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威士忌酒厂旁边种蘑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原标题:在威士忌酒厂旁边种蘑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提前剧透:

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

想象一下,你是海外炒房团的一员大将,看上了苏格兰低地一处小镇。

紧邻格拉斯哥,交通便捷,气候温驯,风景宜人

还有颇具苏格兰风情的一大特色:

村口有一处隶属于帝亚吉欧的威士忌仓库,成百上千加仑的威士忌呆在酒桶里,默默在这里等待熟成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威士忌……

哦豁——炒房变成炒饭了。🤷‍♀️

天使不靠谱,让你长蘑菇

天使份额大家都知道吧?

在威士忌熟化过程中,一部分酒液自然蒸发流失,这种现象被称为“给天使喝掉份额”。

不过你知道吗,天使喝高了也不靠谱——它们会让你家长蘑菇。

就像这样

不,实际上是这样

真实的事件在苏格兰的邦尼布里奇正在发生,数量庞大的酒精蒸汽从仓空腾空而起,扩散到小镇的空气中,随即滋生出一种黑色的真菌,遍布小镇的各个角落。

前不久,小镇上的一对夫妻——托马斯和盖尔.查尔莫斯,对威士忌仓库所有者帝亚吉欧提出诉讼,要求4万英镑的赔偿款。

从诉状中可以看出,“天使”在小镇上种出的“蘑菇”,让这两口子心力交瘁。

他们2002年花13万9千英镑在镇上买下来的房子,如今9012年了,房价估值还没突破20万,且不说增值缓慢让人无法直视,而且压根没有人想要接盘。可以说是很糟糕的一次投资了。

威士忌蒸汽所滋生出的黑色真菌,强势占领他们房屋的边缘瓷砖,排水沟,屋顶和外墙,导致他们家和附近大量建筑遭受“变色”之苦。

为了对付这些真菌,查尔莫斯夫妇必须每年定期对房屋进行彻底扫除,每次扫除除了用高压水枪狠命冲刷之外,还得用空16瓶漂白剂。

除此之外,像是排水管道这种特殊区域,还得雇佣专业团队来进行清理。更糟的是,真菌覆盖的花园植被与家具每隔一段时间就得更换一批。这一切“常规维护”加起来,每年都是一笔不小得支出。

哦,还有个气人的事儿——真菌不仅吞噬了房子,连他们的汽车都没有放过,外漆破坏了也就罢了,还要往车里钻…… 😂

镇上其他居民也不堪其扰,据了解,至少有5~10人因为受不了没完没了的黑色,愤而搬离小镇。

对于查尔莫斯两口子提出的诉讼,帝亚吉欧表示“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

在庭审过程中,帝亚吉欧表示,没有证据表明,黑色真菌是由威士忌这一单一因素引发的,况且这些真菌也没有对房屋价值造成太大影响……嘛

不过当他们试图驳回诉讼时,法官并没有允许。

酒厂建到哪,

蘑菇跟到哪

虽然帝亚吉欧表示,黑色真菌不能让他们背锅。

但事实却是,这些黑色蘑菇就好像认准了似的,酒厂建到哪里,它们就跟到哪里,简直有毒。

这已经不是帝亚吉欧第一次面对类似的诉讼了。

早在2014年,他们的另一些仓库所在地,比如莱文茅斯,克拉克曼等地, 也有数百名居民发起诉讼,控诉酒厂滋生的黑色真菌,侵袭了附近居民的房产和家具。

虽然处在不同的时间,但是帝亚吉欧的说辞一直没变——“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别乱说啊”

其实不只是苏格兰,越来越多居住在威士忌产区的居民们,都表示深受“威士忌蘑菇”的烦恼。

美国,肯塔基,包括野牛踪迹,占边,杰克丹尼,爱汶山,帝亚吉欧(又是你!)等5家酿酒厂周边地区,肆意蔓延的黑色真菌已经引起了当地居民的极大担忧。

加拿大,安大略省的雷克谢(Lakeshore),加拿大俱乐部的酒桶仓库,或许翻修之后,他们不会选择纯白色油漆来粉刷仓库外墙了

此外,世界各地的其他威士忌产区,诸如爱尔兰的基尔代尔,日本的丰桥等地,虽然没有出现公开的集体诉讼,但是也有不少附近居民将酒厂附近被真菌侵蚀的建筑和植物po到社交媒体上。

尽管绝大部分酒厂,要么不做回应,要么表示“你们乱说”,但是还是掩饰不了酒厂盖到哪儿,蘑菇长到哪儿的事实。

以至于现在大家都把这种黑色真菌叫做“威士忌蘑菇”了(whisky fungus)

威士忌蘑菇,究竟是个啥

To:不看前文的读者们,威士忌蘑菇不长这样儿

好吧,威士忌酒厂附近的房子是不能买了。但是谁来跟我说个明白,这些追着酒厂跑的“威士忌蘑菇”究竟是个啥???

