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韩国明星离婚的瓜,论男性对胸部大小的偏好

原标题:吃韩国明星离婚的瓜,论男性对胸部大小的偏好

最近几天,韩国又一对当初甜蜜无比的姐弟恋夫妇安宰贤和具惠善在闹离婚。当然如果你根本不认识他们俩也很正常,男方在中国最出名的角色是《来自星星的你》中饰演全智贤的弟弟,而女方在中国最有名的角色是韩版《流星花园》的女主。

对于已经经历过“双宋”解体的吃瓜群众来说,这只能算一个小瓜。但是在双方互相指责的爆料中,男方提出的一条离婚理由——嫌弃女方胸部不性感——堪称今年众多离婚事件中的一股“泥石流”。随后男方又被挖出5年前的言论:“女性胸部越大越有魅力”。那么是应该夸小安“耿直”呢?还是“耿直”呢?

瓜吃到这里引出了一个科学问题,男性是否都对大胸有特殊偏好?如果不是,那么有什么因素决定了男性对胸部大小的偏好呢?还真有不少科学家对这个问题做了严肃的研究。一篇发表在2013年的论文,就认为 男性对女性胸部大小的偏好实际上跟男性自身拥有的资源多寡有关

已有的"眼部追踪"(eye-tracking)研究发现,在评价一个女性吸引力的时候,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都会花更多时间注意该女性的胸部。传统上我们会认为胸部的大小可能跟女性生育和抚养后代的能力有关,男性对大胸的偏好,实际上代表了对繁育更多后代的期盼。然而这篇文章指出这样的论断并没有在前述研究中得到有力证明,而来自英国大学的科研人员在本研究中用两个实验验证了男性资源与胸部偏好的关系。

首先,这篇研究指出,胸部的大小实际上跟胸部所含的乳腺组织多少没有太大关系,也就是说 胸部大小并不显著影响喂养后代的能力。那么更大的胸部多出来的是具有存储能量功能的脂肪组织。在这种意义下,早期人类社会中的“大胸”就代表着 更多的能量存储以及资源获取的机会。如果一个男性自身资源越匮乏,他就在进化过程中越倾向于寻找能量存储机会更多的“大胸”女性。为了验证这个猜想,作者设计了以下两个实验。

实验一是在马来西亚的一个岛上进行的。他们召集了1266名当地的男性自愿者,根据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情况划分成三个组,社会经济地位低下组,社会经济地位一般组以及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组。他们用计算机生成了5个具体当地女性特征的3D女性体型图。这几个图的唯一区别就在于胸部的大小(图1)。研究者让每一个参与者来选择哪一个女性对他们来说更具有吸引力,自愿者可以在私密的环境中匿名提交答案。

图1来源:Swami V , Martin J. Tovée. Resource Security Impacts Men's Female Breast Size Preferences [J]. PLOS ONE, 2013, 8.

在控制了个体其他特征外,研究者发现 位于最低社会经济地位组的男性比别的两组显著更偏好“大胸”的女性形象,而相对来说社会经济地位一般组又比最高组的更偏好“大胸”形象。这三个组选择最后一张图的比例分别为32.5%, 20.7%和14.7%。值得注意的是,最高组有42.2%的个体选择中间图片作为最有吸引力的形象。

实验二是在英国的一所大学针对白人学生进行的。研究者来到大学的食堂,在饭点召集还未进食的饥饿男性学生和刚刚吃饱饭的男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利用类似于图1的3D图片(只是形象换成白人女性),研究者也让学生选择最有吸引力的女性形象。 对于66个饥饿的男学生和58个吃饱后的男学生来说,他们对胸部的“临时”偏好存在显著的差别,饥饿组的男生显著更多的选择最右两张图作为最具吸引力的女性代表(超过66%),而吃饱组选择那两张图片的比例只有44%。另外值得一提的是, 吃饱组同样有最多的个体选择了中间图片作为最具吸引力的形象。

通过这两个实验,作者认为他们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男性资源多少与对胸部大小偏好的关系。这又是一个在人类进化论中, 社会变化太快而身体又变化太慢的例子。也许在不经意中,资源匮乏的记忆已经默默操纵了我们的很多行为。

回到这对曾经恩爱如今令人唏嘘的韩国明星夫妻身上,丈夫对妻子身体的厌弃逐渐成为婚内冷暴力的导火索。不禁想问,难道小安同学是小时候受过什么苦吗?

参考文献:

Swami V , Martin J. Tovée. Resource Security Impacts Men’s Female Breast Size Preferences [J]. PLOS ONE, 2013, 8.

Dixson BJ, Grimshaw GM, Linklater WL, Dixson AF (2011) Eye-tracking of men’s preferences for waist-to-hip ratio and breast size of women. Arch Sex Behav 40: 43–50.

Carter P (1996) Breast feeding and 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heterosexuality, or‘What breasts are really for’. In Holland J, Adkins L, eds. Sex, sensibility, and the gendered body. London: Macmillan, 99–119.

原标题:《吃韩国明星离婚的瓜,论男性对胸部大小的偏好》

本期作者: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副教授 李婷

本期图编: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本科生 何璇

稿件首发于“严肃的人口学八卦”微信公众号,转载请注明出处“严肃的人口学八卦”、作者名以及“发自澎湃新闻湃客频道”。转载和合作事宜请联系yansurenkou8gua@163.com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