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摄影」抓住夏天的尾巴,记录豫章城的夏日

原标题:「城市摄影」抓住夏天的尾巴,记录豫章城的夏日

研究生拟录取之后在京津冀临时工作,溜达了一个月回昌之后继续找了份自媒体,做着自己喜欢的选题,赶在最夏天的日子用镜头记录南昌——这个待了二十五年的地方。在真要快离开的时候,竟然认真的把想拍的地方全部拍了个遍,想来算是圆满了。

从小被大伯熏陶江右文化,将关于古洪州府的顺口溜记了个遍,真到大了发现本地自媒体,包括自己城市的宣传口都未曾去探究自己2200年的豫章文化,也似乎从未觉得应该去挖掘,似乎只要提及南昌,用一个红色文化概括就完事儿了。好在海昏侯的觉醒,让这个三线省会小城突然又有那么一段时间重回了一次大众视野。其实,除了路人皆知的滕王江阁,这座城市,还有不少属于Ta的底蕴。

西山积翠这个当年的豫章十景之一,在红谷滩崛起之后似乎想要在一睹西山梅岭的绿意,只能亲自驱车去趟湾里,吸一口负离子爆表的新鲜空气了。

老四坡是爬不腻的南昌人的周末限定,雷公坛的梅岭景色,应该就是古人那时笔下的“翠毕万叠苍崖深”了吧。

江农的学生永远不会陌生在先骕楼上看梅岭的场景。我很享受那一瞬的绿意,这是属于夏天的江农限定,小时候在梅岭脚下烤红薯的故事大概也只能说给后代听了。

关于昌北的记忆大概全都源自母校,毕竟,不是所有的南昌人都愿意过江的。小时候认为的南昌城很小,小到过了江就似乎不是南昌了。长大后出去的城市多了,还是认为南昌城很小,才逛了几个小时就不小心出了城。

做了一期选题,是豫章十景。按照古籍把原址都跑了个遍,算是圆了自己大学时候的想法,每个景都拍了照每个景都有构思那时候的古豫章又该是如何繁华。“徐孺下陈蕃之榻”的徐孺子,在南昌有个专门纪念他的公园,而这就是孺子亭。垂柳很美,孺子亭也依旧。

我喜欢老城区,八一公园作为清代贡院,这个几乎每个南昌人小时候都会来的公园,承载了太多人的成长回忆。我的第一次落水,也是在东湖,那时候把是旱鸭子的父亲急死了。喝了几口东湖水,被人捞上来了。百花洲在这传承了千年,八一公园也会在这陪伴每一代在此成长的后生。

那个走太多次的南昌大桥,和南昌的地标建筑摩天轮,在高处看也是不一样的风景。这段赣江夜景最佳的观赏地点,每晚都会在江对岸的秋水广场聚集一大批人。

原来不曾觉得秋水广场的喷泉到底有多壮观,但直到走过这么多城市,才明白南昌的赣江夜景也算数一数二,才明白秋水广场的喷泉本就名副其实。

二号线的贯通,让南昌城总算有了像样的交通规模,回家的路,似乎也更近了。

军运会的火炬从这点燃,抬头偶然看到“南昌第一棒”的标语,双关的修饰让人喜悦,他就是所有南昌人心中的第一棒啊!尽管这座城市和隔壁省会还差的太远。

那些属于这座城市的夏日限定,比如午后围坐在石碓上的大爷大妈,没事唠唠家常,在这个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和对方讲述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一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瓦罐汤,是所有南昌人的早餐心头好。原以为全国都有,但出了南昌,再想找到一口肉饼汤喝拌粉的味道,没想到会那么难。直到前几天在莆田看到了遍地的“南昌瓦罐汤”,那种突然的亲切感,让自己对这座城市莫名多了几分好感。

夜里的八一广场是不一样的——寂静深邃。从这打响的第一枪,如今似乎快被人遗忘了。

小时候不知道什么是“霾”,直到这几年天气预报才有了这个词。好在大部分的天气,这座城市回馈的都是蓝天白云,只不过,“火炉”的威力却从未在夏天减少。

龙沙夕照这个景,在夕阳的时候我大概真的能体会到了。赣江大桥的知名度不如八一和南昌,但他是赣江上最早的火车公路两用桥,是北下回南昌的必经之路。如果不是特意来取景也未曾发现,这一段的江景,原来也这般好看。

最后,用滕王阁结尾吧。这个看了二十五年的滕王高阁,经历了多达20余次致命性毁坏,至今仍然在赣江畔屹立,并时刻想着恢复昔日的荣光。这个夏天,我是满足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