其实,早在18世纪70年代的时候,一位叫做Antonin Baudoin的药剂师就发现了这些蘑菇。不过当年这些蘑菇还不喝威士忌,而专门盘踞在法国干邑的各个酒厂周围。Baudoin注意到了这些呈烟灰状分布的真菌,发表了几篇报告来叙述这个现象。

当年的学术界随随便便的把这种真菌Torula compniacensis,直译就是“干邑里长出来的小圆蘑菇”

然后……然后大家就把这事儿忘了。

直到2007年,真菌学家James Scott才通过DNA分析将这种真菌进行重新命名与分类,正式将它带入大众眼中。并以发现它的药剂师进行命名。所以记住了,这种“威士忌蘑菇”的学名叫做 Baudoinia compniacensis。

它们分布广泛,遍布全球。法国的白兰地酿酒厂,苏格兰的苏格兰酒厂,爱尔兰的威士忌酿酒厂,欧亚大陆的伏特加酿酒厂,全美国的烈酒厂,甚至是一些大型面包店附近,都可以找到它的身影。

这是一种囊状真菌,汲取乙醇(也就是酒精)进行生长繁殖。

前面说过了,无论威士忌,还是其他酒类。在酒厂存放时,酒精会不可避免的蒸发。

由于乙醇比空气的密度大,所以这些蒸汽不会在空气中飘散太远,而是在就近地点落下,滋养了这些黑色真菌。尤其是当周边有水源的时候,这些爱喝酒的蘑菇能够在很短时间里发展壮大,不断吞噬周边的建筑和植被。

尤其是近几年,全球威士忌需求暴增,越来越多的酒厂建立起来,越来越多的威士忌生产出来,这也就表示着,越来越多的“威士忌蘑菇”满地爬来爬去。

长了蘑菇,该怎么办

在这种情况下,酒厂员工,以及住在酒厂附近的人就很伤脑筋了。

虽然目前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种真菌对人体有危害,但是黑乎乎一坨瘫在那儿总归是有碍观瞻。

想要去除这些真菌,无外乎就是暴力拆解。高压水枪冲呗,漂白剂洗呗,抹布刷子狠狠擦呗。但是这玩意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灭了一茬又长一茬。

只要附近的酒厂还在生产,那这些闹心玩意就没法被根除。而很多居住在酒厂的居民,也渐渐厌倦了这种“西西弗斯”一般的劳苦活儿,要么破罐子破摔,要么搬家完事儿,

其实,威士忌酿酒厂是可以以改善这种情况,并阻止更多的威士忌真菌生长的。

比如美国加利福尼亚的白兰地酒厂,就安装了这样一种热氧化装备,可以将含有乙醇的“天使份额”蒸汽进一步分解分子更小的化合物——比如水和二氧化碳。

没有乙醇,这些真菌自然无法生长了。

但是,这个看似一劳永逸的办法,却没几个酒厂愿意实施。

其一:

目前没有哪个国家,立法禁止排放乙醇。甚至在美国,酒厂向外界排放乙醇蒸汽,还是被空气清洁法案明确允许的行为。

其二:

净化乙醇不便宜,酒厂每个仓库要额外投入约40万美元,才能安装上整套分解设备。

其三:

有酒厂宣称,热氧化剂会改变仓库的陈年环境,从而影响威士忌与白兰地的口感。

所以说,解决方法是有的,只是没太多人愿意做。

我们这些山远水远的威士忌爱好者,一时半会儿倒是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就是苦了酒厂周边的居民,要孤军奋战,和“蘑菇大军”一次次的作斗争……

未来会如何

可能也需要我们这普通消费者,作出一些选择吧?

🍄🍄🍄

🤔️

编辑:cy

图片:来自网络

责编:cy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