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阿耐”时代,正午阳光制造能否“都挺好”?

原标题:“后阿耐”时代,正午阳光制造能否“都挺好”?

前有《都挺好》,后有《余欢水》。

8月23日,由正午阳光制作的剧集《我是余欢水》正式开机。这部剧沿用了《都挺好》的编剧王三毛、磊子,主演中也有在《都挺好》中出演过的郭京飞和高露,这种“巧合”让剧迷在心理上找到了新剧比对的参照系。

与《都挺好》不同,《我是余欢水》是一部只有12集的网剧。早在今年5月份,爱奇艺世界·大会发布的四大超级网剧中就有这部《我是余欢水》。不久这部剧出现在了6月份的网剧备案表中,显示集数为12集。

《我是余欢水》开机的同时,广电总局7月份的电视剧拍摄制作备案公示表出现了4部正午阳光的作品:《我的超级英雄》《以子之名》《乔家的儿女》《落花时节》。而根据备案公示表,这4部作品将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先后开机,“国剧门脸”接下来的创作计划就这样低调地泄露了。

“平淡无奇”的IP,骨骼清奇的趣味

包括《我是余欢水》在内,正午阳光这5部新剧都有原著小说,并且都是关注当下的现实题材。除了《落花时节》改编自阿耐同名小说之外,其余4部剧的原著作者都是第一次和正午阳光合作。

一般意义上讲,IP意味着高知名度的作家、高流量(畅销书)、富有网感的类型和题材。从这5部剧来看,正午阳光在挑选项目上真称得上是“骨骼清奇”。

虽然已经和阿耐合作了《欢乐颂1、2》《大江大河》《都挺好》四部戏,但是《落花时节》的确是一部“平淡无奇”的小说,以至于这部2013年阿耐在自己博客更新的小说至今也没正式出版。从简介上看,《落花时节》更多抒发的是人到中年的感怀。

未夕是正午阳光又一位深度合作的小说作者,《乔家的儿女》《以子之名》都改编自其同名小说。相比之下,《乔家的儿女》知名度更高,但即便如此,这部2013年出版的小说在豆瓣上也只有190个人打分。《以子之名》更是因为评分人数太少而未出分。

剧如其名,《乔家的儿女》是一部家庭戏。原著小说以南京为背景,讲述了乔家五个子女从1977年到2008年间的人生历程。从时间跨度上讲,《乔家的儿女》和《大江大河》类似,但是后者有主人公在大变革时代从农村到城市的跨越,前者更像是一个发生在城市家庭的年代戏。

在《乔家的儿女》小说的封面上,有这样一行小字——“《围城》编剧孙雄飞签约影视版权”。从2011年至今,这部小说已经发表8年,侯鸿亮想必也是在孙雄飞版权到期之后做的“接盘侠”。

从《少年派》到《小欢喜》,教育题材逐渐成为都市生活剧常见的大类型,《以子之名》也是一部教育剧,不过它更加突出的是女性在子女教育中的艰辛和酸楚。小说作者未夕有多年一线教育工作经验,这让她对教育问题有更加深刻的认识。

影视作品喜欢拍那种天才少年——“别人家的孩子”,《以子之名》中的三位妈妈代表了三种完全不同的人生境遇,但她们有着同一种身份——“差生家长”。这是这部作品的独特之处。

《我的超级英雄》改编自鲍鲸鲸的小说《我的盖世英熊》,这应该是正午阳光这几部作品中IP知名度最高的一部。鲍鲸鲸本身也是知名编剧,作品有《失恋三十三天》《等风来》《闪光少女》等。《我的盖世英熊》是鲍鲸鲸2015年发表的一部小说,讲述了一位酒店门童与空姐的“跨越式”爱情,是典型的网络语境中的逆袭故事。

鲍鲸鲸曾在2015年计划将小说改编为电影《我的盖世男友》,该片也早已在总局备案,但是没有下文。如果不出意外,鲍鲸鲸很可能也是剧版的编剧,正午阳光也有选择原著作者当编剧的传统。

无法归类的《余欢水》,开启网剧2.0 篇章

《我是余欢水》改编自余耕的小说《如果没有明天》,该小说最早刊登于《小说月报·原创版》2016年第四期。除了《如果没有明天》之外,余耕2014年出版的历史悬疑小说《古鼎》也卖出影视版权。

在2017年出版的实体书腰封上,有侯鸿亮的实名推荐,这意味着正午阳光很早就买断了这部小说的影视版权。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如果没有明天》还荣获了第十七届百花文学奖“影视剧改编价值奖”。

从故事框架来讲,《如果没有明天》和暑期档岳云鹏主演的电影《鼠胆英雄》有些类似:一次因罹患绝症而引发的变故,让一个猥琐的、懦弱的、卑微的、被生活打入谷底的小人物余欢水,找回了自己。

当然,《鼠胆英雄》是一个民国时期的喜剧,《我是余欢水》是一部现实主义“正剧”。《如果没有明天》以“余欢水”的虚构故事带出诸如医患关系、国际问题、网络流行文化等社会热点问题的铺陈,书写了时代下底层小人物的尴尬,以及现实压迫下的辛酸无奈。

《我是余欢水》的确是一个小人物逆袭的故事,但是它看起来和时下流行的网剧一个也对不上号,类型很难确定。由兰晓龙编剧的《境外组》在年初搁浅,《我是余欢水》顺势成为正午阳光出品的第5部网剧——也是集数最短的一部。

从2014年开始,正午阳光做了四部网剧,按照播出顺序分别是《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在今年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侯鸿亮发表了题为《网剧需要更专业的表达》的演讲,并对这4部网剧做了回顾。

在这次演讲中,他对网剧和电视剧的创作策略做了区分,“传统电视剧,每一次的创作都必须争取最大数量的观众,才有可能在少量的样本户那儿获得较好的收视数据。而网剧的付费用户,选择是非常明确的,所以网剧创作的走向,一定是市场的细分,题材的类型化。

侯鸿亮还强调,“我们不断地对网剧的模式、类型、差异化进行不断探索的过程当中,所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不轻视观众,不放弃创作主体,不降低制作水准和对创作的敬畏,不断地用更专业的影像和表达方式去呈现。

虽然《我是余欢水》看上去很像是一部生活剧,但是正午阳光显然在这部小说中找到了与网剧传播形式、收看场景、用户诉求相吻合的地方。12集的篇幅也在表现形态上和传统意义上的生活剧划清了界限。毫无疑问,《我是余欢水》是正午阳光总结了经验和教训之后,在网剧领域的发力之作。

从《琅琊榜》《伪装者》到《欢乐颂》《大江大河》《都挺好》,正午阳光在挑选改编作品上,很少失手。而在所有的改编作品中,除了《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之外,正午阳光的作品都和“流行”保持着距离,但又凭借过硬的作品重新引领流行。

10月中旬,《大江大河2》也将开机,毫无疑问阿耐在正午阳光过去几年的作品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摆脱了对阿耐原著的过度依赖之后,正午阳光又找到了新的一批小说作者来合作,他们能否再度为“国剧门脸”增光添彩呢?

文/杨文山

The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