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浴火中重生,生活的真我。

原标题:胡歌:浴火中重生,生活的真我。

近日,胡歌参加了“绿色江河”的公益活动演讲。在活动中,胡歌本人坐在观众席,一度出现全程闭眼休憩的状态,视频一出来,话题“胡歌真的困了”被网友顶上热搜。

原来,刚从美国回来的胡歌,还没来得及倒时差,便连夜亲自制作了这次演讲的PPT,精神状态比较差,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上台后的精彩演讲,在胡歌的演讲中,并没有提到他自己的故事,而是为大家讲述了绿色江河那一群可爱的人的经历,同时呼吁大家多多关注公益事业。

他希望自己可以做一名永不停歇的传播者。他说演员在生活中同样也有传播的责任,他希望自己可以像蒲公英一样,到处播撒爱的种子,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如果要列举娱乐圈之中“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的代表人物,那么一定少不了这一个名字:胡歌。

从风华正茂的“李逍遥”,到运筹帷幄的“梅长苏”,从狡黠如狐的“明台”,到阴郁凶狠的“周泽农”。

转眼,14年的时光已逝,而胡歌如往常一样,沉淀内心,新的道路,新的角色,新的篇章等着他又一次去探寻,演绎,抒写。

1

1982年9月20日,胡歌出生于上海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他原本的名字叫胡柯,后来,妈妈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念,给他改成了胡歌。

从小,胡歌就对表演,广播,主持等方面十分感兴趣,在小学,他参加了朗读兴趣班,参加了少年宫话剧团,在中学,他担任升旗仪式主持人、广播台台长、戏剧社社长、合唱团团长、团支书、课代表、徐汇区学生话剧团负责人,还参与了中央电视台《正大综艺》节目主题歌《爱的奉献》MV的拍摄。

19岁他考入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2005年,23岁的他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也正是那一年,《仙剑奇侠传》播出,胡歌扮演男主角李逍遥,同时还演唱了两首插曲《逍遥叹》与《六月的雨》。

《仙剑奇侠传》的热映让胡歌迅速走红,观众记住了胡歌这张青春洋溢,完美无瑕的容颜,紧接着,他又分别主演了《天外飞仙》、《说爱我》、《射雕英雄传》等影视作品。

胡歌演艺生涯的开始,似乎比其他同龄人要顺利的多。然而,在胡歌的演艺生涯蒸蒸日上的时候,命运却给他带来了一次巨大的挫折。

2

2006年8月29日晚10点,同往常一样,他在横店拍完《射雕英雄传》的一场戏,乘车赶往上海,车上还有他的助理张冕,司机小凯。

刚拍完戏的胡歌显得十分疲惫,由于胡歌喜欢坐副驾驶,在后座的助理张冕便劝胡歌和她换个位置,好好睡一会,胡歌同意了,他躺在后座,不一会便睡着了,然后,车祸发生了。

当胡歌醒来的时候,车祸产生的剧烈撞击已经过去,他逐渐恢复了意识,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右脸血肉模糊,脖子上有一道极深的伤口,一直在流血,他的右眼甚至看不到任何东西,这是他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胡歌被送往医院,抢救6个小时,他的颈部、脸上、眼旁,一共缝了100多针。

这场车祸成为了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比起身体上遭受的剧痛,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助理张冕的死。

他久久无法释怀,在养伤期间,他写道,

“那段日子,有繁星,有青春,有草原,还有你。大家站在星空下,大家傻笑,那是出车祸前,最高兴的一次。”

“那段日子,有繁星,有青春,有草原,还有你。大家站在星空下,大家傻笑,那是出车祸前,最高兴的一次。”

胡歌(右一)与张冕(左三)

他创作了一本书《幸福的拾荒者》,胡歌把自己出书所得的所有收入全部给了张冕的父母,自己也把张冕的父母当成自己的父母对待,只有自己一有空闲,第一时间就会去看张冕父母。

他以张冕的名义建立希望小学,并到云南威信去验收。对于司机小凯,他说道:“我要请小凯继续当司机,全世界都可以怪他,我不能”。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原谅小凯,这个孩子就完了。他,现在依旧是胡歌团队的司机。

