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站猝死家属索赔150万,到底该不该赔?

原标题:地铁站猝死家属索赔150万,到底该不该赔?

文 风青杨

2019年3月8日,29岁的小张在昌平东关地铁站准备乘车,因身体不适突然晕倒。30秒后,站台站务员赶到了小张身边,立刻呼叫了值班站长,并拨打了急救电话。当急救人员到达时,小张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家属:在等待120急救人员到达的30分钟内,地铁公司未及时抢救,导致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因此索赔150万。地铁:对猝死者抢救,超出地铁职责范围。最终,因双方不同意调解,该案未当庭宣判。(法治时间)

应该说这么年轻的生命突然去逝,家属悲痛可以理解。但不能因为自己不幸就诿过于他人,地铁不是医院,不负责抢救病人,打了急救电话已尽到责任。照这种逻辑,如果地铁站抢救不专业,那不是更有理由告地铁站,索赔更多。如果医生没把人救回来,那不是要连医院也要一起告了?

照理说,家人在非正常情况下去世,比如在道路上遭遇交通事故、受到犯罪分子非法侵害、被他人侮辱或者猥亵、在医院发生医疗事故等等,当然要查清楚死亡原因,确定责任人。一方面,是要给死去的家人一个交代。这是提醒从事相关活动的人,防范可能导致人身伤亡的危险,提高社会安全水平。这种“死哪儿查哪儿”的行为,是应当得到支持的,也是死者家属的合法权利,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和民众的尊重。

但是,在查清原因后,固执的认为,只要是非正常死亡,就得有别人为此负责,那就是无理取闹了。尊重不等于可以任其放纵,当弱者把不守规矩、不按规则的“死”也赖在别人身上,“死哪讹哪”、“倒哪讹哪”,那么我们是不是都要做无赖才能生存?

近年来,这种“死哪讹哪”的事件层出不穷。去年,上海一位11岁男孩破解了一辆ofo小黄车的密码锁,在骑行的过程中与大客车相撞,意外身亡。男孩家属将肇事方及小黄车告上了法庭,列出了八百多万的巨额赔偿,舆论哗然。法院经过审理之后,认为小黄车在这次事件中,没有责任,所以对于赔偿请求不予支持。

“死哪讹哪”为何愈演愈烈?如今“讹人”几乎成了无本买卖。讹成功了,自然就有大把银子进账;讹不成功,自己也不痛不痒,以至于出现了“讹人不犯法,胆大讹警察”的奇闻异事。

广州六旬老人吴某在景区游玩的时候,悄悄爬到树上偷杨梅,由于树枝枯烂断裂,致吴某从树上跌落,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家属愤而将景区告上法院,索赔60多万元,说景区没有做好安全防范,还有一个极其无耻的理由:谁叫你们的树太好爬了?网上舆论一片哗然。你偷我的东西摔死了,我没找你赔偿我的果子和树就不错了,还能成功勒索我一笔钱?

无独有偶,据新民网报道,一位屋主在自己的院子里种了几十棵洋水仙。邻居一位老太太以为这是韭菜,就趁他不在家,偷割了洋水仙,包了饺子给孙子吃,结果导致中毒住院。老太太一家竟然上门来要求他赔偿,不给钱就不走。这样的新闻,真的让人哭笑不得。见过不要脸的,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如此:我老我有理,我穷我有理,我小我有理,我没文化我有理。但这些表现,其实都是道德绑架,自私自利的行为。希望这些人能够明白:在这世界上,谁都不欠谁的,没有人有义务为你的弱小买单。

按说,讹诈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但实际处置当中,常常为了照顾家属情绪,不予追究。这就造成了讹成功了就大赚一笔,失败了拍屁股走人的现状。这个世界上,没有边界的心软,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毫无原则的仁慈,只会让对方为所欲为。关键时刻,法律不能缺位。

摔倒老太——为什么你把我扶起来?卖桃老妇——谁不卖小孩几个烂桃?摘梅老汉——谁让你的树太低太好爬?为了几两银子,哪来的那么多混账逻辑!

作者:风青杨 :知名评论人。一个有趣的人,分享一些有趣的事。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微博@风青杨V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