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在国际交往中的幽默与胆识

原标题:毛主席在国际交往中的幽默与胆识

毛泽东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非常重视国际交往。与毛泽东打过交道的国际名人,对与毛泽东的会见,都留下了深刻印象,铭记在心。我们摘取毛泽东在国际交往中富有幽默感的几个片段和一些谈话,从中不难发现其智慧火花的闪耀、深刻哲理的阐释,超人胆识的展现。

1970年7月7日下午,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会见老挝人民党凯山·丰威汉。见到当时反美前线的兄弟党领导人,毛泽东格外高兴。会见过程中谈笑风生。不知不觉,原定的谈话时间到了,毛泽东仍毫无结束谈话之意。他饶有兴趣地问凯山:“我不大懂,万象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凯山回答毛泽东说:“老挝的象很多,过去国王举行庆典,都要有大象,尤其是白象,是最名贵的。”毛泽东高兴地说:“你今天解决了我的一个问题。”接着,毛泽东操着那浓重的湖南口音,向凯山讲了一个迷人的、然而又非常难于听懂的故事。

他说:中国有一部古书,名叫《启颜录》,是隋朝时的一部讲笑话的书。其中有一则笑话,说中国北朝,信奉佛教。有一次开法会,由一位高僧登坛讲经,讲到中间,一个人站起来问他,释迦牟尼平时出门骑的是什么牲口?高僧回答:释迦牟尼在家是坐在莲台之上,出门时则骑白象。这个提问的人说:不对,你根本没有读懂佛经,释迦牟尼出门骑的是牛而不是象,佛经上说:“音貌奇特”,“奇特”不就是说骑牛吗?高僧听了,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对付不了这个人。说完,毛泽东大笑起来,在座的所有人也跟着大笑起来。

但是,这让做谈话记录整理的工作人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也不明白“音貌奇特”是什么意思。第二天工作人员来到北京大学,找到一位老教授,请他查一查“音貌奇特”是什么意思。老教授说:《启颜录》是隋朝人侯白写的一本笑话集,原书已散失,今存敦煌卷子本与后人辑本多种,收集笑话百余则。据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说,《太平广记》引用甚多。并说,“音貌奇特”中的“奇特”可以理解为骑牛,因为“特”字有两说,一是指公牛,《玉篇》云:特,牡牛也;一是泛指牛,樊卓的《蛮书》云,有一家生了一犬,初如小特。所以“奇特”即“骑牛”之意也。

从毛泽东不经意间给凯山讲的中国古代笑话,可以得知毛泽东的学识博大精深。

毛泽东还善于在国际交往中,使用诙谐幽默、生动形象的语言,来阐明深刻的思想,让人们乐于接受,牢记在心。

1957年11月,毛泽东受苏方邀请到莫斯科参加庆典活动。毛泽东借助莫斯科大学的讲坛,面对在场的三千多名中国留学生,即席发表了一段经典名言:“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风趣而深邃的话语,博得留学生阵阵笑声和掌声。

出于对社会主义阵营领导人的尊重和爱护,也从维护国际共运团结和中苏关系大局出发,毛泽东一直坚持求大同、存小异的原则。在68国共产党工人党会议上,毛泽东谦逊地说:“赫鲁晓夫这朵花比我毛泽东好看”,但是,“中国有句古语,叫做荷花虽好,也得绿叶扶。我看赫鲁晓夫这朵花是需要绿叶扶的。”“一个和尚两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毛泽东用这些生动的语言,阐明了深刻的思想,从而受到了与会代表的高度重视。

在战略上,毛泽东敢于藐视对手,但在社会现实面前,他又能正视现实。早在1946年8月他在与美国记者斯特朗谈话时,就提出了关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对派都是纸老虎的英明论断。1957年11月18日,在莫斯科举行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的发言中,毛泽东再次提到这一观点。他说:1946年蒋介石向延安发动侵犯时,“我们有一条信心。那时一个美国记者到延安,我同他谈话的时候谈了许多问题,蒋介石、希特勒、日本、美国、原子弹等。我说一切所有号称强大的反动派统统不过是纸老虎。原因是他们脱离人民。”

毛泽东关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论点,鼓舞着中国人民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强大的敌人。

毛泽东的幽默、诙谐,在国际伟人中是出了名的。究竟是什么因素造就了这位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幽默的性格?国际著名作家韩素英在作了仔细观察后说:“毛泽东的幽默来自辩证法。在任何情况下,他都能一眼看到事物的对立面。正是这一点成了他的语言的特色,也是他所制定的方针政策的特色,他的幽默有时真是锋芒逼人。他虽极不喜欢杀人,可要嘲讽起人来,却是入骨三分。”

毛泽东是一个内心世界十分丰富的伟人,他本身就是一部书。在这部内容丰富的大书中,包含幽默、诙谐的内容,是再自然不过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