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武帝的这个坑货弟弟,因为“怕雨”,让南梁有了亡国之危!

原标题:梁武帝的这个坑货弟弟,因为“怕雨”,让南梁有了亡国之危!

南北朝时期,在南方萧梁代替南齐之后,作为在所有南朝帝王中在位时间最长的梁武帝,是立志北伐的,而且相对来说,南梁也是有优势的。

梁朝新立,梁武帝萧衍革除前齐弊政,“弘招贤之路,纳十乱”,“兴文学,修郊祀,治五礼,定六律,四聪既达,万机斯理,治定功成,远安迩肃”,南梁就像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壮小伙,国家实力是向上的,而且萧衍这个帝王,执政后期的确昏聩,不过继位之初,他还是一位雄主的。

反观北魏则一个已过中年之人,虽然国力尚在,但是国家内部已经出现了叛乱,因为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意图就是统一南方,但是其原本国都在平成,也就是今天的大同市,这就让北魏军事部署南移,逐渐增多的南征,加重了北魏百姓的负担,多有民变发生,这也是梁武帝极力北伐的原因。

要说魏梁两国的战事,最值得一的就是钟离之战,此战被后世评为“钟离之胜,功侔淝水”,也就是堪比淝水之战,退秦军保东晋国祚之战,而说钟离之战前,就不要说萧衍的一个坑货弟弟,把本来的北伐胜势,一夜间变为有亡国之危的败势,这个人也就是萧宏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四年)冬十月丙午,北伐,以中军将军、扬州刺史临川王宏都督北讨诸军事,尚书右仆射柳惔为副。是岁,以兴师费用,王公以下各上国租及田谷,以助军资

萧宏率军抵达洛口,北魏派遣元英南下抵挡,号称拥军百万,双方压着长江展开漫长的战线,两军互有胜负,不过梁军韦睿所部以攻陷合肥,已经有兵锋指向洛阳之势,如果韦睿这一点打出优势,那么梁军就可以掌握战略主动,但是作为主帅的萧宏却胆小怯战,拜拜浪费了战机。

萧宏为何怯战,在后来的钟离之战中,北魏将领邢峦就说过,“南军虽野战非敌,而城守有馀”这也是南北朝时期的常态,北方政权拥有天然的养马地,就能够组建强大的骑兵部队,而南方则只能眼馋,能做的只能在战阵和军事器械上下功夫,而萧宏则是在大军抵达洛口后就迟滞不前,他是害怕北魏军事实力的。

而萧宏所部按照《梁书》的记载是精锐部队,宏以帝之介弟,所领皆器械精新,军容甚盛,北人以为百数十年所未之有。但是有意思的是,在这次北伐的行动中,萧宏作为主力的精锐部队,会征役久,有诏班师,也就是梁武帝下诏令其班师了,乍一看还多少带着点岳飞的感觉,是皇帝不想打了,可问题是,梁武帝是谁,他一生都积极北伐,会考虑到将士出征时间太久就下令班师了?

《南史.梁本纪》九月,临川王宏军至洛口,大溃,所亡万计,宏单骑而归

《北史.魏本纪》九月癸酉,邢峦大破梁军于淮南,遂攻钟离

《魏书.世宗纪》己丑,中山王英大破衍军于淮南,衍中军大将军、临川王萧宏,尚书右仆射柳惔,徐州刺史昌义之等弃梁城沿淮东走。追奔次于马头,衍冠军将军、戍主朱思远弃城宵遁,擒送衍将四十余人,斩获士卒五万有余。英遂攻钟离

根据这三部史书的记载,都表明萧宏所部遭遇了打败,而且北魏大军就是趁胜才围攻钟离的,毕竟北魏宣武帝也不是个善茬,不趁梁军新败狠狠的从南梁身上啃下块肉,那才不是他的性格,而且宣武帝也是要以此战找寻机会,想要一举灭了南梁的。

《资治通鉴》面记载了萧宏这个草包的是如何坑其所辖之梁军的,北魏方面在萧宏前部攻下梁城后,很快便集结重兵围攻梁城,这个时候萧宏想的不是如何御敌,而是,宏闻之,惧,召诸将议旋师。就是不打了,自己要先溜,可问题是,你打赢了还行,趁敌军未反扑尚有回撤的余地,此时北魏大军已至,此时撤的话,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引起全军恐慌,进而引发大溃败,萧宏帐下将领自然都是不同意的。

所以萧宏能做的就一件事,那就是拖,大军不进不退,令军中曰:“人马有前行者斩”,这就是把啃骨头的硬仗都交给别人了,反正自己就是保持守势,绝不主动出击,最差也可以上表说自己吸引北魏军力,给其他方向的梁军创造机会嘛。

但尴尬的是,这个家伙胆子太小,己丑,夜,洛口暴风雨,军中惊,临川王宏与数骑逃去。将士求宏不得,皆散归,弃甲投戈,填满水陆,捐弃病者及羸老,死者近五万人。一场暴雨让这位将军直接丢下部队自己跑了,而元英应该是抓住了了这个机会,趁机发动袭击,梁军打乱,遭遇重创。不然如果是萧宏奉诏班师的话,那么梁军主力未损,为何在钟离之战时,被调取支援钟离的是曹景宗而不是萧宏。

正是在洛口,北魏军重创梁军,才爆发了钟离之战,因为北魏军一路追击南下,就打到了钟离(大概位置在安徽凤阳东北),此时北魏就有将领认为不可以在继续围攻钟离城的,也就是大将邢峦,其上书宣武帝,今尽锐攻钟离,得之则所利无几,不得则亏损甚大。且介在淮外,借使束手归顺,犹恐无粮难守,同时他说明了钟离城,彼坚城自守,不与人战,城堑水深,非可填塞。

