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贾跃亭来刷存在感?昔日游戏代理之王九城的“回光返照”

原标题:靠贾跃亭来刷存在感?昔日游戏代理之王九城的“回光返照”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mpyujian)

  如果不是今年以来第九城市不断传出“押宝”新能源汽车领域、宣布与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FF展开战略合作,这家昔日的“游戏代理之王”几乎已经要被大众给遗忘了。

  自从失去了《魔兽世界》代理权之后,九城在其主营游戏领域就愈发丧失存在感,公司经营业绩更是每况愈下。近年来,九城开始尝试在游戏代理之外的其他新兴业务领域展开布局,先是在去年大量布局彼时大热的区块链行业,可惜随着区块链风口的降温,它在这一领域的尝试没有激出任何火花,“不了了之”成为无可奈何的现实。

  进入2019年,这几年大热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又成为九城全新的目标。只是这一次,九城选择“真金白银”地投入巨资来支持贾跃亭的造成梦。但“一地鸡毛”的贾跃亭与法拉第未来FF真的能让九城“起死回生”?目前来看,可能性很低。法拉第未来已经成功地“赶跑了”了孙宏斌与恒大,现在难道它真的寄希望于靠着“日薄西山”的九城来输血?

  对于九城来说,这更像是一种“回光返照”罢了。

  押宝法拉第未来,九城真的不是“与虎谋皮”吗?

  今年3月,法拉第未来正式官宣与第九城市签署了合作协议,双方共同成立合资公司来推进法拉第未来旗下全新豪华品牌车型V9在国内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工作。

  据悉,九城将向该合资公司最高注资6亿美元,占合资企业股份50%,出手可谓大手笔,而法拉第未来方面则专注于相关的产权与资源的配合等。

  根据协议,九城这6亿美元将会分期注入,并拥有对合资公司的战略经营管理权。法拉第未来将提供出国内的一块土地使用权,用于新能源汽车的制造,该合资公司将获得法拉第未来FF新型V9车型及其他约定车型在国内制造、营销、分销、销售的独家许可证。

  九城与法拉第未来还详尽规划了双方的合作推进细节,合资公司计划年产三十万辆电动车,预计将于2020年前实现量产车下线和预定销售。根据合作协议规定,九城方面将首先向法拉第未来支付五百万美元的首期定金,剩余注资将视融资条件的情况而定。

  虽然九城方面的6亿美元注资并没有一次结清,但显然,深陷资金与发展困境的贾跃亭和法拉第未来在与孙宏斌、恒大的合作破裂之后,终于又找到了一个愿意“接盘”的人。

  九城方面在宣告与法拉第未来的合作之后,倒是也在积极推进着相关事宜的展开。

  今年5月底,九城宣布与电动车充电设备及运营平台提供商深圳驿普乐氏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资协议,双方共同成立合资公司,九城开始为进入电动车充电领域、在国内进行充电场站建设做准备。

  6月,九城宣布和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沙尔沁工业区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签署战略合作磋商备忘录,双方将就法拉第未来和九城所共同成立的新能源汽车合资公司在沙尔沁工业区的落户及发展进行战略合作。

  与此同时,九城又宣布与电动车电池管理系统供应商科信动力签订投资协议,九城以换股方式获取该公司的股份,在电动车动力电池、新能源储能系统、电池管理系统等领域进行布局。

  6月底,九城又加快了自身的融资步伐以促进和法拉第未来合作的新能源汽车在国内市场的落地。它在6月24日向纳斯达克提交了股票公开发行说明书,推出募资上限为五千万美元的再融资计划,同时还进行了相关私募融资计划,这次融资也被外界解读为九城开始加速推进向合资公司注资6亿美元的投资计划。据悉,九城方面已经完成了总额为1.5亿美元的私募额度。

  种种迹象表明,九城这一次与法拉第未来的合作正在稳步推进。但尽管双方都表示出了很大的信心,市场却不太看好这次合作。贾跃亭与法拉第未来“前科”累累,九城自身近些年的表现也很差,这让本次合作从开始以来就注定会引发大量的质疑声音。

  其中九城的股价表现最为直接,在3月份九城宣布与法拉第未来展开合作之后,九城股价先是盘前大涨100%,却最终收盘下跌了超过20%,其波动之剧烈可谓是直观表明了投资者的“纠结”心情。

  说到底,不论是法拉第未来还是九城,这两家都在近年都面临着极大的经营危机,这种背景下的“强强联合”,可能注定是“噱头大于实际”。

  先来看看法拉第未来,自从去年底和恒大“分道扬镳”之后,在融资市场愈发信誉“破产”的贾跃亭持续了缺钱的窘境,法拉第未来一度传出“停摆”的消息,各种核心管理人员离职、裁员、降薪、停薪留职以及拖欠供应商款项的相关消息和诉讼不断。

