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阳新:一些村农田干旱缺水,四千亩稻子直喊“渴”

原标题:湖北阳新:一些村农田干旱缺水,四千亩稻子直喊“渴”

《中国纪录》新闻专栏 方土 大学生见习记者 贾檬 湖北阳新报道

高温炙烤下,一切都是考验,现在正是水稻拔节和幼穗分化的生长关键期。可是,在湖北省阳新县陶港镇由于干旱缺水,数千亩水稻田都裂开了口。

据悉,陶港镇是传统的水稻大镇,往年的夏季,到了水稻的抽穗期时都会看到农田灌溉忙的情景,近年来的这一景象却被大面积的枯苗所取代。整亩整亩的水田,干裂得像沙漠里行者的嘴唇,大都已经龟裂。成片成片的水稻,从叶端开始干枯,严重的干旱让种粮大户欲哭无泪。这是记者在陶港镇实地现场所看到的场景。

此前,《中国纪录》新闻栏目,曾以《湖北阳新:四千亩水田无水源 种粮大户“望水兴叹”!》为题,对该镇水田干旱问题进行了报道,但未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

“高温干旱,是天灾也有人祸。往年遇到这种天灾,家家户户的水田都有大堍水库的水保证灌溉。而近年来,由于水库来水那边地势低,去水那边地势高,水根本到不了下游几个村的稻田里。加上分支河流、沟渠根本没清理,灌溉形势更为严峻。”陶港镇龙门村村民阮明华(化名)告诉记者。

8月 24日,记者来到了陶港镇龙门村,阮明华领着记者前来往他所租种的一大片稻田之地。记者站在田地间,放眼望去,满目都是成片的黄色,但这不是农作物丰收时的“金黄”,而是缺水时的“枯黄”,绿色只是在其间偶尔地点缀。

走近其中一块稻田,有的水稻从叶端到根部逐渐变黄,有的则完全倒伏在地。还有的水稻虽然已经抽出了稻穗,并弯下了“腰”,但仔细一看,大部分稻谷都不饱满,相当一部分已干瘪,谷壳里什么都没有。在这些水稻的下面,泥土已经干得发白,裂成了一块块的“补丁”。

阮明华告诉记者,2016年,他瞅准了土地流转的机会,一口气承包下100多亩水田,想在土地上做点文章,可三年多下来,骨感的现实结结实实地给他上了一课。

“本来想着承包的土地面积大一点,可以发挥机械化优势,把规模提上去,就能赚到一点钱。”阮明华说,可这几年干旱让他的计划落了空。严峻的灌溉形势,让他欲哭无泪。“我们已经向镇政府和村干部反映过多次,但是他们却说没有办法解决灌溉问题。”

阮明华向记者透露,我们已经向镇政府和村干部反映过多次,但是他们却说没有办法解决灌溉问题。”阮明华向记者透露。三年多下来的连续亏本,阮明华准备放弃土地流转,不再继续承租,开始尝试转型。

采访时,阮明华告诉记者,他身边很多土地流转的种粮大户由于亏不起,已经放弃了土地承包,退去了水田,也跟他一样在进行着无奈的转型。“如果灌溉问题得不到解决,我们继续流转下去,只有血本无归。”

阮明华指着大片的“焦田”对记者说,“我们这里有数千亩农田,目前几乎都处于严重缺水的状态。”阮明华忧心忡忡。

据阮明华介绍,大堍水库过去往东那一片,一直可以灌溉5个村子,大概4000多亩水田,我们只能望着水库干着急。而这段时间正好赶上水稻抽穗灌浆期,缺水导致抽穗困难,根系、叶片早衰,灌浆不足,今年将又是颗粒无收。“这一季,我们又是白干了!”阮明华说。

50多岁的阮明华算了一笔账:水稻是该镇的主要经济作物,种子、肥料、人工等加起来,一亩田的成本在五百元左右,没想到又遇上这场大旱,如果100亩农田都 “渴死”了,将损失5至6万元。记者问“有没有办法自救”,阮明华摇着头说:“没办法。现在唯一可能解决的办法是,只有打井,但一口井至少要花上数万元,负担太重了。”者问“有没有办法自救”,阮明华摇着头说:“没办法。现在唯一可能解决的办法是,只有打井,但一口井至少要花上数万元,负担太重了。”阮明华等种粮大户表示,希望政府能在大堍水库上做一点文章,这样才能解决水田灌溉问题。“现在,我是东借西借来补贴种田的亏空,但是如果总是这么亏下去,很难撑到底了。”阮明华忧虑地说,“把土地流转出去的农民基本上都进城打工去了,如果我们这些种粮大户也倒下了,以后谁来种田呢?”

据了解,这几年国家对农村水利灌溉、农田整改投入了相当的资金,可是一遇干旱,一部分地方农田无水灌溉。在陶港镇农田输水管道中,有干渠、支渠和农渠等灌溉渠道网络,最终的目标都是将水送到田里进行灌溉。然而,记者在采访时看到,大堍水库往东一片,出现堵塞的大部分是距离农田最近的支渠和农渠,最后一公里甚至一百米都发生了堵塞。

在阮明华所流转的稻田旁,有一条长长的灌溉支渠,“你瞧这渠沟里都长满了杂草,能引来水灌溉吗?” 站在一片田洋里,记者顺着阮明华手指的方向看到,稻田旁的灌溉水渠几乎完全被杂草淹没,根本无法发挥作用。而离阮明华稻田不远处的水渠里也是杂草丛生,干干的没有一滴水。

记者走访王桥村、青龙村发现,在一块块偌大的田洋里,绿油油的水稻和浅黄色的枯草交替出现。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些种下去的稻子都是靠天吃饭,要是碰上一段时间不下雨,这收成也就悬了。一些地势较高的农田,则因蓄不住雨水,便干脆被抛荒了。

记者跟随村民来到了大堍水库。“我们的农田之前都是靠这个水库来灌溉的,可这几年水库由于设计、施工、管理及各村水利设施年久失修等方面的问题,水库成了摆设,我们也只能望水兴叹。”

针对村民所反映的问题,记者联系到阳新县水利局一负责人。该负责人说,大堍水库,属于小一型水库。按照相关规定,农田水利设施应是“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谁管理”的原则,水库的管理权在陶港镇。

记者调查时也发现,阳新县一些大中型水库支渠以下渠道和小型水库灌溉渠道、山塘和小型引水工程均划归各乡镇负责管理,但有部分管理则是有名无实,没有固定管理人员和管护经费,无法保持日常维护。

记者从黄石市农业农村局了解到,自7月18日出梅以来,全市持续高温晴热,据气象部门统计,截至8月10日,黄石市气温35℃以上已超过21天,气温37℃以上已超过15天。由于晴热高温少雨,导致旱和热互相影响,旱情呈进一步蔓延之势。当前全市大部分水稻已进入拔节和幼穗分化的生长关键期,为此黄石市农业农村局号召各地农业部门要迅速行动,采取积极有效措施,投入到农业抗旱救灾工作中,抗旱救灾重点侧重于农业大户、农业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农业新型经营主体,以及大垅大畈和产业扶贫基地。做好水稻田间管理,保持田间不断水。最好保持7~10厘米水层,以水降温,降低穗层温度,增加田间湿度,防止干旱与高温热害叠加影响。

可是,在目前旱情不断加重的情况下,陶港镇政府依然不见行动。守着一块偌大的水库,四千亩农田却齐齐“喊渴”, 这一“怪事” 发生在阳新县陶港镇。

许多村民和种粮大户希望地方政府领导对群众反映和媒体披露的抗旱中出现的问题引起高度重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