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古书颠覆历史:陈寿竟掩盖诸葛亮身世,学者:难怪刘表看不起他

原标题:一古书颠覆历史:陈寿竟掩盖诸葛亮身世,学者:难怪刘表看不起他

刘备得到诸葛亮后,曾经说过:“吾得孔明,如鱼得水”,这话不假。诸葛亮和刘备,绝不仅有共同的事业,私交上,他们也是合拍的。刘备辗转了大半辈子,几经生死,终于在自己暮年,有了一片天。他和诸葛亮那些事,也成为了后世美谈。虽然他没坐几年江山,但一生能有如此君臣之情,死的时候,怕也不会太遗憾吧。

诸葛亮追随刘备后,人生天翻地覆。“卧龙”二字,除了强调诸葛亮够本事,更是刘备口中那句“如龙入天”——诸葛亮得其所归了。二十七岁,最好的年纪,诸葛亮踏上了他无悔的征程——如刘秀般,稍晚了点,但不碍事。

从建安十一年起,诸葛亮的脚步一直未停,按他自己的话就是:“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但他帮助刘备,挺过来了,纵然赤壁一战,老天给曹军下了场瘟疫,让刘备诸葛亮们捡了个漏,也不能抹杀刘备和诸葛亮握着那点兵力,就敢抵抗曹军二十多万大军的勇气。曹操当年夸程昱有“贲、育之勇”,我以为刘备和诸葛亮,是在其上的。

接着,那个中平六年幽州涿郡起兵的布衣,在四处奔波,郁郁不得志的事业中憋屈了二十载的皇叔,井喷了:先拔掉荆州四郡,又向东吴借来江、汉两条屏障,三分天下之雏形,就此形成。顺便,果然能成大事之人,得够能忍。

后来的事,诸位知道,诸葛亮帮助刘备,夺西川,定汉中,进王位,要不是美髯公在荆州傲世天下,让自家人端了后门,若干年后,坐在洛阳城的,可能就是昭烈帝了。这就是命——虽然先帝和武乡侯的一切,都能让人哽咽,历史却是无情的——就像司马氏夺了阿瞒的天下,曹家人再多伤感,也只能哭个鼻子。

后世往往聚焦诸葛亮的事功,至于诸葛亮的身世,关心的人就少了。正史说他是“琅邪阳都人,汉司隶校尉诸葛丰之后。父亲是郡丞,从父是郡太守。”

诸葛亮字孔明,琅邪阳都人也。汉司隶校尉诸葛丰后也。父珪,字君贡,汉末为太山郡丞。亮早孤,从父玄为袁术所署豫章太守。

郡丞之子,郡太守从子,一位六百石的官,一位两千石的官,诸葛亮的来头,已经不小了,更不要说诸葛玄还与刘表有旧:能与“八俊”之一有旧,至少不会差吧?

于是,诸葛亮出山前,在后人眼中的形象大概是这样:一位官二代,在人相啖食略尽的天下,找了处世外桃源,盖了间草庐,春秋出游,秋冬读书,反正就是不为吃穿发愁。

但这甚至不算什么。陈寿的“汉司隶校尉诸葛丰之后”,才是让诸葛亮身世真真不同的明证。

诸葛丰字季少,琅邪人也。以明经为郡文学,名特立刚直。贡禹为御史大夫,除丰为属,举侍御史。元帝时,擢为司隶校尉。

诸葛丰是西汉时期司隶校尉,此时其职有纠察、弹劾京师百官之权,是皇帝耳目。武帝曾因该职“权势太重”,对其削权,罢免其部分领兵。按陈寿载,诸葛亮有这样的远祖,怎么可能不名气。魏晋时讲究世袭罔替,门第高下就是地位尊卑;在个人奋斗没有取得超凡绝伦的功绩时,祖上的来头就是一切。想想曹操吧,为汉室立了多少功,还是摆不脱他阉宦之后的自卑。陈寿这十个字,让诸葛亮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世家”,没准还是豪族?合着也不奇怪,按诸葛亮后来的表现,他没受过高等教育,不能够啊!