  法拉第未来甚至出售了自己位于美国拉斯维加斯的工厂土地和法拉第未来洛杉矶总部大楼来缓解自身的资金困境,一直到九城入局,法拉第未来的发展才似乎迎来“转机”。

  当然,二者的合作顶多也就只能谈得上是转机,九城注资的款项毕竟要分拨打入,后续还会有种种融资的不确定性,这让它们之间的合作先天就存在着“硬伤”。

  首先,九城并不一定真的心甘情愿成为法拉第未来新的“冤大头”。在孙宏斌、许家印纷纷“马失前蹄”之后,九城方面当然不会愿意“掏心掏肺”地真诚以对,它势必会对贾跃亭与法拉第未来充满戒心,贾跃亭信用几乎破产的背景下,双方未来将要如何推动进一步的合作是个难点。

  更重要的是,九城自己也并非“财大气粗”,甚至其自身生存都快成了一个问题。虽然在过去的端游时代,九城凭借《魔兽世界》等游戏成为国内游戏代理之王,但随着后期游戏代理权旁落网易,九城在游戏领域每况愈下,近年甚至几乎完全放弃了游戏业务。

  2018年开始,九城先是喊出了“All In”区块链的口号,折戟沉沙之后又在今年转战新能源汽车行业,这不由地让市场怀疑其公司的运营能力。再加上股价长期低迷、营收大幅下降、亏损加剧,九城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自身难保”。

  如此看来,九城可能是可以咬着牙在合作前期兑付500万、5000万、甚至1.5亿美元的投资款,但后续的融资与经营还是存在着极大的不确定性,资本市场会不会再一次为信誉破产的贾跃亭买单?这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从本质上来说,九城与法拉第未来的合作更像是两家经营困难公司之间的“抱团取暖”,九城需要尽快找到新兴的业务领域和转型机会,法拉第未来需要钱,于是合作最终达成。

  但事实上也缺钱的九城真的能和既缺钱又缺信誉和实力的法拉第未来碰撞出什么全新的火花吗?

  唯一的衡量指标还是在于法拉第FF91实现大规模量产化之后的成绩。从这个维度上来说,九城和法拉第未来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毕竟FF91离正式推向市场还有距离,推向市场之后的成绩也有待考验。

  业内普遍的观点是,即便“磕磕绊绊”地终于找到了九城这个靠山,法拉第未来仍然是个“巨坑”。

  原因有两个方面。第一,暂且不谈九城提供的6亿美元资金何时能够陆续到位,即便顺利“落袋”,这笔钱也只够法拉第未来FF91推进首要的量产计划安排,后续的销售体系、服务体系、持续研发以及充电网络的建设仍然需要大笔资金的投入,毕竟造车行业可是以几百亿为单位进行门槛预估的,法拉第未来的“无底洞”显然是个大问题。

  第二,国内外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各大造车新势力、传统汽车巨头都已经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了深度布局,往后几年正是陆续出成绩的时候。此时法拉第未来的种种不确定性无异于加深了它与时间赛跑的紧迫性。未来即便法拉第未来携手九城冲破重重阻碍推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新能源汽车市场还有没有它的位置都很难说。

  押宝法拉第未来的九城,真的能够承担这些风险吗?“前辈”们的经验已经表明跟贾跃亭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九城真的又能从中获得想要的结果吗?九城与法拉第未来的故事怎么想都让人觉得悲观。

  第九城市沉沦史

  对于九城来说,它本来有机会成为中国互联网领域的头部玩家。

  1998年的时候,那时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市场刚刚起步,网易、新浪、搜狐三大门户才刚刚成立,现在占据互联网主阵地的BAT甚至还没有出现。就在这一年,九城创始人朱骏创建了中国第一家虚拟网络社区Gamenow.net,这也是九城的前身。

  那个年代投身中国互联网大潮的大佬们今天几乎占据了整个国内互联网行业的话语权,九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不例外,它一度取得了很好的成绩。经历创业初期的风风雨雨以及早期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危机之后,九城在2001年注意到了盛大和其代理的网络游戏《传奇》的成功,于是九城模仿了盛大的发展模式,从2002年开始独家代理韩国WEBZEN旗下的《奇迹MU》等游戏。