邢峦已经告诉宣武帝打下钟离城的代价,一个是部队会有较大损失,另外一个,虽然梁军守军只有3000,但是攻城时间不会太短,问题是这是在梁国境内,围攻钟离城的魏军只能是孤师,缺乏后方的支援。而且就算打下来了,北魏在钟离城周围根本也没有形成防线,如果梁军再次来袭,怎么办。

按理是说当时魏军将士的确是疲惫了,钟离也不是飞夺不可的城池,宣武帝可选择暂且退军,整军再战,邢峦的建议可以考虑,可是宣武帝对这位不听从自己的将军做法是,直接换掉,乃召峦还,更命镇东将军萧宝寅与英同围钟离

是什么原因令宣武帝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拿下钟离城,合理的解释就是北魏宣武帝有了直接灭掉南梁的想法,毕竟钟离城距离南梁的国都已经不远了,大概不到200公里,宣武帝是要将钟离城拿下,当作其进攻建康的基地,他是下了决心的,所以说此战关系这梁国的国运,如果打输了,不排除北魏增加重兵的可能。那位“怕雨”的萧宏,让南梁多少有了亡国之危。

被宣武帝寄予厚望的钟离之战,北魏最终是惨败的,《魏书》中这是记录了寥寥数字,“钟离大水,中山王英败绩而还”,“属水泛长,大眼所绾统军刘神符、公孙祉两军夜中争桥奔退,大眼不能禁”,元英和杨大眼是当时合围钟离的魏军主将,杨大眼驻守淮水北岸,负责保证元英军的粮草,元英军则渡江围攻钟离城,在两军之间,有魏军搭建的两座桥梁,那是魏军的生死线,一旦被毁,魏军就被一分为二难以相互支援。

钟离守城之将士打的是很顽强的,魏军乃以车载土填堑,使其众负土随之,严骑自后蹙焉。人有未及回者,因以土迮之,俄而堑满。英与大眼躬自督战,昼夜苦攻,分番相代,坠而复升,莫有退者。

元英知道自己是没有退路的,梁军的援军已经在路上了,《梁书》高祖诏景宗督众军援义之,豫州刺史韦睿亦预焉,而受景宗节度。如果自己不想陷入梁军的夹击之势中,就必须在梁军援军抵达之前,拿下钟离城,所以当时魏军攻城是不计代价的,一日战数十合,前后杀伤者万计,魏军死者与城平。钟离昌义之所率仅3000将士,面对号称数十万的魏军,打出了梁军的士气,如果换做是一般的无能将领,早就弃城而逃了。

昌义之死守钟离城,等来了援军,这个时候元英就只能改变战术了,必须先击败梁军援军,否则自己都有可能陷在钟离城下,这个时候魏军还是有优势的,也就是魏军有数量可观的骑兵部队,而梁军主要以步卒为主,但是梁军在巧妙的削弱了北魏骑兵的作用。

曹景宗、韦睿所部抵达战场之后,韦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建造一座可以抵挡北魏骑兵的营寨,景宗与睿进顿邵阳洲,睿于景宗营前二十里夜掘长堑,树鹿角,截洲为城,去魏城百馀步。这让人想起三国中的曹操,一夜之间利用滴水成冰,建立了一座可以抵挡马超骑兵的营寨,这让元英企图一举击溃梁军援军的计划失败了,杨大眼勇冠军中,将万馀骑来战,所向皆靡。睿结车为陈,大眼聚骑围之,睿以强弩二千一时俱发,洞甲穿中,杀伤甚众。矢贯大眼右臂,大眼退走。但是北魏军还是没有机会退却的,只能硬上,而面的北魏战力强悍的骑兵,梁军的强弩起到了关键作用,在那个时代,步兵能够和骑兵相抗的利器就是弓弩了。

北魏军拿梁军援军没办法,那么运势可就是要倒向梁军那一边了,三月,淮水瀑涨六七尺。淮水水位的暴涨已经威胁到魏军了,而这是老天帮了梁军一个大忙,他们步战不强,但是水战是人家强项啊,趁水势上涨之际,乘船出击,皆身自搏战,军人奋勇,呼声动天地,无不一当百,魏人大溃。元英见桥绝,脱身遁去

元英见大势已去自己溜了,结果就是和之前萧宏自己溜了的效果一样,魏军大乱,诸军逐北至濊水上,英单骑入梁城,缘淮百馀里,尸相枕藉,魏军惨败,而关于此战魏军损失如何,《梁书》上记载是很不同的,有“斩获万计”,“生擒五万余人”,“魏军趋水死者十余万,斩首亦如之”,总之都是大胜,同时《魏书》里面也是没有避讳此败,记载了,“英及诸将狼狈奔走,士众没者十有五六”,损失过半,这也让宣武帝企图一举灭了南梁的计划泡汤了。

而此战之后,北魏军力大损,更加加剧了内部的矛盾,宣武帝在此战战败后,只能加重百姓的赋税徭役来巩固统治,结果就是百姓开始流亡,或者依附于豪强,也是多有民变发生,北魏的国力也开始加速衰败了。

参考资料《梁书.武帝本纪》《梁书.太祖五王》《梁书.王茂曹景宗柳庆远列传》 《梁书.张惠绍冯道根康绚昌义之》《南史.梁本纪》《北史.魏本纪》《魏书.世宗纪》《魏书.奚康生杨大眼崔延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