的石像鬼是法国音乐剧最大的单体道具之一,不可拆解,用接近4米的箱子占据半辆大车运输至北京。

背景墙前方的空间,在不同场景下会出现各种移动道具,巧妙自然地增强了戏剧张力,带动了舞台节奏。在弗罗洛演唱《你将我毁灭》时,三块粗大的“石柱”代表了大教堂、上帝,同时也代表了主教心里另一个自己。主教在石柱的缓缓挤压中挣扎,一次次推开,一次次压迫,石柱营造出逼仄的空间,弗罗洛面对自我和神灵的终极撕裂得以直观呈现。

03

人性化的大钟

“大铜钟”在《钟》一曲中暗示了巴黎圣母院的塔楼。卡西莫多对着自己心爱的大钟倾吐内心爱慕之情的时候,三个大钟骤然从天而降,在每一个钟里面都有一位特技演员,他们扮演钟摆,随着歌声摆动,撞击着大钟,发出震人心魄的声音。

被卡西莫多视为朋友的三个大钟,好像真的有了灵性,而钟的摆动也呼应着他内心的波澜。特技演员挂在大钟里面,演绎出各种高难技巧,加上卡西莫多近乎嘶吼的声音,堪称全剧最感人至深的场面之一

04

工业风的工字钢

在有限空间内如何丰富观众的视觉层次,将观众的视觉从舞台的表面引向舞台立体空间?在重节奏的《奇迹宫殿》中,乞丐之王克洛班站在一个巨型的钢筋之上,缓缓的从舞台的顶端降下,悬在半空中引领众人合唱。穿着破烂波西米亚服装的舞队以狂野的舞姿引爆又一个燃点。

光影瞬间

* 《巴黎圣母院》灯光设计 阿兰·洛尔蒂 Alain Lortie

* 本文作者:Caroline

原载于“”中国舞台美术协会”微信公众号

《巴黎圣母院》官方周边明细

抢票指南

本演出已加入第七届北京文化消费季活动

音乐剧《巴黎圣母院》北京站

|演出时间|

2019.8.15-9.1

|演出地点|

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

|购票渠道|

天桥艺术中心官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大麦网在线选座购买

大眼鱼乐微信公众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