  一年之后,九城就与陈天桥的盛大网络齐名,成为国内游戏领域的“双子星”之一,创始人朱骏紧跟陈天桥之后,成为福布斯富豪榜上第二位游戏行业的亿万富翁。此后,九城开始在游戏代理领域不断攻城略地。2004年,九城从盛大手里抢下《魔兽世界》在大陆地区的独家代理权,这让九城一跃而出成为国内游戏行业的核心玩家。

  当年风靡全球的《魔兽世界》让九城成功地走上了“人生巅峰”,同时也借此,九城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从2004年到2009年,在代理《魔兽世界》的这几年时间里,九城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还创造了《魔兽世界》108万用户同时在线的游戏行业盛况,深受游戏爱好者欢迎的《魔兽世界》不仅成为了很多人的青春回忆,也帮助九城成为国内游戏行业举足轻重的力量。

  尝到代理《魔兽世界》的甜头之后,九城开始继续通过代理的形式拿下更多的海外热门游戏。《至尊》、《卓越之剑》、《Soul of the Ultimate Nation》、《激战》、《仙境传说2》《Huxley》、《决地》等都是其代理游戏中的代表,至此九城有了“中国游戏代理之王”的美名。

  但正是这种依靠代理的商业模式成为九城此后衰落的根源,虽然代理《魔兽世界》的几年时间让九城获得了极大的商业上的成功,但九城方面却未能有意识地构建自己在游戏行业里的核心壁垒——开发、研发自主游戏,甚至创始人朱骏还开始“不务正业”。

  作为资深球迷的朱骏在获得早期的商业成功之后,成为国内最早投资和投身足球领域的企业家之一。2003年,朱骏收购了参加乙级联赛的上海天娜,次年这只球队成功冲入甲级。2006年朱骏收购中超球队上海中邦并将其改名为上海联城。2007年,朱骏收购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并促成申花、联城合并,组建了全新的“上海申花”。

  在朱骏的运作下,上海申花曾先后引进阿内尔卡、德罗巴等国际球星,球队也先后为申花球迷带来了不少惊喜与成绩。但就在朱骏沉迷于自己“足球梦”的时候,九城的“大腿”暴雪开始对九城不满。作为《魔兽世界》的版权方,暴雪与九城之间的利益摩擦开始加剧,2007年九城与EA合作并代理FIFA游戏的消息更是让暴雪十分不满,因为EA在北美市场是暴雪的“死对头”。

  就在同时,九城对《魔兽世界》游戏的运营也开始面临玩家们大量的质疑、投诉与吐槽。服务器常年卡顿、私服泛滥、账号被盗、客服堪忧......一时间,玩家吐槽九城都已经成了一种“政治正确”。

  各类问题积累到2009年,在和暴雪的五年独家代理合作结束后,九城正式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这成为九城公司发展的分水岭,自此之后九城就开始一蹶不振。

  反观那时取代九城成为《魔兽世界》大陆地区独家代理商的网易,则快速发展为仅次于腾讯的国内第二大游戏公司。与九城不同的是,网易并未“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代理《魔兽世界》之外,它在代理其他游戏、自主研发游戏、手游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布局,也推出了不少风靡全国的游戏产品,这让网易在中国游戏领域的话语权一直很高。

  失去《魔兽世界》之后,九城倒是也曾进行过不少努力,以求重新在游戏领域获得突破。比如它强化了旗下自主研发的游戏产品,收购了美国前魔兽开发团队Red5工作室研发的《Firefall火瀑》。可惜《Firefall火瀑》很快因为种种原因“折戟沉沙”。

  沉沦了几年之后,到2012年,创始人朱骏终于开始从足球中脱身,重新关注起九城的发展。2014年,朱骏宣布退出中国足球圈,出让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同时宣布正式回归九城,带领九城专注于互联网业务的发展。

  可惜创始人的回归并没能帮助九城创造出一个新的商业神话。朱骏回归之后,九城虽然动作频频,但并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

  2015年,九城搭档360以5亿美元的“代价”拿下了韩国热门游戏《穿越火线》的授权,还围绕这款游戏IP推出过金融投资APP“泛娱宝”,但此举没有能够改变九城的下滑态势。时间来到2018年,九城借着区块链的“东风”又宣布进军区块链行业,同时还祭出了大量让人目不暇接的操作,当然,现在来看这些“跟风”操作都已经“随风消散”。

  直至今年,九城又选择站到另一个风口浪尖上,与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展开合作。

  可是靠贾跃亭来刷存在感就真的能够改变目前九城面临的窘境吗?其实这更像是昔日游戏代理之王九城的“回光返照”罢了,时代已变,九城与法拉第未来的故事大概率很难持续讲下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