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产业资本图鉴:有人浮盈10倍,有人押中“4宝”

原标题:科创板产业资本图鉴:有人浮盈10倍,有人押中“4宝”

转眼科创板开市交易已满月。

随着市场资金逐步趋于理性,上交所也在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科创板受理企业范围。除6大战略新兴行业(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高端装备领域、新材料领域、新能源领域、节能环保领域、生物医药领域)外,引领中高端消费,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企业也都可以在科创板上市。

由此可见,科技创新与产业转型乃是科创板建立的重要目标之一。

数据统计显示,目前已上市交易的28家公司基本遵循了上述产业框架,其中电子核心产业相关的科创板上市公司最为密集,达到了10家之多。

当然,在这些公司成功登陆科创板背后,除了企业本身的不懈努力外,也少不了产业资本的慷慨解囊和支持引导。

产业资本各领风骚

科创板开市一个月,28股的股价全部上涨,平均较发行价上涨了171.01%。

全面上涨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对这些企业成长性的认可。而与二级市场投资者不同,很多拥有敏锐目光的产业资本已经走在了前面。

和VC/PE单纯看中企业未来发展规模和发展收益不同,产业资本通常以做实业、做产业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它们不完全以退出为目的,考虑的是被投资企业是否能与自己的业务产生“1+1>2”的协同效应。

随着科创板个股股价的水涨船高,这些提前布局的产业资本账上已有不少浮盈。而在民间产业资本当中,又属“小米系”和“美的系”表现最为出色。

8月8日,第二批科创板企业之一晶晨股份(688099.SH)上市交易,开盘即暴涨300%。虽说随后几天股价涨幅收窄甚至有所下跌,不过目前的股价还是远超38.5元/股的发行价格。

据招股书介绍,晶晨股份成立于2003年,主营业务为多媒体智能终端SoC芯片的研发、设计与销售,主要应用于智能机顶盒、智能电视和AI音视频系统终端等领域。公司第六大股东People Better正是正是小米的全资子公司,后者持有晶晨股份3.51%的股份。2018年,小米为晶晨股份的第三大客户,销售金额为2.62亿元。

除了晶晨股份外,乐鑫科技(688018.SH)和方邦股份(688020.SH)也是“小米系”投资的科创板上市公司。方邦股份主要研发HSF-USB3系列电磁屏蔽膜,可大幅降低信号的衰减,已应用于小米等品牌手机;另外,做WiFi芯片的乐鑫科技与小米旗下公司也有业务往来。首席科创官此前《投资暴涨700多倍,27天浮盈20多亿,“科创收割机”雷军又赚翻了》曾进行过仔细梳理(点击跳转链接)。

另一明星产业资本是“美的系”,同样走在了前面。

前文提到的乐鑫科技也是“美的系”参股公司之一。2016年8月,乐鑫科技大股东与美的创投签订协议,向其转让出资额,金额为1462.5万元。首发上市之时,美的创投拥有乐鑫科技90万股股票,若以144.47元/股的价格计算,持仓市值达1.3亿元,回报率接近10倍。

美的还持有科创板受理企业埃夫特和有方科技的股权,两者的业务方向分别为工业机器人和物联网,这和美的集团近年来实施的“双智(智慧家居+智能制造)”战略不谋而合。

引导基金表现“亮眼”

如果说民间产业资本投向科创企业,更多的是为了自身产业链的完善,使日后更有竞争优势。那政府引导基金甚至国资的投入,可谓是科创板企业真正的“压舱石”。

除上市前没有融资的华兴源创(688001.SH)以及背后大多是民间资本的嘉元科技(688388.SH)、柏楚电子(688188.SH)外,剩余的25家科创板上市公司背后都有政府引导基金或者国资的身影。 有意思的是,在上述25家科创板公司中,绝大多数都得到过当地政府真金白银的支持,除了给予一定的补助外,利用产业引导基金进行股权上的间接支持,成为了注册地对相关科创产业孵化的直观证明。

在众多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当中,当属深创投和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最为“亮眼”。

官网显示,深创投是深圳市1999年出资并引导社会资本出资设立的、专业从事创业投资的有限责任公司。

统计数据显示,在目前上市的28家企业当中深创投共押中四家公司,分别为西部超导(688122.SH)、澜起科技(688008.SH)、睿创微纳(688002.SH)和光峰科技(688007.SH),注册地分别为陕西、上海、山东和广东,累计投资额超过8.5亿元。除此之外,深创投还有7家投资企业已申报科创板。 在芯片和集成电路领域,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同样展现了大手笔。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一只成长型产业基金,目标规模1387亿元,可谓最“壕”金主。

在本次科创板上市的28家企业中,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同样直接或间接投资了乐鑫科技、中微公司、安集科技和光峰科技4家公司,可见芯片受重视程度之高。

良性循环未来可期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在科创板企业中大量出现并非偶然。这类基金多采用股权投资等市场化方式,引导社会各类资本投资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支持相关产业和领域发展。

而当时框定的四大投资方向(支持创新创业、中小企业发展、产业转型升级和发展、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就和科创板明确重点扶持的6大战略新兴行业不谋而合。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国内共成立了1171支引导基金,总目标规模达58546亿元。截至2018年底,国内股权投资基金存量已经达到9万亿元,也就是说引导基金占到了国内股权投资的“半壁江山”。

与此同时,自去年4月27日资管新规推出以来,一级市场募资难的问题层出不穷,作为重要出资方之一的引导基金也受到一定影响。引导基金如何发展增量、存量,以及如何退出成为了社会亟待关注的问题。

譬如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早年投资了利扬芯片、长电科技、国科微等多家企业。但通过IPO方式退出的企业并不算多,其中国科微和长川科技为IPO,长电新科和新朋投资则为并购,账面回报倍数并不算高。但科创板建立以后,企业则普遍获得了较高的估值,基金也有了便捷的退出路径。

当然,无论是民间产业资本还是引导产业基金的收益,都要待解禁后退出才能知晓。不过和此前相比,科创板上市公司股东的减持手段更加丰富。在锁定期满后,股东除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减持等常规减持手段外,还可以采用非公开转让、配售等新的减持方式。

科创板的设立为投资机构和引导基金都提供了一个新的退出通道。毕竟,投资人顺利实现回报,才能更好的支持创新企业的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