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者:王羽潇新任春雨医生CEO

原标题:镇魂者:王羽潇新任春雨医生CEO

或许没有什么,比理解死亡更让人懂得成长与生命的意义!

2019年8月23日,消息确认。王羽潇新任春雨医生CEO,原CEO曾柏毅任CTO!

34个月后,那个曾说自己“梦想太小”的娇小女生站在了舞台的中央,扛下春雨,践行君愿。

在亡夫的头七祭日,王羽潇写下那篇名叫《一个人和他的爱》的悼文,祭奠先生张锐的故去,引得观者泪目垂垂。

张锐逝去的10个月后,给星云大师编辑过书稿的王羽潇在一档叫《视也》的视频节目中再述心路,语态柔软,目光笃定。

此时,35岁的她是作为Will计划创始人的身份出现。Will计划是个“劝人立遗嘱”的项目。

在出任春雨医生CEO前,王羽潇从未公开表示过要执手春雨,尽管在2017年4月间,她加入了春雨董事会。

从仓促代职的联合创始人、COO李光辉,到“换手”另一位联创、CTO曾柏毅,再到职业经理人张琨的引入与抽身,以及曾柏毅的二度接手,过去34个月时间里,春雨CEO的位置几番辗转,显得飘摇不定。

可这世间,转眼便是物是人非。

城头已变大王旗,曾经“木秀于林”的春雨医生,在横空出世的平安好医生、强势崛起的微医以及迭代更进的好大夫在线等群雄并起中,泯然暗淡。

这一次,张锐的人大学妹、遗妻王羽潇担当CEO,她又能否带携已沉沦暗幕的春雨医生杀出个黎明?

浪子张锐

“我怎么会被你这样一个流氓讨回家做老婆呢?你是浪子啊!你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从报纸到网站再到移动互联网,玩得精彩玩得酣畅,癫狂了风云,也揉碎了女人心……”

“每一次哭花了妆,我都问自己:还可以吗?还要继续吗?还不能离开他吗?还能再用力更爱他一点吗?我就像一个重度的吸毒患者,吸着你的毒,沉迷了十年光阴。”

王羽潇的笔触间,张锐是狂放于生命的浪子,也是无法放手的爱人。

对于春雨追随者而言,张锐是那种出场自带BGM的创业偶像。“是兄弟,是领袖,是那种能给你一种愿意为他赴汤蹈火感觉的人”。

八年前的夏天,张锐信誓旦旦的说:“我创业的目标,是做一款能够改变中国人就医和健康习惯的产品。”

这样的陈述式,是互联网创业者们在那个年头最喜欢用的一种表述。当然,“改变”是个相对含蓄的词,“颠覆”才是藏在那批创业者语境之中的野心。

事实上,作为行业开创性的物种,春雨医生从一开始就赚足了目光。而相应的,“移动医疗的开创者”、“颠覆传统医疗的精神领袖”的标签也与创始人张锐如形随形。

1972年出生、人大新闻学硕士生的张锐身上,有着70后一代特有的理想主义者的调性。

叠加在《京华时报》新闻中心主任、网易副总编辑、网易新闻客户端创始人的媒体人属性,张锐的确很适应在爱讲情怀的医疗行业创业。

2011年7月,张锐拉上时任网易有道词典首席工程师的曾柏毅和香港伽马集团中国区总经理李光辉,共同创立春雨医生。后来春雨的团队中,来自人大新闻系和网易的人马比例甚高。

仅仅四个月之后,春雨便拿到了A轮300万美元的融资,并上线春雨医生APP;次年9月,春雨又拿到了8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如今的春雨医生是全球用户量最大的移动健康类手机客户端。”2014年10月29日,在互联网创业者大会上,激情澎湃的张锐做了一场很酷的演讲。

在此之前的两个月,春雨医生拿到了5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创下当年国内移动健康领域最大的一笔单笔融资。