手术拆线之后,经纪人带他去了韩国、香港等地做修复手术,每天戴12小时的钢铁面罩,固定面部肌肉和神经,疼痛难忍,这样的手术,他一年做了十几次。

3

做完面部修复,胡歌陷入了迷茫之中,他想要脱离之前的生活,逃避现实,要么去寺院里当和尚,要么去当个浪人,随风漂泊,远离人烟。

之前的演艺生涯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动物园里的猩猩,时刻被束缚,被关注着,他想要做一个逃离者。

然而事与愿违,公司告知他,出车祸后,《射雕》剧组延误档期,唐人公司赔偿了电视台一千万。

这让胡歌更加陷入迷茫,他一夜没睡,他发觉,一个人最难做的事,就是做自己。

第二日,他回到剧组,继续拍戏。此时射雕剧组也面临着另一个难题,《射雕》的版权到期,公司的资金也捉襟见肘,这时金庸先生给予了非常大的帮助,他不单给了版权,而且没要费用,他题字鼓励胡歌:“渡过难关,终有大成。”

4

刚复出时的胡歌,带着黑框眼镜,厚重的刘海,除了想要隐藏右眼角上的疤痕,还有心理上的创伤,他也很难去突破以前的戏路,造型单一,古装少年,尽管他逐渐往现代剧靠拢,但反响平平。

胡歌也开始怀疑自己,变得非常不自信,距离胡歌饰演自信阳光的李逍遥,才过去了三年。

有天晚上,他拿着遥控器转了一圈,发现三个电视台在播他的剧,李逍遥,景天,易小川,一如既往的古装男神,他意识到,后来的同类角色,无论他付出多大的努力,也演不出最初内心饱满,青春洋溢的李逍遥了,他也始终摆脱不掉过去的痕迹。

荧幕中的他,风流倜傥,意气风发,现实中的他,内心迷茫,愈发落寞。

他对自己失望透了。半夜,他一个人起身去跑步,一口气跑了十几圈,他发现,这几年来,他的演艺生涯就像是在跑步,一直在努力,却总是回到原点。

他意识到,他之前总是处于舒适区,自我麻痹,他需要主动寻求改变,正视自己,修炼自己的内心,感受生活的真谛。

他推掉了商演,选择回到了最质朴的舞台,话剧,这也是他最熟悉的地方。

他参演了赖声川的话剧《如梦之梦》,还用上海话主演了白先勇的话剧《永远的尹雪艳》。

凭借着《如梦之梦》的出色演出,他获得了第二届丹尼国际舞台表演艺术最佳男演员奖。

《如梦之梦》,他演了6年,94场从未缺席,为了突破自己,也是因为剧中他饰演的5号病人与他的经历产生了共鸣。他直面观众,也直面真实的自我。

这是他的一次自我修正,一次重生,他跳出了属于自己的舒适区,在演戏上,他跳出了曾经“古装男神”的框架,在生活上,他挣脱了“偶像”的束缚,体验真实的生活和自我。

5

2014年,一个崭新的,自信的,真诚的胡歌回归了,他接到了电视剧《琅琊榜》的戏,饰演男主角梅长苏,剧中的梅长苏经历灭族之灾,毁容之痛,仍然坚韧的生存。

这角色像是为胡歌量身定做,他也用了全部心思来诠释,他既是梅长苏,梅长苏既是他。《琅琊榜》播出后大热,胡歌口碑人气双丰收,再一次走红。

名利再次降临,他却不再为之所累,他经历过爆红,经历过苦痛,经历过迷茫,甚至经历过生死,但在他眼中,这一切都已是过眼云烟。

紧接着,《伪装者》、《大好时光》同样热播,他拿奖拿到手软,而距离他发生车祸,已过去了十年时光。

就像《琅琊榜》中的梅长苏所说:“既然我活了下来,就不能白白地活着。”