可以肯定的是,陈寿这些话,在三国之后五百年里,统治了人们对诸葛亮身世的看法——直到五百年后的唐朝元和七年(812),一本书的问世,才让陈寿这些话,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这本书,叫做《元和姓纂》,是唐宪宗时的宰相李吉甫,命林宝修撰的。这本书是谱牒姓氏之学专著,专门考证历代名人族谱姓氏之相传情况。《元和姓纂》中,对诸葛氏一族也有考证,其中,有这样一句记载:

诸葛珪,其下诸葛瑾、诸葛亮、诸葛诞,其下诸葛恢。

这则记载,是《元和姓纂》对琅邪诸葛氏家族族谱的考证结果,其中并未出现诸葛丰的名字。陈寿记载诸葛亮家室的问题,就出在这里。诸葛丰,是西汉末年的琅邪人,诸葛亮,是东汉末年的琅邪人,往好里说,陈寿凭什么把这二位联系在一起?往坏里说,陈寿此举,简直可以媲美“丁冲事件”了。

诸葛丰和诸葛亮,虽然都出生在琅邪,但诸葛丰是西汉元帝时期人,生活在公元前四十年代,诸葛亮是东汉献帝时期人,生活在公元二世纪,二位相距两百多年,而且从诸葛丰后到诸葛亮前,再无一位诸葛氏族大人物出现,由此可以证明,陈寿将诸葛丰定为诸葛亮始祖,就像今天所有孔姓之人都说自己是孔子后人一样。

这是过家家玩泥巴呢?

实际上,诸葛氏一族后来确实名气了,成为举世公认、世袭罔替的世家豪族——但并不是从诸葛亮开始的。这倒不是因为诸葛亮不够能耐,诸葛亮功德盖世——无论他活着,还是离世——他在所有人心中的位置,都是亘古永存,万世不易的千古贤相。

诸葛氏成为豪族,是从诸葛亮的从弟诸葛诞开始的。这也并不是诸葛诞有多能耐——至少比起他从兄诸葛亮来是这样——这完全是时代和命运的安排。

晋时,诸葛氏有了族谱,这是姓氏显赫的结果。晋朝诸葛氏最大的人物,是诸葛恢,这位与王导合称“王、葛”的存在,在当时有多名气,大家不陌生。王导戏言族姓时说“人言王、葛,不言葛、王”,可知当时到了什么程度,只是可笑了王导,这么名气,还非要争出个第一。而诸葛恢,则是诸葛诞之孙,诸葛诞,曾经做到了曹魏的司空,被司马昭诛杀。

因此,汉魏之际,诸葛氏成为世家豪族,是从诸葛诞才开始的,与诸葛丰没啥关系,诸葛亮的身世,也不是什么世族豪族,就是他那四个字“臣本布衣”。诸葛亮、诸葛瑾、诸葛诞,这三位号称“蜀得其龙,吴得其虎,魏得其狗”的存在,为诸葛氏的撅起,劈下了前三道惊雷。其后,诸葛恢坐享祖上为其奋斗来的荣耀,在司马氏的天下,名声冠绝当时——感情司马懿和诸葛亮,还胜负未分呐。只是不明白,陈寿为何要在280年掩盖这些?难道诸葛亮后来的名垂竹帛,有哪怕一丝一毫是需要靠着他的家室吗?

厘清了诸葛亮家室,许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比如,为什么诸葛亮躬耕南阳,却没有与刘表联合?一方面,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论道:刘表不是诸葛亮理想的主公。另一方面,可能会被忽视:刘表这位当时闻名遐迩的皇亲国戚和豪族,加上他只重出身门第的观念(用蔡瑁、蒯越和蒯良),再加上当时整个社会的风气,诸葛亮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单家子小人物”,怎么可能入了刘表的眼呢?不过也幸好,刘表没有看上诸葛亮。

这正如我国著名历史学者方诗铭所说:在荆州,刘表是不会将这个在南阳“躬耕”的小人物诸葛亮放在眼里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