也是在2014年的8月间,平安好医生这个后来成为互联网医疗界的霸主诞生。

那个时候,尽管张锐也曾面对《论春雨医生的倒掉》的模式诘问,但春雨医生却始终像行业代名词般的存在。

或许是因为出身媒体人而非医疗人基因,或许是因为资本和舆论“造神”式的追捧,后期的张锐祭出了一个差点“致命”春雨的大招。

2015年夏天,一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上,春雨医生向数百名合作伙伴和媒体宣布:到当年末,春雨将在全国50个大中型城市开设300家诊所。

“让1亿中国人拥有私人医生,让50万中国医生成为私人医生。”彼时的张锐依旧澎湃。

300家诊所、1亿人口、50万私人医生……这些今天看来都是些令人震惊的数字,更何况落地这些数字背后要支付的成本,就更是惊人了。

落地春雨诊所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春雨的滑铁卢,甚至还可以说是压垮张锐人生的一根稻草。或许正因为“重资产”扩张不利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导致了张锐最后的心梗突发。

救火队长张琨

好在春雨诊所,在继任者张琨的手上及时被按下了停止键。

“我将与春雨的兄弟姐妹们一起,扛起张锐的大旗,在移动医疗事业的道路上砥砺前行,心怀敬畏,使命必达!”

2017年4月17日,春雨医生内部发送的一封邮件中,出生医学世家、毕业于北大医学部临床医学以及英国华威大学医学信息学专业的张琨,正式宣誓出任公司CEO。

张琨之前,虽然春雨联创“铁三角”的李光辉和曾柏毅都短暂代职CEO,但曾李二人只是摆渡人的角色,整个春雨团队都渴望能找到一位HOLD得住全局、带着大家跑的新领袖来。

先后供职北京同仁医院,世界500强的IBM、埃森哲,曾参与创办在线医疗信息及服务平台“中华医疗网”,时任华润医疗集团信息管理部总经理的张琨,看起来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然而,也正是这份非常丰富的职业经理人简历,丝毫不难判断张琨在春雨的命运走势——救火队长难成盖世英雄。

因为职业经理人与创业家的角色差异,一开始就注定了张琨不可能成为春雨医生的精神领袖。况且,张琨与张锐无论性格、经历还是出身背景,都有着完全迥异的特征。

媒体人属性的张锐喜欢以宏观视角来判断行业大势,大开大合的谋篇布局,带领弟兄攻城拔寨一往无前;而学医的张琨则更加理性、严谨,承袭成熟企业管理,讲规则与团队作战。

一个感性,一个理性;一个要“颠覆医疗”,一个要“拥抱医疗”。假如二张能有缘搭档,中和互补一下,恐怕是再理想不过的。可惜,没有假如。

无论如何,张琨还是带给了春雨很大的改变。

除了及时止损春雨诊所、剥离非核心业务、调整压缩内部组织外,张琨更重注财报、KPI和运营管理的结果,以及春雨务实的业务模式。

比如“赋能医院”。在张琨的主导之下,春雨与河北燕达医院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共建“燕达医院互联网诊疗平台”。

业务模式的梳理,以及将形成收入的业务规模做起来,是张琨给春雨带来最直接的改变。至少在财务账面上,张琨在位时春雨的营收有了倍增的变化,并且实现了难得的单月盈亏平衡。

张琨还肩负着另外一个使命,就是帮助春雨继续拿到融资。

尽管张锐生前的春雨拿到过包括贝塔斯曼、淡马锡的数十亿元的4轮融资,但创始人的辞世也一下子将春雨的再融资可能降到了谷底。

靠刷脸,张琨在老东家华润那里为春雨争取到了机会,并且双方针对公司日后上司的路径选择以及华润入主后的收入结构、业务模块等做了很详细的沟通。

2018年10月间,华润与春雨签订了投资协议。与此同时,张琨却已经与李光辉和曾柏毅做了道别,两个月后前者离开春雨,加入医美连锁集团伊美尔。

“这条路太长了,我熬不起!”张琨曾跟极力挽留自己的曾李二人说过这样一句话。

经历了半年多时间扮演CEO角色的张琨,已经对春雨未来可能性以及自己能做到的边界,有了很清晰的判断,选择这个时间点走,对自己未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镇魂者王羽潇

救火队长张琨的抽身离去,又将并没有迎来决定性反转机会的春雨医生,遗留在迷茫的路口。

尽管在张琨的努力之下,渐渐被投资人忘却的春雨和华润订下了盟誓,但华润的态度始终成谜,这让春雨内部至今都不知道接下来的明天,是天晴还是天阴。

可春雨缺的仅仅是钱吗?

