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去财报营收“遮羞布”,利润才是硬道理!

原标题:扯去财报营收“遮羞布”,利润才是硬道理!

在宏观经济走弱,国五国六切换以及新能源市场补贴退坡、中美贸易纠纷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市场表现成为压在中国车市的魔咒。在此基础上,以中国市场为主战场的外资车企应声下跌,从而让这场“寒潮”过渡为席卷全球的车市寒冬。

2019行程过半,全球各大车企的半年财报纷至沓来。出于维护企业声誉的目的,多数厂商习惯于“报喜不报忧”,将最耀眼的成绩展示在最前端,尽可能隐藏掉那些看起来并不“漂亮”的数据。但实际上,一个企业的经营状况或许并不取决于卖出多少车,个别板块的业绩提升了多少。

维护企业正常运转的是金钱,决定钱财数量的是利润和销售回报率。在千头万绪的财报数据面前,谁才是最会捞金的“利润收割机”?

BBA“带头跳水”

从全球各车企经营状况来看,8成以上的厂商经营状况不容乐观,净利润相较去年同期大幅下滑已成常态。财报数据显示,戴姆勒、宝马、奥迪、沃尔沃、雷诺等企业均呈现不同程度的净利润下跌,跌幅最小的是雷诺,达到了13.6%。

在欧洲车企中,BBA的利润跌幅令人诧异。戴姆勒上半年息税前利润仅为6.26亿欧元,同比下跌84%;宝马集团上半年息税前利润为11.59亿欧元,相较去年同期减少近7成;奥迪品牌表现最好,23亿欧元的利润相当于宝马的2倍,但仍同比下跌16.7%。

要知道,在全球最大单一市场中国,豪华车整体零售同比增速24%,这其中仍是BBA三家车企占据主导。可见,“豪车集团”利润集体探水,并非与销量呈正相关关系。

最为“非典型”的代表是戴姆勒集团。根据其二季度财报显示,集团在4-6月份的营业收入为426.5亿欧元,同比增长5%,息税前亏损15.6亿欧元,去年同期利润为26亿欧,净利润为–12.42亿欧元,而去年同期为18.25亿欧元,这也是戴姆勒集团时隔九年以来,首次出现了季度亏损。

戴姆勒在财报中透露,包括受高田气囊召回在内的召回事件,让梅赛德斯奔驰部门的利润减少7.67亿欧元,而由于部分奔驰柴油车涉及排放造假问题,也让其损失了10.67亿欧元,两者加起来总计有18.34亿欧元。

与戴姆勒相似,宝马集团的盈利困境也并非销量造成。得益于换代3系、X3在中国市场的强劲表现, 4-6月,宝马旗下三大品牌——宝马、MINI、劳斯莱斯在中国市场交付量同比增长16.8%,占亚洲销量的77%。受此推动,宝马汽车业务上半年全球销量达到1252837辆,同比增长1.6%。然而,今年一季度,14亿欧元的反垄断罚款准备金,仍然拖住了公司财务状况的后腿,直接致使上半年净利润腰斩。

相比之下,奥迪面临的困境并非额外支出,在全球乘用车市场低迷的状态下,其全球销量以及营业收入有了较大程度缩水。再加上今年5月奥迪推出战略重组计划,将在集团范围内推动减少碳排放,以及车型阵容的电动化,增加了企业研发费用的开支。

能盈利,就是英雄

奔驰宝马损失惨重,但尚且能凭借体系力强撑一时。反观国内车企,虽然拥有特殊之处项的企业不多,但在净利润指标上,两极分化极其严重。

从已公布的财报中看出,“自主一哥”吉利表现最为稳健,尽管其上半年位居中国汽车中国品牌乘用车第一,行业第四,但营收仍与去年同期相比下跌11%,为475.6亿元;净利润相较去年的66.7亿元同比下跌40%,为40.1亿元。

毋庸置疑,吉利财报净利润的下跌,与自主板块的整体低迷有关。上半年,吉利汽车坚守住6.5%的市占率,相较2018年的6.3%增势明显,但还是不得不将全年销量目标下调至136万辆,以保持健康库存水平。

“自主一哥”的捞金能力未能脱离封锁,但财政状况仍然处于平均线上游。横向对比之下,处于边缘的自主企业,或许已经将“不亏损”定义为下半年目标了。

众泰汽车披露半年度业绩预告称,公司预计上半年亏损约2.7亿元至3.2亿元。去年同期,这个数字还曾是+3.05亿元,这几乎全部“归功于”一年之间,众泰汽车在产销层面的断崖式下跌。