在他获金鹰节“最具人气男演员奖”时,他说道:“我不认为自己到了一个多高的高度,而是刚刚上路。艺术是需要创新的,但是追求艺术、敬业的精神,是需要传承的。”

有教养、自律、勇敢、谦逊有礼,是正在闪闪发光的胡歌。

6

每隔一点时间,胡歌都要忙里偷闲休息一下。在剧组、媒体、粉丝追逐下的生活让他如梦似幻,他需要一段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他想要充盈自己的内心。

骑摩托车是他最喜爱的事,做公益是他内心的修行,旅行、摄影、读书、留学是他提升自身内涵的方式。

他去“绿色江河”当志愿者,保护野生动物,在人烟稀少的长江源,平凡而持续的付出,这时他并不是一名演员,而是普通的一名志愿者。

他到自闭症定点康复机构,陪孩子们玩耍。

他热爱旅行,也热爱生活,他常常骑摩托车去很多地方,感受大自然的辽阔和来之不易的自由,2017年9月,他送自己的生日礼物,便是骑车去色达佛学院,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霍建华结婚,在很多人“心疼胡歌”的时候,他正背着行囊,在青海参加守护斑头雁的公益行动,甚至被晒伤,无法参加霍建华的婚礼。

他用去世助理的名字建立希望小学,并时常抽空去看看那些孩子,就像是随时可以出现的大哥哥。

他同样喜欢摄影,街边的邮筒,角落的叶子,停在电线杆上的鸟儿,他热爱平凡。

只要不是在拍戏,背台词,他也会拿起书籍翻阅,他去任何地方,都习惯带着书,在他阅读过的书里,既有文学经典,也有偏冷门的杂谈。

在2015年,他又做出了一个决定:去美国读书。在他最火的时候,他选择静下心来,隐藏自己,他剪了头发,带上墨镜,留了胡须,在美国留学一年。

在其他人还在物质世界里拼命纠缠,沉浮时,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审视自己,他从最初的逃避,到现在的淡然接受,他享受着名利,却不被名利绊住一丝脚步。

而真实的自我,正是他最想要追求的。

7

2017年的最后一天,一位身患白血病的女孩在微博上许下了一个小小的愿望,因为《琅琊榜》陪伴她度过了痛苦的化疗,她希望能够得到胡歌的鼓励。

第二天,她便收到了胡歌的回信,“你愿意来看我的《如梦之梦》吗,给你留票,顺便可爱的强调自己不是骗子!我是真的胡歌。”

让人感觉他只是一位温柔的邻家大哥哥,而不是影视明星胡歌,全程在为女孩考虑,尊重她的决定。

因为自己面临过生死,所以更能懂得生命的可贵,三月,胡歌履行了给女孩的承诺,把女孩请到了《如梦之梦》的观众席,话剧结束后,他还招待了女孩一家,陪他们一起用餐。

6月10号,女孩生日,胡歌送来了鲜花与贺卡,上面写道:

愿你一生温柔纯良,不舍爱与自由。

8

5月18日,作为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入围影片《南方车站的聚会》的男主角,胡歌身着精致的黑色法兰绒西服,一步一步走在红地毯上,镜头,观众,闪光灯,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但这次又与以前不一样,36岁的他,第一次带着自己的艺术电影作品来到戛纳。

以往,在电视荧幕上,他信心满满,最近几年的作品皆是大热,拿奖拿到手软,但是在大银幕上,他却是一个新手,只在几部电影中演过配角。在他的第三个本命年,他又一次同往常一样,跳出了舒适区,尝试着进入已等待许久的电影之路。

从那个奔跑的夜晚开始,他就没有一天停留在原地,尽管在新的领域,他还有点生涩,不够自信,但反而正是这种忐忑状态,让他与饰演的人物角色产生联系。“可圈可点”是导演刁一男对胡歌的认可。

胡歌完成的不错,他的偶像著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对《南方车站的聚会》赞不绝口,而他则显得很平静,过去的种种经历让他知道,这只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而新的道路,新的角色,新的篇幅,等着他一次又一次的去探寻,演绎,抒写。

好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