远比钱重要的是人,是能给春雨招魄镇魂的强人!是能重启团队创业心的英雄!是能召唤回投资人信任的领袖!

而到了这个时候,谁还能想出来比王羽潇更合适的,能重新激发春雨团队的CEO吗?

重要的也许就像那个春雨副总裁所说的一样:“你在公司里,说什么不重要。只要你坐在那里,大家看着CEO办公室里的灯亮着,就很踏实了。”

“原谅我的梦想太小,我不想当一个创业者,我只想当一个好妻子,一个好妈妈……”王羽潇也曾想守着那家叫千寻的小小咖啡馆,看768产业园里的人来人往,到日久天荒。

一次意外的人生崩盘,王羽潇又写下了一句:“我在人间,照顾爹娘,努力安好,践行君愿。”

这话太沉太重,亦太难了。王羽潇还是选择学着直面死亡,从那开始,认认真真思考“接下来的二十五年,到底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去做,到底有什么事情我应该去做。”

沉寂、思考、表达。她还是选择了坚强,选择了站出来成为春雨医生CEO,“践行君愿”。

许多人应该是期盼看到这一幕的。创业路上的神仙眷侣,用另一种方式,合体前行。

“她深度参与了春雨早年的创业和发展历程,她也是春雨创始团队的重要一员。她在投融资管理、品牌公关等领域有丰富的经验。”

在曾柏毅对春雨内部发布的一封《关于新管理层任命和组织架构调整的通知》的邮件中,甘愿后撤到幕后继续他CTO工作的老曾说,王羽潇能作为CEO带领春雨更上一个台阶。

这是最好的姿态。实际上,同是人大新闻学院毕业的王羽潇亦有着不凡的经历:历任西门子医疗系统集团市场部经理、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宣传处处长。

甚至,王羽潇还干过分管民政科、劳动科、残联和社保所的北京朝阳区东坝乡副乡长之职。管理统筹能力可见一斑。

张锐身后,除了春雨医生和两家基金管理公司的股份外,留给王羽潇的并不多。但无论如何,王羽潇现在是春雨最重要的股东。

固然,如今的互联网医疗市场早已非张锐在世时可相比,竞争对手的强大,商业模式的进化以及市场变化的迁延,都挤压着已经开始掉队的春雨。

或许会有很多人怀疑王羽潇能做什么,能做到什么。

仔细回想,当初张锐开创移动医疗新章的时候,靠的是什么呢?将“改变”当做信仰,将创业当做生活方式,无畏向前,仅此而已。

模式可以试错,业务可以调整,但创业者的信仰不灭才是最最关键。

作为CEO的王羽潇更应该扮演的是春雨医生的镇魂者,因为只有在她身上存留着对发展春雨最多的坚定。在这个女孩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担当也看到了温情。

“假如我可以活到六十岁,那我还剩下二十五年的时间。这二十五年,这个世界将会发生怎样新鲜的变化,我要一五一十地记下来,到时候讲给他听。”

张锐走后,梦百合家居科技的董事长倪张根造访春雨,随后向春雨投下了缓解危机的6000万元。

“在别人都不看好春雨时,我去帮它一把,还是有一点担当的。不能所有的事情都认钱,还应该有温情和侠义。如果春雨还需要我出手,哪怕有违商业规律,我会,且不会后悔。”

在王羽潇的字句里,在倪张根的话语中,春雨仍然是最初的那个春雨。

原标题:浪子的背影与王羽潇的春雨医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