中汽协数据显示,2019年1-6月,众泰汽车销量为7.39万辆,同比去年上半年的14.63万辆下降49.45%。值得注意的是,众泰汽车2018年全年汽车销量为23.4万辆,相较2017年同期的销量下降26.23%。

事实上,众泰汽车的境遇并非全部拜行业大势所赐,翻看过往经历,众泰仅在今年3月上市推出了T300的小强版车型,其他的新品计划全部落后于预期。

此外,除了业绩亏损、新品推出缓慢外,众泰汽车停产、欠薪等消息缠身。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数据显示,今年已有数家上游供应商对众泰汽车申请了不同金额的财产保全。

与众泰“同病相怜”的还有力帆汽车,今年上半年,该公司上半年营收51.78亿元,同比下降13.39%;净利润则亏损9.47亿元。而上年同期,企业盈利超过1.25亿元人民币。

力帆股份在公告中表示,业绩下滑的原因主要有三个,首先是外部市场环境变化影响公司产销,造成其产销量大幅下降,毛利额减少;其次,因融资环境困难,公司资金紧张,为维持生产经营、维护公司信用,公司积极多渠道融资,造成融资成本增加,亏损额度增加;最后,公司乘用车基地搬迁影响生产计划和部分设备的可使用度降低,造成资产减值。

但业内人士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力帆的业务重心早已从汽车板块转移到摩托车,这势必拖缓了企业在乘用车,甚至在评论力帆这家企业时,总是会认为是两轮业务在为“四轮业务”输血。

不论如何,种种迹象都已表明,弱势品牌在汽车行业的处境已愈发艰难,在行业专家普遍预判的3-5年车市调整期内,企业能否存活下来,都将是一个未解之谜。

新能源盈利模式“大势未退”

自主车企财报中,比亚迪利润涨势最为迅猛,上半年营收621.84亿元,同比增长14.84%,净利润14.55亿元,同比增长203.61%。

汽车及相关产品业务方面,公司实现收入约339亿元,同比上升16.27%,其中新能源汽车业务收入达到254.5亿元,同比增长38.77%。这个数字不仅在国内车企中力压群雄,甚至放眼到国际范围也是独树一帜。

今年1-7月,比亚迪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为16,2220辆,同比累计暴增73.17%。另一边,比亚迪燃油车同期累计销量96837辆,同比下降42.14%。来去之间,新能源车型涨势仍在。

虽然汽车市场需求下滑,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多重因素箭在弦上,让比亚迪做出了三季度净利润增幅收窄到1.83%-14.93%的预判,但毋庸置疑的是,新能源车型的盈利能力,势必将长时间领先于燃油汽车。

作为汽车新四化风暴的中心,中国市场正带动全球车企做出“比亚迪”式的变革。

为了实现先前制定的4+2战略转型,宝马首先要做的就是打造技术上的独有优势,为此不惜“一掷千金”:宝马第二季度的研发费用总计14亿欧元,比上一年增加5.9%。此外,在物业,厂房及设备方面的投资,增加超过三分之一至11.76亿欧元。

虽然尾气门的重创令戴姆勒难免士气低迷,但相应的研发投入仍没有被削减。作为“瞰思未来”战略的主要组成部分,奔驰不仅在今年正式开启“电动化元年”,旗下首款电动车型-全新EQC投入量产,而且还将在全球范围内带来超过10款纯电动车型,可见企业转型电动化的决心。

相似的企业还有通用,虽然玛丽·博拉(Mary Barra)曾对外表示,集团始终在尝试通过转型提高成本效率的措施,并凭此实现11亿美元的成本节约,但研发重点还是不出意外地转向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如雪佛兰Bolt EV。

此外,奥迪同样计划在2023年前投入400亿欧元,推动减少碳排放,用于电气化车型的研发。

总而言之,虽然在尚不属于全球第一阵营,但比亚迪在第一大汽车消费国的成功已经证明,在全球车市进入低速增长后,产品研发与企业盈利模式已明显向新能源领域“变向”。

这一趋势值得全球各大车企钻坚研微,以最快速度跟进,方能维持企业利润正向增长,维护体系健康。

【版权声明】本文为汽车头条原创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