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神仙府,梁唐宰相家,如今日日笙歌,乾元观到底是啥?

原标题:秦汉神仙府,梁唐宰相家,如今日日笙歌,乾元观到底是啥?

常州金坛区围绕着茅山周边修了一条名曰“绿野仙踪”的绿道,链接茅山上上下下各处名所。环茅山骑行来到金坛区地界,上了绿野仙踪,开始变得趣味性。细腻平坦的油路,时而穿过森林,时而路过湖泊。光线忽明忽暗,空气中的草木芬芳,让人神清气爽。车轮与地面摩擦,沙沙作响,拐弯发出“刷刷”的声音,行至风景最佳处,眼前一排青瓦飞檐古建筑。大热的天,伴着蝉的嘶鸣,楼宇间隐约传来丝竹古乐伴奏的段段唱诵。

山门看起来普普通通,水泥匾额略显渺小,然而金字“乾元观”让人振聋发聩,心中泛起柳暗花明。乾元观不是一座普通道观,在中国道教史上地位显赫,几度大起大落,代代卧虎藏龙。

追寻玄妙的音乐,来到一座经堂,看到几位坤道正在排演《道情》。曲风深沉、清远、古朴、庄严,令人肃然起敬。曲中唱到:白云黄鹤道人家,一琴一剑一杯茶。羽衣常带烟霞色,不染红尘桃李花……

21世纪,乾元观由坤道(女性道士)主持大局,和历代所不同的是器乐之名,创建了“坤道仙乐团”。她们多次在欧洲、东南亚巡演,使乾元观2000年的道教文化影响力随之飘洋过海,名声远播。

顺着龙纹御道气喘吁吁爬到凌霄宝殿,回首俯瞰,寺观全貌尽收眼底。整个乾元观靠在三茅峰东麓,山门前小山包起起伏伏,闪烁着湖泊。全观建筑布局错落有致,由三部分组成。最下端是圆圆的乾坤祭坛,主殿、寮舍集中在腰部,最高处凌霄宝殿配着钟鼓楼,如同众仙的集会之所。

三茅峰海拔不足400m,却有风起云涌。它是丰硕华东平原上难得一片高地,由这个角度观望历史长河起起落落,别有一番风景。乾元观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与雄霸中原的王者们扯不断的关系,几盛几衰和时代权力更迭有关。

早在秦始皇统一天下的时候,乾元观就有了“神仙府”的名头。玄州真人李明在此结庐炼丹,自此接下道缘。元代《正统道藏·茅山志》中记载,秦始皇东巡长生不老药,来此见到李明,真人带他登上山顶眺望金沙湾、赴神仙宴,之后,始皇帝大喜,解下随身玉佩,供养了神仙。

凌霄宝殿壁画

大罗宝殿

到了两晋南北朝,天下大乱,然而神道教文化却空前繁荣,很多王公贵族成为追随者。陶弘景原在南朝齐为官,后辞官隐居于此,造了一座“松风阁”,从此创立上清道茅山宗。陶弘景在玄学、医学上的造诣让梁武帝仰慕不已,武帝几次邀请他出山主政,屡次被据。最后梁武帝派遣太子拜陶弘景为师,在松风阁下设宰相堂,每逢大事,亲自上山问询。

松风阁

唐代,李唐皇室尊李耳(老子、太上老君)为祖先,对道教的态度甚为亲密。唐玄宗为上清嗣宗师李玄靖在此敕建“栖真堂”。到了宋代,天圣三年(1025年)前后是乾元观最鼎盛时期,朝廷拨款,大兴土木,建造房屋殿堂八百多间,终于有了“乾元观”这个名字……然而,世事无常,盛极必衰,随着宋金战争不断向南推进,乾元观也遭受劫难,一度荒废。

元代,全真教受到蒙古贵族支持,迅速扩张。到了明代,随着全真龙门派第14代传人闫希言云游至茅山,乾元观开始有了重大变化。

闫道长登临茅山,看到颓废的乾元观,非常惋惜,于是发心重兴乾元观,并开创全真龙门“闫祖派”。茅山乾元观的道脉传承主要以此次变革为分界线,之后,符箓为主的正一派逐渐淡出……近代,乾元观道脉因战火又一次断了传承,1938年后再度荒废。

祖师殿

现在的乾元观复原了李明道长的炼丹井,陶弘景的松风阁,还有闫祖的全真宗祠。里里外外殿堂房屋近300间。作为中国道家文化重要发源地,乾元观大罗宝殿两侧布置成道教文化展厅,里面详细梳理深挖了乾元观前前后后的文化背景。

整个茅山有“三宫五观”(三宫:崇禧万寿宫、九霄万福宫、元符万宁宫,五观:德佑观、仁佑观、玉晨观、白云观、乾元观),乾元观为五观之首。复建后的乾元观把各个时期的神道教祭拜对象都相应做了复原,依次将中国道教文化像拨茧抽丝般娓娓道来。乾元观既是茅山厚重历史书的精美扉页,也是读解中国庞杂道教文化的一把关键钥匙。

游玩乾元观,整整花了一下午时间,离开的时候已是日暮时分。骑着车子,宛若游龙穿过绿道,穿过夕阳。明明是满载而归,身形却如此轻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